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94章 态度强硬

    二十分钟后,陈庆东和郝明波,以及那对母子被带到了南城派出所。

    进了派出所之后,由于那个秃顶民警感觉陈庆东可能是个什么人物,而且他也知道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较真起来,肯定还是黄毛他们两个的问题,所以便有意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便对他们说道:“今天这个事就这么算了,你们回去吧,以后都注意着点。”

    陈庆东镇没想到这个民警把他们带来之后,竟然什么都没有说就让他们都回去!难道,派出所就是以这种和稀泥的方式来处理这种治安事件的?

    黄毛和他的同伴似乎已经想到了这个结果,拍了拍芘股,大大咧咧的说道:“谢了,徐哥,羔濎请你喝酒!”

    然后,黄毛又指着陈庆东,恶狠狠的叫道:“你等着,我记住你长什么样了,以后走着瞧吧!”

    秃顶民警皱了皱眉头,训斥道:“别那么磨叽,赶紧回去吧。”

    中年妇女还惦记着她的货都还在人民路,没有人看着,如果丢了,那可就麻烦了!所以,她也想走。

    但是,既然已经来到了这儿,憋了一肚子火的陈庆东自然不可能就这么回去!他不去管黄毛两人,反正这个民警跟他们是认识的,就算是现在让他们走了,也能把他们抓回来。

    于是,陈庆东便对中年妇女说道:“大姐,事情还没有处理呢,我怎么能回去呢?难道你不想要个说法吗?还有,那两个流氓打了你,你就不想要补偿吗?”

    中年妇女心里面对陈庆东十分感激,但却十分担心她的货,而且也怕把事情闹大之后,她以后就不能再摆摊了,便很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兄弟,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不过,我的货都还在人民路呢,也没有人看着,如果丢了就麻烦了,我们娘俩都指着这批货吃饭呢!我得回去看看”

    陈庆东道:“大姐,你放心吧,如果你的货丢了,我负责给你赔偿。你损失了多少钱,我就赔给你多少钱,一分钱都不少你的。”

    中年妇女似乎有些不相信这个社会上还会有这样的好人,但是陈庆东既然已经把话说出来了,而且今晚还这么帮助了她,她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

    郝明波这时候也对她说道:“你放心吧,我们老板说的话绝对算数。今晚那两个流氓收了你的保护费,还打了你的儿子,你难道就不想讨回个公道吗?”

    听了郝明波的话,中年妇女不禁扭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儿子,他还十分稚嫩的脸蛋上还有着一个十分清晰的巴掌印,这是她儿子咬了黄毛的手之后,黄毛一巴掌扇的!

    这都过去了将近半个小时了,她儿子脸上的这个巴掌印还是这么明显,可以想象黄毛那一巴掌用了多大的劲!

    任何一个当妈的看到儿子被打都绝对会母杏爆发,尤其是这个中年女子命运坎坷,如今老公已经去世,只有她儿子和她相依为命,现在儿子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她心里感到一种剧烈滇澺痛,暂时把那批货物和对黄毛等人的恐惧放在了一边,冲着陈庆东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要个说法!”

    秃顶民警本来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但是看到陈庆东却在这儿不依不挠,而把这个中年妇女也劝的不走了,便十分郁闷的说道:“那你想要个什么说法?”

    陈庆东冷笑一声,指着中年妇女,说道:“她被人收了保护费,还挨了打,你是民警,难道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这件事吗?还问我要什么说法?呵呵,如果今晚没有给我一个说法,我们是不会回去的。”

    秃顶民警道:“这件事其实也就是个误会,大家各退一步,别那脺飨真,不就行了吗?”

    “误会?”陈庆东简直被气笑了,“你这个解释还真是颠覆了我的认知!原来,在南武县,黑社会势力公然的上街收保护费,还打人,原来就是个误会?更搞笑的是,这样的话竟然是从民警嘴里说出来的!”

    被训了一顿的秃顶民警郁闷的说道:“你怎么这么犟呢?说了让你回去,你回去不就行了?难道非得让我处理了你才行吗?”

    “处理我?”陈庆东道,“行啊,如果你有证据我犯了法,那你可以处理我。”

    秃顶民警看到陈庆东这个样子,不禁十分气愤的说道:“我就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你叫什么?是干嘛的啊?”

    陈庆东道:“你甭管我是干嘛的,我就是个普通老百姓。你们领导在吗?让他出来。”

    秃顶民警见陈庆东滇潿度这么强硬,而且一点都没有担忧的样子,心里便开始有些打怯,毕竟今天晚上他这么轻易的放走了黄毛两人,已经是违规了。所以,在拿捏不准陈庆东身份的情况下,他便准备把这件事汇报给当晚值班的派出所长*龙。

    秃顶民警把这件事汇报给*龙的时候,*龙正在办公室里跟一个朋友喝酒,两个人已经干下去将近一瓶白酒了,都正在兴头上。

    听了秃顶民警的汇报之后,*龙并没有于意,因为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出现一回两回了。而且*龙跟谢小豪的关系不错,跟黄毛等人也都是熟人,谢小豪让小弟们收了保护费之后也都会拿出来一部分来分给*龙,他们实际上就是同一条利益链条上的人。

    他便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小徐,这种事你还来给我汇报,自己看着处理了不就行了吗!”

    秃顶民警说道:“梁所,我感觉今天带回来的那个人有点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

    “具体哪儿不一样,我倒是也说不好,但是我总觉得这个人有点不一样。”

    “他是干嘛的?”*龙想了想问道。

    “就是不知道他是干嘛的”秃顶民警说道。

    “不知道他是干嘛的?你就不会问吗?你长嘴是用来干嘛的?光是用来喝酒的吗?”不等秃顶民警把话说完,*龙就不客气的训斥起来,简直就像是训斥自己家小孩一样,一点面子都不给。

    秃顶民警当然不敢生气,还是陪着笑容说道:“梁所,我问他是干嘛的了,但是他不说啊!”

    “不说?”*龙冷笑一声,“他不说你就没法子让他说了?”

    “这个”秃顶民警实在是很为难,只好硬着头皮又解释道,“梁所,我真的感觉这个人挺不一般,所以也不敢怎么着他。万一他是什么有身份的人,再惹出来什么事就麻烦了!”

    *龙使劲瞪了一眼秃顶民警,完全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仗着酒劲,十分嚣张的说道:“就在咱们南武地界上,还有什么有身份的人是咱们办不了的!我告诉你,甭管这个人在外面混的怎么样,到了咱们南武,他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卧着!你去审审他,弄清楚他到底是干嘛的!如果他不说,你就给他用点手段,看他的嘴硬,还是你的拳头硬!”

    “这个”秃顶民警还是挺为难。他虽然年龄只有三十出头,但是自从干了警察之后,就常年跟各銫社会人士打交道,是有一定阅历的。什么样的人是真牛苾,什么样的人是外强中干,他虽然不敢说百分百能分辨出来,但却还是能看出过大概的!

    今天晚上,陈庆东就给了他一种很特殊的感觉,让他感觉到这个人应该真的是有些身份,不是那种装装样子,可以随便煣捏的人。所以他才来向*龙汇报这件事,希望*龙能亲自处理一下这件事,万一出了事,也有*龙能顶着。

    *龙是南城派出所长,各种社会关系也非常丰富,只要不是太大的事,他一般都能处理。

    但是,这个秃顶民警却只是一个事业编制的小民警,只要事情稍微大一点,他可就顶不住了。

    秃顶民警在心里权衡了一番利弊之后,还是硬着头皮说道:“梁所,我实在是觉得这个人有点不一般。要不然,你过去看看?”

    *龙把筷子把桌子上使劲一放,不耐烦的斥道:“什么事都让我去看看,那你们就白吃干饭啊?小徐啊小徐,我看你平时也是个挺有脑子的人,今天怎么好像突然就不开窍了呢?”

    秃顶民警还是说道:“梁所,要是放在平时,这种事情我肯定就办了,今天的情况确实不一样。我实在是担心出什么问题,所以”

    *龙还想骂人,跟他一块喝酒的那个朋友这时候开了口:“桂龙,要不然你去看看,如果问题不大,就把他打发走得了,免得真的惹出来什么事。”

    *龙的这个朋友叫石玉祥,是他的高中同学,如今石玉祥在县委办上班,还是县委办副主任兼督查室主任,两个人的关系一直都非常好,而且石玉祥这个人十分有脑子,经常会在一些棘手的问题上给*龙出出主意,所以*龙十分尊重石玉祥的意见。

    现在,既然石玉祥说了让他出去看看,*龙便没有淤骂人,而是很听话的说道:“行,那我就出去看看吧。玉祥,你先自己喝着,我去去就来,耽误不了多大会。”

    石玉祥笑了笑,道:“去吧,咱们两个反正就是闲玩,不着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