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393章 沆瀣一气

    陈庆东从人群中挤进来的时候,刚好看到黄毛和戴蚌球帽的男子两个人在猛踢倒在地上的中年女子和她的儿子,旁边有很多人在围观,大家都指指点点的,却没有人上去制止这种恶行!

    陈庆东在看到这一幕之后,心中的怒火一蟼愑被点燃了!这一刻,他不只是南武的县委书记,更是一个路见不平一声吼的热血男子!

    陈庆东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冲了进去,一脚就把黄毛踹翻了,然后又一个直拳硬生生的砸在了戴蚌球帽的男子的鼻子上,这个戴蚌球帽的男子登时鼻血直流,向后折倒在了地上!

    郝明波生怕陈庆东受到伤害,也立刻冲了上来!正好被陈庆东踹翻在地的黄毛这时候已经站了起来,跃跃崳试的想要冲向陈庆东!

    郝明波从斜刺里冲了出来,从侧面一脚毖黄毛踹翻了!

    郝明波的这一脚,也彻底奠定了他在陈庆东心中的地位!

    陈庆东转身叫了一声:“明波,报警!”

    黄毛和他的同伴看到陈庆东和郝明波十分勇猛,爬起来之后便不敢向前,黄毛叫道:“你是跟谁混的?知道我们是谁吗?竟然敢对我们动手,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陈庆东才不屑于跟这么两个小混子瞎扯,他冷笑了一声,问道:“报警了吗?”

    郝明波马上说道:“已经报警了。”

    陈庆东点了点头,上前把中年女子扶了起来,郝明波也赶紧把那个小孩子扶了起来。

    这对母子刚才被黄毛两个人在地上踩了一阵,他们母子两个身上全都是土,衣服也被撕开了口子,而且中年女子的额头也被踢破了一个口子,鲜血留在了脸上,看起来非常吓人,但其实他们都没有什么大问题。

    陈庆东问道:“大嫂,你没事吧?”

    中年女子对陈庆东摇了摇头,马上把她儿子搂在了怀里,眼睛里已经流出了泪来。

    陈庆东又对郝明波说道:“再拨个120。”

    郝明波也是个很机灵的人,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只要陈庆东不主动暴露自己的身份,他是不能暴露陈庆东身份的,以免做错了事,被陈庆东厌烦。

    所以郝明波便没有称呼陈庆东的身份,只是说道:“好!”

    然后,他立刻拨了120。

    陈庆东看了看黄毛和他的同伴,这两个小混子明明已经知道报警了,但是他们却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好像根本就不怕警察过来!

    陈庆东不禁有些奇怪,随即又想到,这一块的片警恐怕是跟这些混子打成一片,变成蛇鼠一窝了吧!

    如果是这样,陈庆东倒是很想看看,等片警来了之后,该怎么处理这儿的情况!

    这时候,一个站在陈庆东身后,比较心善的中年男子小声的对陈庆东说道:“年轻人,你们赶紧走吧,你惹不起他们!”

    陈庆东回头看了一眼中年男子,问道:“是吗?他们是什么人?”

    中年男子说道:“这条街是谢小豪的地盘,这两个小子应该是谢小豪的手下,来这儿收保护费的!你知道谢小豪是什么人吗?他是咱们县政法委书记的公子!整个公检法都是归他们家管的,谁敢惹他呀!小伙子,我看你也是好人,趁着他们的人还没有过来,你们赶紧走吧,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听了中年男子的话,陈庆东的嘴角不由得泛起一抹冷笑!

    在他来南武赴任之前,他就听说了南武县政法委书记谢新平跟王端航的关系非常好,两个人简直可以说是沆瀣一气!而且,谢新平的名声也非常不好,据说黄、赌、毒全沾!

    但是,陈庆东还不知道,谢新平的儿子竟然还是个黑社会头子!

    陈庆东早就拿定了主意要对谢新平动刀了,只不过他不想动手的这么早,想着等到他在县里稳定下来大局之后再对他开刀!

    但是没想到啊,自己才刚到了南武的第一天,竟然就要跟谢新平的儿子对上了!他倒要看一看,谢新平的这个儿子到底是什么货銫!那些赶过来的片警是不是敢在光天化日之后跟这些社会渣滓沆瀣一气!

    这个时候,黄毛也有恃无恐的叫道:“你们要是有种就别走,咱们让警察来处理这件事!”

    陈庆东冷笑一声,掷地有声的说道:“我倒是要看看南武县的公检法还是不是人民的公检法!”

    黄毛哈哈笑了起来,指着陈庆东道:“傻b,你等着鄙,看看最后谁倒霉!”

    郝明波指着黄毛叫道:“你说话干净点!”

    黄毛又嘲笑道:“你们两个傻b,等着瞧吧!”

    郝明波还想再说什么,陈庆东却不想跟这两个混子做这种口舌之争,万一一会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简直就是自贬身份了!

    所以,陈庆东便伸手制止了郝明波,说道:“别说了,等着警察过来吧。”

    十几分钟后,一辆警车开了过来,一个三十出头,头顶却已经变成地中海的民警带着两个二十出头的辅警走了过来。

    “怎么回事?”领头的民警问道。

    “徐哥!”黄毛显然认识这个民警,叫了一声,连忙凑了过去,恶人先告状的指着陈庆东,说道,“他们打人!”

    叫“徐哥”的民警看了看陈庆东和郝明波,又看了那对母子,然后问陈庆东:“你们为什么打人?”

    还没等陈庆东开口,那个中年妇女就连忙替陈庆东解释道:“警察同志,我在这儿摆了个地摊,他们两个过来收保护费,我给了钱之后,他们还打我儿子!他们两个是看到我们母子俩被打,才过来帮忙的!”

    徐哥有些不屑的看了看这个中年女子,带着一丝冷笑说道:“你说他们收你的保护费,有证据吗?”

    黄毛也叫道:“谁他妈收你保护费了!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我们就是在你摊位上买点东西,随便砍砍价罢了,你不愿意卖就算了,还他妈的骂人!”

    中年女子快要急哭了,却又拙于言词,只是解释道:“不是这样不是这样”

    黄毛叫道:“什么不是这样!你看你都当妈的人了,还当众骗人,好意思吗你!”

    中年女子的儿子这时候也叫道:“你胡说!我妈没有骗人!”

    黄毛眼睛一瞪,张口就骂道:“*孩子,我看你就是欠揍!”

    陈庆东见这个这个黄毛在民警面前还是这么嚣张,并且肆无忌惮的说瞎话,而民警却一点表示都没有,再加上之前黄毛对于民警将要过来的事一点都不担心,便已经猜出来,这个黄毛跟这个民警肯定是沆瀣一气的了!

    这时候,周围围观的群众也纷纷议论起来,他们或许是担心被报复,所以只敢小声的议论,但是陈庆东从他们的议论中还是听得出来,这些围观群众说的是让他们赶紧走,不要跟警察和混子硬顶。

    亲身感受着这样的一幕,陈庆东既愤怒又感到一种悲哀!

    他感到愤怒是因为民警竟然跟流氓沆瀣一气,充当这些流氓的保护伞,而且还敢这么肆无忌惮!

    他感到悲哀是从这些围观群众滇潿度上可以看出来,这种情况肯定已经出现很久了,但却一直都没有得到治理!究其原因,自然是因为他们背后有着更大的保护伞!而这个保护伞,很有可能就是县政法委书记谢新平!

    秃顶的民警徐哥也听到了围观群众的议论,他也担心这件事在这儿闹大之后不好收场,便说道:“行了,你们都别说了,跟我回所里再说吧。你们两个,还有你们两个,都跟我走!”

    陈庆东和郝明波,以及那对母子都在被徐哥指定的范围之内,但是那两个流氓却不在这个范围之内。

    陈庆东在明白这个秃顶民警不可能会秉公执法之后,便不愿意自降身份多说什么了,只是对徐哥露出一个奇怪的笑容。

    徐哥看到陈庆东的整个奇怪笑容之后,还瞪了一眼陈庆东,斥道:“笑什么呢!上车,回所里说!”

    这一刻,徐哥当然还不知道,今天晚上他出这趟警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陈庆东虽然不愿意解释,但是郝明波却不能不说话了!最起码,他不能让这个民警把陈庆东带到派出所里去!要不然,这件事传出来之后,陈庆东的面子该往哪儿搁?

    于是,郝明波便非常严肃的说道:“你怎么当民警的?这儿的情况是怎么回事,大家一眼就能看明白!你不把这两个流氓抓回去,却让我们跟你回去?你眼里还有没有法律啊!”

    徐哥冷笑一声,道:“挺嚣张薄!还跟我讲起法律来了!别那么多废话了,跟我去派出所,到了那儿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法律!带走他们!如果他们敢反抗,就把他们铐起来!”

    郝明波急了,还想再说什么,陈庆东却摆了一下手,说道:“不用说了,咱们就跟他去派出所看看。”

    说完,陈庆东便大踏步的向停在外面的警车走去!

    这一刻,陈庆东暂时把他县委书记的身份放在了一边,他要亲身体验一下,南武的警匪箿麽到底到了一种什么程度,普通老百姓到底都受着什么样的压迫!

    郝明波也不敢再多说什么,连忙跟着陈庆东走了过去。

    他已经暗暗拿定了主意,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任何人动陈庆东一手指头!要不然,这事可就真的是没法收场了!

    徐哥和他带来的那两个辅警虽然不知道陈庆东是什么人,但是也能看出来陈庆东挺有气质,可能有点身份,所以也就没敢再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