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84章 蹊跷

    从武警医院离开之后,马德民邀请谷传军去区委坐一坐。Ωe   ΩΩww%om

    这一次,谷传军没有给马德民好脸銫,冷着脸对他说道:“德民,对于刚才那位老者,以及那位记者提到的你们永峰区菜市场的问题,你了解吗?”

    马德民马上说道:“我不了解,而且我也不认为有这样的事情!现在的网络缺乏监管,在网上说什么的都有,那些话根本就不可信!”

    听了马德民的话,陈庆东不禁感到很奇怪,因为马德民这话说的似乎是太绝对了点!

    如果对于关悦提到的那些问题,马德民确实不了解,但是他也完全没有必要说这样绝对的话,完全可以等到对这几个菜市场调查之后,再做结论。

    如果马德民了解这些问题,那么他似乎就更没有理由说这样绝对的话了,因为到时候一旦出来的问题很严重,现在他做出这样坚决的表态,自然就是一个把柄了。

    此外,在昨天谷传军说要整治这几个菜市场的时候,陈庆东单纯的认为谷传军是想要为民请命,但是在今天谷传军兴师动众的带人到武警医院看望那些住院的孩子,并且当众用一种坚决滇潿度回答了那些记者的问题之后,陈庆东觉得谷传军的目的可能不仅仅是整治几个菜市场这么简单!

    其实想想也是,谷传军作为一个市长,每天要騲心的事情不知道有多少,其中牵涉到经济展或者是民生建设的大事也不知道有多少,他对这几个菜市场的情况为什么就这么重视呢?如果说他确实是把老百姓的生活放在心里,那么他也可以责令一些得力的下属来处理这件事情,而他似乎没有必要身先士卒的,并且还准备采取各种策略的来处理这件事。

    难道说,谷传军只是想以这件事来打开一个突破口,或者说仅仅以这件事为契机,他的真正目标,其实是这件事背后的某些有关联的事情?

    陈庆东越想越觉得有意思。

    而谷传军听了马德民这个绝对的回答之后,倒也没有反驳,只是说道:“如果没有问题最好,但如果有问题,就一定要坚决处理。”

    马德民这一次也松了点口,说道:“是,是,谷市长您请放心,我一定派人认真调查这件事,一旦现问题,就立刻严肃处理!”

    谷传军道:“好,那就先这样吧,你回去做这件事吧,随时向我汇报进展。”

    马德民不敢再留谷传军,便恭敬的把谷传军送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谷传军一直都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到单位之后,陈庆东和程信两个人陪着谷传军回了办公室,谷传军还是那副没有表情的样子对程信说道:“对于今天那个记者说的永峰区几个菜市场的情况,你有什么看法?”

    程信犹豫了一下,说道:“谷市长,我对网络的了解不多,但是我也知道网络是个很虚拟的地方,没有什么监管,在网上言的人是不需要负责任的,所以很多人就会毫不顾忌的乱说,甚至会有人故意的颠倒黑白。另外,谷市长,您昨天不是亲自去建设路菜市场视察了,看到的情况不是还不错吗?所以,对于那个记者说的网络上反应的那些事情,我个人还是存保留意见。”

    陈庆东心想,这个程信跟马德民的口径简直一模一样!如果说程信没有维护马德民的意思,而是完全凭着自己的想法说的,他是不相信的!

    难道说,程信其实也是卫斯年那条线上的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谷传军的处境可就更加尴尬了!

    程信是市政府秘书长,堪称是市政府的大管家,谷传军的主要活动差不多都是由程信来安排,如果程信跟谷传军不是一条心,而是一嗅濤从卫斯年的,那么谷传军的工作,甚至一些私下里的活动都会掌握在卫斯年的手中,那么谷传军也就更加被动了!

    自己要不要给谷传军提醒一下这件事呢?陈庆东有些犹豫。

    不过,陈庆东又认为,自己能看出来的问题,谷传军应该也能看的出来,那么谷传军肯定是有计划的,自己还是不要去做这种自作聪明的事了?

    谷传军也像是对马德民那种语气对程信说道:“现在先不对这件事定杏,你先从各职能单位抽调一些人,好好调查一下这件事。”

    程信道:“是,谷市长,我马上就去安排。”

    谷传军又道:“对于胡海忠今天提到的那件事,你也组织人开始写一篇材料,准备在常委会上用。”

    程信问道:“怎么定调子呢?”

    谷传军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程信,没好气的说道:“我跟胡海忠谈话的时候怎么说的,你不记得了吗?”

    程信的脸銫变得很尴尬,连忙说道:“记得!记得!”

    谷传军道:“既然记得,那就按照那个意思去写就行了。”

    程信又唯唯诺诺的应了两句,便退了出去。

    等程信离开了办公室之后,陈庆东也准备离开,谷传军却说道:“庆东,你留一下。”

    陈庆东便站在了那儿,等着谷传军的吩咐。

    谷传军却又对陈庆东点了下头,说道:“坐吧。”

    陈庆东说道:“老板,您有事吩咐,我站着就行。”

    谷传军笑道:“我想跟你聊一会呢,你要是一直这么站着,你不舒服,我也不舒服。走吧,咱们去外面沙上坐。”

    陈庆东便跟着谷传军来到了外面的小客厅,和谷传军相对坐在了沙上。不过,谷传军轻松的把身体靠在了后面的沙上,还翘起了二郎腿,陈庆东却只把大半个芘股坐在了沙上,还把腰杆挺得笔直,以示对谷传军的尊敬。

    谷传军问道:“我昨天说的让你找个媒体界的朋友来报道那几个菜市场的事,你找到了吗?”

    “找到了。”陈庆东道。

    “是吗?”谷传军对陈庆东的度似乎很有点意外,又问道,“是什么人?”

    陈庆东道:“您刚刚还见过。”

    谷传军很疑瀖:“我刚刚见过?”

    陈庆东不敢给谷传军卖关子,便说道:“对,其实就是今天在武警医院向你提问,并且说了一些那几个菜市场黑幕的那个女孩子。她叫关悦,是淮海晚报的实习记者。昨天您在报纸上直接批示的那起李广彬事件,就是这个关悦写的。”

    “是她啊!”谷传军也回忆起了关悦小巧灵动的样子,嘴角不由得浮起一抹微笑,又道,“对,我记得,昨天我看的那篇文章确实是一个叫关悦的实习记者写的。庆东,原来你认识她?”

    陈庆东坦诚说道:“我之前也并不认识她,只是昨天才主动联系到她的。”

    谷传军盯着陈庆东,问道:“你为什么会想到联系她?”

    陈庆东如实道:“您昨天交给我这个工作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该怎么完成,而且还要完成的漂亮,不能拖泥带水。我昨天对您说我有几个媒体界的朋友,这个是真的,不过我这几个朋友有的是在省报工作的,有的是在网络上混的风生水起,但是我在龙湾市工作的时间还太短,在咱们市的这几家重要媒体中,我还真的没有什么熟人。昨天晚上,我突然想到了您在报纸上做的批示,我认为这个关悦是个有勇气,也是个关心民生问题的人。所以我就找到了她的联系方式,把她约了出来,先跟她聊了一会天,确定她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之后,我又委婉滇濁到了永峰区那几个菜市场可能有很大问题的事。没想到,关悦也知道这件事,而且咱们在网上看到的那些揭露这几个菜市场的问题滇濢子中,有几篇就是关悦写的。在跟关悦玲濎的过程中,我一直都是以一种闲聊的方式跟她探讨的这件事,绝对没有做出任何暗示她必须要写这篇稿子的意思。”

    陈庆东在叙述这件事的过程中,前面全部说的都是真话,但是最后这句话却说了一句假话。因为他昨天其实是暗示了关悦必须要写这个稿子,但是现在他却不能对谷传军这么说。

    而谷传军在听陈庆东这番叙述的时候,也一直在注意观察陈庆东的表情,同时也在仔细的分析陈庆东的这番话里有没有什么纰漏。

    等陈庆东说完之后,谷传军也做出了自己的判断,基于之前陈庆东在督查矿上整治工作中的优异表现和缜密思维,谷传军相信陈庆东在跟关悦说这些事情的时候,没有露出什么痕迹,更不会把自己扯入这件事中。

    谷传军微笑道:“还真是巧啊,原来网上那几篇帖子还有关悦写的。不过,关悦既然是记者,那么她为什么不直接把这件事报道出来,而只是在网上帖子呢?”

    陈庆东道:“我昨天也问了她同样的问题,她告诉我,在他们报社,这个话题是个敏感话题,就算是写了这样的报道,也通不过审核,登不了报纸。”

    谷传军问道:“既然过不了审核,那你又准备让她怎么报道这件事呢?”

    陈庆东道:“我们昨天晚上没有讨论出一个好的办法,但是今天早上,关悦想出来了一个办法。”

    谷传军追问道:“什么办法?”

    陈庆东道:“在今天上午,您和胡海忠在办公室里谈话的时候,关悦给我打了一个电话,告诉了我这一起幼儿园儿童集体食物中毒事件。当时,关悦就跟我提到,她可以先报道这起幼儿园事件,然后再从侧面来报道这几个菜市场的问题。”

    谷传军微笑了起来,道:“这个关悦,看起来小小年纪,但是没想到她还挺有想法啊!”

    谷传军又接着说道:“她今天在医院里当众问我问题,把那几个菜市场的黑幕捅了出来,那么她接下来也就不用再用这种侧面进攻的法子了,直接就可以报道这几个菜市场的问题了。我已经当众表态要查这几个菜市场了,我看报社里也没有人敢摁住这种稿子不放了。”

    陈庆东也微笑起来。

    谷传军又道:“行,庆东,你跟这个小记者多保持联系吧,如果她在采访这个事情的过程中遇到什么困难,你就随时向我汇报。”

    陈庆东道:“好的,老板!”

    谷传军又道:“今天下午,你还是开你那辆车到军区接我,陪我去见一个人。”

    陈庆东应道:“好的,老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