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1251章 线和圈子

    最终,钟永明还是给了陈庆东一个2ooo元的红包当做他这次的出差补贴,另外又给陈庆东准备了两箱他们县里产的白酒和几箱烧鷄、猪蹄之类的土特产,至于钟永明是不是按照他的意见把那个存折里的两万块钱取了出来,是不是按照统一的标准给督察组的人的补贴费,尤其是他们到底给了张树堂多少钱,陈庆东就不知道了。

    而且,他也不想知道。

    陈庆东他们这次出来督查并不是只到南武这一个县,而是要去包括南武、柳林在内的好几个有矿山的县。

    他们的第二站,便去了柳林。

    至于南武县给他们准备的那几十箱土特产,则被南武县另外安排了一辆货车给他们送到市里去了。

    柳林县是陈庆东的老家,也是他仕途起步的地方,他在这儿开始,也在这儿成长,最后又以此为跳板进入了市里。他曾经在这儿获得过徐明磊和应宗杰两任最高领导的青睐,并在他们的手上得到了大力滇濁拔。

    但是在他最后离开柳林的时候,处境却变得非常凶险,由于一些高层之间的斗争,张云刚、高坤等一些徐明磊的旧时心腹都沦为了牺牲品,而他如果不是趁机离开了柳林的话,也不知道等待自己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应宗杰会像踢开张云刚和高坤等人一样,也把他一脚踢开吗?或者说,应宗杰会看在遥远的傅文轩的面子上,给他留一条路?

    陈庆东心里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

    他只是知道,他跟应宗杰曾经一度亲密无间的关系,如今或许还谈不上破裂,但是却也变得非常微妙了。

    这一次以市长秘书、督察组组长的身份来到柳林,陈庆东真的是感慨万千!

    陈庆东在从南武县离开之前,让人按照程序给柳林县县政府了通知。另外,陈庆东为了表示跟应宗杰滇澵殊关系,他还是专门给应宗杰打了一个电话。

    这一次,陈庆东没有先通过应宗杰的秘书罗赟,而是直接拨通了应宗杰的手机号。

    在陈庆东被明确为谷传军秘书的时候,应宗杰也曾给陈庆东打了一个电话表示祝贺,不过当时陈庆东实在是太忙,电话简直成为了热线,另外手头上还有不少事,他也就没有跟应宗杰多聊,只是简单的寒暄了几句。

    当时,应宗杰在电话里还说最近几天要去市里给陈庆东摆一场以示祝贺,不过之后的两个周,应宗杰并没有淤跟陈庆东联系。

    陈庆东到市里工作的时间太短,目前对市里那些领导跟下面县里的领导的关系还不了解,因此也不知道应宗杰跟市里哪位领导是一条线上的。

    不过,陈庆东可以确信的是,应宗杰跟徐明磊的关系肯定是已经破裂了,而导致他们这种关系表面化的原因则是当初龙湾市长曲广岚被调到省里工作之后,把市长的位子空了出来,而市委副书记吴远之和常务副市长尚爱国是最有可能接替这个位置的,而他们这两个位子中的任何一个空出来之后,徐明磊都有希望去争取争取。

    而又有另外一位跟徐明磊的实力,或者是资历相当的干部也看上了这个机会,所以在局势还没有明朗的时候,他就通过应宗杰向徐明磊出了攻击!

    当然了,最后的结果是省委把谷传军调到了龙湾担任市长,不管是吴远之还是尚爱国都没能如愿以偿,他们无法进步,自己的位子也就空不出来,徐明磊和他那位竞争者自然也就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由此看来,应宗杰在市里的直接靠山应该不是卫斯年、吴远之、尚爱国这几个排在前面的大佬,而或许是某个排名靠前的常委。

    但是,这种事也说不定,因为官场中的每个人都不是只代表他自己,而是代表的一条线,而他这条线上的任何一个人有代表了一条线,这些线密密麻麻的缠在一起,也就变成了一个圈子。

    而在这个圈子中,各种人脉都是可以互相利用的,任何一个人的资源,都可以说是这个圈子里所有人的资源。

    比如说,如果应宗杰的那位靠山跟卫斯年是一个圈子的,那么应宗杰其实也就算是卫斯年的人。而这,也是很有可能的。

    此外,陈庆东还可以确定的一点是,应宗杰肯定不会是谷传军的人。

    实际上,谷传军在龙湾市肯定还没有几个自己人。

    因为谷传军之前并没有于龙湾工作过,他只身一人来到这儿,除了跟褚明远等聊聊几个人又旧交之外,他跟其他人都是非亲非故,无仇无怨,在短时间内,自然就不可能有什么心腹。

    当然了,这不妨碍他从上任的第一天开始就已经有了敌人。

    其次,谷传军如今在龙湾的局势很尴尬,甚至可以说是很凶险!

    卫斯年担心省委是让他在市长的位子上过渡一下,然后就取自己而代之的,对他自然就十分提防,甚至还会给他挖一些坑,让他往里面跳!这一次,卫斯年让谷传军担任这个矿山整顿领导小组的组长,就是在把他架在火上烤,也是在挖坑让他往里跳。

    而吴远之嫉恨谷传军抢了他的位子,更是把他看成了眼中钉,意崳把他挤走,自己好顺延而上!为了这个目的,吴远之已经开始做了一些工作了!

    另外,尚爱国或许还没有什么明显的行动,但是他对谷传军肯定也没有什么好感!

    被这么多猛人围在中间,谷传军的日子肯定十分不好过,那些下面的人看到谷传军的处境很微妙,在短时间内,没有嫫清楚谷传军的真正实力之前,除了那些没有别的选择的人,其他人肯定是不会主动往谷传军身上靠的,以免谷传军以后倒了霉,自己也跟着受连累!

    其实谷传军倒也没有得罪谁,恨就恨想要进步的人太多,而好位子却又太有限!

    因此,应宗杰肯定不会是谷传军的人!

    陈庆东认为,应宗杰虽然没有往谷传军身边靠,但是他对谷传军应该还是处在一种远远观望滇潿度的,因此在自己成为谷传军的秘书之后,他才给自己打了个电话以示祝贺。但是在之后,他却又没有到市里来请自己吃饭,也没有邀请自己回家看看,显然是应宗杰不想让别人知道他们靠滇潾近。

    因为,应宗杰跟他靠的近,其实也就是跟谷传军靠的近。

    一旦市里的主要领导知道了这件事,到时候应宗杰就算是想解释也解释不清了。

    思考了这些问题之后,陈庆东没有觉得这里面的事太麻烦,反而是觉得很有意思,这里面的每一件事,甚至每一种关系,似乎都那么高深莫测,这让陈庆东产生出一种想要抽丝剥茧,或者是快刀斩乱麻的冲动!

    他真的是越来越喜欢这个大染缸了!

    带着一种复杂的心情,陈庆东给应宗杰拨通了电话!

    陈庆东现在使用的手机号码是他被明确为谷传军的秘书之后,市府办给他的手机号码,不过他也没有丢到原来的手机号码,而是两个号码都在使用。另外,他也没有专门的把他这个新号码告诉给别人,因为他清楚,他的这个新号码是写入了市政府的通讯录中的,那些想要知道他的新号码的有心人不用他去通知,肯定都能找得到。

    相反的是,对于那些没有兴趣知道他这个新号码的人,哪怕他去短信告知,甚至是亲自打电话过去告诉对方,那也没有什么用,人家不想记下来,还是转眼就忘掉。

    陈庆东认为应宗杰应该是不知道自己这个号码的,毕竟他是县委书记,记号码这件事并没有必要亲自来做,交给他的秘书去做就行了。除非是一些特别重要的号码,他可能才会记在自己的手机上。

    而陈庆东认为,自己目前还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人。

    另外,陈庆东还想到,就算是应宗杰在手机上记下了他的号码,他给应宗杰把电话打过去之后,应宗杰也会假装不知道的!

    毕竟,应宗杰以前是他的领导,如果他在自己的手机上记下了一个曾经的下属的新手机号码,似乎是把姿态放滇潾低了点。

    尽管如此,陈庆东还是想试一试应宗杰的反应。

    因此,在陈庆东给应宗杰拨通了电话之后,他没有第一时间自报家门,而只是说道:“您好,是应书记吧?”

    结果,电话里马上传来了应宗杰爽朗的笑声:“呵呵,是庆东吧?”

    陈庆东不禁一怔,他真没想到应宗杰竟然在手机里储存了自己的手机号码,而且还毫不掩饰的就叫了出来!看来,自己还是没有猜透应宗杰啊!

    “应书记您好,我是陈庆东!这个是我的新号码,真没想到您竟然知道!”陈庆东带有一些玩味的嗅潿说道,他还想知道,应宗杰是不是会成为他记下来了这个号码!

    虽然这件事没有多少意义,但是陈庆东还是想追求一种心理上的满足。

    没想到,应宗杰却又巧妙的化解了,他根本就没有接陈庆东的这个话茬,而是说道:“如果连你的声音我都听不出来,那就太说不过去了吧?你以前可是我手下的第一大将啊!当初市委组织部把你要走的时候,说实话,我还真的是不舍得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