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百六十一章 逆反心理

    下午三点钟左右,一个“全副武装”的防疫人员和一个警察来到了陈中宁家,郑重的向他们通报了被隔离的情况,并给他们看了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联合下发的文件。

    那个警察还告诉他们,在被隔离期间,会有人定时给他们送来食材,让他们不要担心生活问题,如果他们有什么需要特别采购的东西,可以让外面的亲人、朋友代他们采购,然后送到小区门口,由医疗人员监测没有问题之后,再由专人给他们送过来。

    然后,那个防疫人员又给他们发了口罩、温度计、消毒Y都医疗用品,要求他们每天对房间进行消毒,每天定时测量体温并如实记录下来,每天都会有人来做登记。

    交代好这些之后,两个工作人员又对他们的配合表示感谢之后,便退了出去。

    陈中宁看着那些医疗用品,苦笑道:“那就安心待上几天吧!”

    完全确定下来这件事之后,陈庆东他们便开始做生活上的准备,首先就是住宿问题。

    陈中宁的这个房子是个小户型的三居室,由于陈中宁的老板几年前就已经去世了,他的独生子一家人已经在珠海定居,除了春节也很少回来,所以他们三个在陈中宁这儿完全住的开。

    陈中宁家的三个房间,其中有两个布置成了卧室,另外一个布置成了书房,不过他家里还有一张行军床,于是,他们经过简单的分配之后,陈中宁当然还是住在自己的卧室,陈露住在次卧,陈露又帮着陈庆东把书房收拾了一下,把行军床放进去,铺上被褥床单之后,陈庆东便住在这儿。

    一切都收拾完之后,就已经四点多了。

    陈中宁毕竟年龄大了,鏡力不济,而且平时他还有午睡的习惯,所以便回房间休息一会,陈庆东和陈露便待在客厅里消磨时间。

    陈中宁的藏书很多,而且包颔很多领域,陈庆东和陈露都能找到自己喜欢的书籍,有了这些书作伴,这段时间待在这儿,倒也不用担心无聊,权且就把这段时间好好利用起来,看几本好书,

    陈庆东选择的是一本专业的经济类书籍,是由英国著名经济学家阿尔弗雷德·马歇尔编著的《经济学原理》,这本书可以称作世界经济学领域的“圣经”,也是世界上最流行的经济学教材之一,凡是开设经济学专业的高校几乎无一例外的都会把这本书当做基本教材之一。

    陈庆东对这本书也是闻名已久,而且还买了一本放在了家里,只不过他一直没有耐下心来好好读一读这本书,这一次被隔离在这儿,正好抛却了世间俗务,可以静下心来读读这本书了。

    陈露看到陈庆东选的书之后,不由得笑了起来,道:“陈书记,原来你还喜欢看这么专业的书啊,真是让我佩服!”

    陈庆东谦虚的说道:“随便翻翻而已,其实我也看不太懂,不过这本书这么出名,总觉得如果不看一看,实在是件遗憾的事。”

    “说的也是,这么有名气的书,确实应该在有生之年读一读,哪怕不能完全理解,但是读过之后,也就没有什么遗憾了。”陈露感叹道,“其实不光是这一本书这样,世界上有这么多的好书,还有这么多的好电影,这么多的好音乐,更不用说,还有这么多的大好河山,人生一世,总该都见识见识,才算不留遗憾啊!”

    陈庆东看了一眼陈露,笑道:“原来陈镇长你还是这么有情怀,而且渴望求知的人啊!”

    陈露瞪了一眼陈庆东,道:“我是认真说呢,你就会笑话人!”

    陈庆东辩解道:“我这可不是在笑话你,而是在由衷的夸奖你呢!”

    陈露“哼”了一声,不再跟陈庆东拌嘴,然后又感叹道:“只不过,这个世界上有那么多好书好电影好音乐以及很多美好的东西,但是人生短暂,这些美好的东西注定看不完,一想到这一点,就觉得人实在是太渺小了,人生也真是充满了遗憾。”

    陈庆东品味着陈露的这番话,也觉得这确实是一件人生憾事!

    陈露又问道:“陈书记,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陈庆东笑了笑,说道:“曾经也有人问过胡适这个问题,胡适回答说: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我觉得,这是对这个问题的最好回答。”

    陈露品味了一番这句话之后,也赞同的说道:“不错,胡适真不愧是一代文学大师,这个答案真好!听了这个解释,心里的遗憾就一蟼愑减少了很多。”

    “是啊。”陈庆东道,然后看了看陈露手里捧着的那本黑銫封皮的书,问道,“你看的又是什么书?”

    陈露把书本的封面展开来给陈庆东看了看。

    “《惘然记》。”陈庆东笑道,“原来你选了一本张碑玲的书。”

    陈露说道:“刚才听陈教授讲褚部长的事情,说到褚部长当初就是因为一篇关于张碑玲的论文而受到了他的青睐,之后陈教授才对褚部长非常关注,后来也给了他很多帮助,甚至可以说是改变了他的命运,我受感触。我其实也很喜欢读张碑玲,刚才在陈教授的书架上看到了这本《惘然记》,就顺手抽了出来。陈书记,你读过张碑玲的书吗?”

    陈庆东作为中文系出身的科班生,当然是读过张碑玲的,便笑道:“读过一大部分吧,没有读全。老实说,我不是太喜欢读张碑玲的书,因为她所有的书,尽管故事不同,但其实都只是写了一个‘情’字。当时我们班的很多女同学都痴迷张碑玲,我却觉得未免单调,当时也是为了完成一篇论文,才读了一些她的书。”

    陈露挪揄道:“陈书记是要江山不要美人的奇男子,怪不得不喜欢读张碑玲。”

    陈庆东哈哈笑道:“陈露,为了咱们接下来的这几天能够和平相处,咱们还是定个小小的协定吧?”

    “什么协定?”

    “都不要取笑对方。”

    陈露“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没问题!我向来是个崇尚和平的人,只要你不来招惹我,我才不敢招惹你这位大领导呢!”

    陈庆东笑道:“你看!你看!刚说了要和平友好呢,你这可是又来调侃我了!”

    “哈哈”陈露笑道,“那好吧,这次算我错了,从现在开始,咱们和平共处,谁也不要取笑谁了。”

    陈庆东又道:“为了能让这个协定起到效果,咱们不如加一点小小的赌注。”

    “什么赌注?”陈露很感兴趣。

    陈庆东想了想说道:“要不然这样吧,谁要是先违法了这个协定,就要替对方做一件事,具体做什么事,由对方说了算。当然了,必须得是能做到的事情才行,而且不能过分。这个协定只限于被隔离在这儿的期间有效,一旦接触隔离,那緡效了,怎么样?赌不赌?”

    陈露笑道:“赌了!谁怕谁?”

    陈庆东伸出右手,道:“那咱们击掌为誓!”

    “好!”陈露便也伸出右手,跟陈庆东的右手击在一起,发出了一声脆响。

    在这个**肆疟的大背景下,他们之间有了这个协定之后,两个人的心理都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都感觉跟对方的关系突然之间拉进了不少,有了一种朋友,甚至是患难之交的感觉了。

    这种感觉让他们都很愉悦,气氛也突然变得有些微妙,甚至是危险。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陈庆东马上站了起来,说道:“我去给咱们泡点茶喝。”

    陈露也站了起来,说道:“你坐着鄙,还是我去泡茶。”

    陈庆东没有跟她争,笑道:“那就麻烦你了。”

    陈露冲他盈盈一笑,道:“不用客气。”

    看着陈露走出去的窈窕背影,陈庆东忍不住想到,和陈露一块被隔离在这儿的这段时间里,这么“得天独厚”滇濙件下,自己跟陈露之间不会真的发生点什么风流韵事吧?

    他有感觉,只要自己稍微主动一点,陈露应该是不会拒绝的。

    想到这儿,陈庆**然拍了一蟼愒己的脑袋,心里骂自己道:“陈庆东啊陈庆东!你怎么又忍不住想这种事情了?难道你就这么控制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吗?难道你就不知道有人正在盯着你跟陈露吗?难道就不知道万一这么做了会有什么严重后果吗?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看书吧,别有这么多邪念了!”

    经过这么一番自我反省之后,陈庆东马上冷静了下来,又暗自告诫自己千万要理智,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

    不过,在内心深处,陈庆东又感觉到,或许正是正是这段时间高铭诬陷自己跟陈露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且昨天张檬还接到了一个匿名电话,这些事情正是激起了自己的逆反心理,也因此对陈露又了一种特殊的感觉,甚至是想真的跟陈露发生点关系,而又保守住这个秘密,给那些诬陷自己的人一个迎头蚌击!

    过了一会,陈露提着一壶热水走到了客厅,看到陈庆东没有看书,而是一副发呆的样子,便好奇的问道:“陈书记,你这是干嘛呢?”

    陈庆东抬头看了一眼陈露,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刚才有点走神,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