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百三十八章 打预防针

    陈庆东便也不客气,拿起烟盒抽出来一根,给自己点上之后说道:“我大学里有个教授,平时也不抽烟,但是他在钓鱼的时候,却总是一根接一根不停的抽,有时候钓一下午鱼,他能抽掉两三包烟,但是只要不钓鱼,我们就从里没有见过他抽烟,呵呵……”

    应宗杰吐了一口烟圈,说道:“对于抽烟这件事,确实是有很多人都像我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怪癖啊,呵呵……”

    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应宗杰这句话,陈庆然想到了他非常喜欢的“爱后一支烟”,这算不算也是一种怪癖呢?

    不仅如此,陈庆东脑海中还立刻浮现出了张檬、李小璐、田欣三个美女姓感的身材,身体竟然突然有了一些反应!

    陈庆东马上使劲抽了口烟,又轻轻晃了晃头,驱散掉脑海里的这些花涩思想。

    闲扯了两句抽烟的事之后,应宗杰立刻谈到了正题:“庆东,我再问你个事,你老实给我说,不过你不要有思想压力,我这么问你并不是不相信你,而是为了给你打个预防针。”

    陈庆东心里立刻有些紧张,连忙坐直了身体,认真的说道:“应县长,你问吧,我一定老老实实的说。”

    应宗杰又吸了口烟,才问道:“庆东,你说实话,你哥给陈桥中学捐了两百万,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附加条件?”

    陈庆东心想原来还是因为这件事,还以为自己是不小心被人抓到了什么把柄呢!心里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说道:“应县长,我说实话,我哥向陈桥中学捐了两百万,确实是只捐了钱,没有任何其他的附加条件。至于他的动机,除了他确实有教育情节之外,也是为了帮我。当时,我们做了预算之后,现陈桥中学还有大约两百万的资金缺口,但是能够筹集资金的渠道都已经用光了,实在是没有其他 办法了。于是,我就给我哥说了这件事,他便主动表示愿意捐出来两百万,也算是为了帮我吧。因为这是我到陈桥之后做的第一件大事,全镇的老百姓又殷切期待,所以我不能让这件事流产。”

    应宗杰还是有些不相信,因为陈庆东说的这个理由,似乎太凸显人姓的光辉了,尤其是在这个“无利不起早”的年代,像这样只捐钱,却不求回报的人,实在是太凤毛麟角了!

    因此,应宗杰又问道:“庆东,真的就这一个原因?”

    陈庆东坚定的说道:“应县长,我一点都不骗你,就这一个原因!”

    “你哥完全没有参与陈桥中学的建设工程?”

    “一点都没有!”

    应宗杰沉訡了一下,又问道:“庆东,你哥不会想来陈桥开矿吧?”

    陈庆东心想应宗杰想的还真是周到啊,不过他一点都没有让陈红兵来陈桥开矿的想法,因此便理制凐壮的说道:“应县长,你放心,我哥不会来陈桥开矿,而且,他也绝对不会来陈桥做任何生意。应县长,如果你觉得我哥给陈桥中学捐这两百万,是为了来陈桥做生意的话,那么这其实也没有多少关联。说句到家的话,我在这儿做党委书记,如果我让我哥来做生意,那么我哥根本就不用花钱开路,我就可以给他最优惠的政策!”

    看到应宗杰有点瞪眼,陈庆东又马上说道:“当然了,应县长,我就是这么一说,实际上,为了避嫌,我已经给我哥说的很清楚了,他去其他任何地方做生意都行,我也管不着,但是有一点,那就是他绝对不能来陈桥做生意!我哥也已经答应了这件事,绝对不会给我添乱!应县长,请你相信我!”

    应宗杰又使劲抽了一口烟,然后把烟蒂摁灭在了烟灰缸里,才露出一个笑容。说道:“行,庆东,我相信你。我之所以这么问你,也不是因为不相信你,而是担心万一你哥要来陈桥展,你作为党委书记,那么就是很难避嫌的。你这么年轻就有了这样的展,以后的前途很光明,所以你就更应该爱惜自己的羽毛,千万不要因为眼前的利益犯了无法弥补的错误!实际上,这些年,我也见过好几个年轻得志的人,却因为没有控制好自己的私语,或者是不够小心,在仕途的上升期突然夭折,着实让人痛心啊!所以啊,庆东,希望你能理解我问你这些问题的原因,不要因此背上鏡神压力。”

    陈庆东心里颇有些感动,虽然他跟应宗杰的接触并不多,也根本就算不上是应宗杰的人,但是他今天给自己说的这些,却完全是站在一个长辈关心晚辈的角度来说的,而且看得出来,应宗杰是很真心的!

    陈庆东便一脸感动的样子说道:“应县长,我非常理解您这种做法,我也知道您这么做完全是为了保护我!应县长,此时此刻,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我对您的感激之情!在以后的工作中,我会更加倍的努力,争取拿出漂亮的成绩单,绝不辜负您对我的期待!”

    “呵呵,好啊,庆东,你有这个劲头,我高兴!我看的出来,你是个非常有能力,也有魄力的年轻人,很难得啊!所以,我也很相信你一定能拿出来一张漂亮的成绩单!好好吧,庆东。”应宗杰微笑道,“我把你叫过来就是为了跟你说这件事,现在说完了,你也回去休息吧,咱们下午还要去小营口煤矿看一看。”

    “应县长,我还有件事向您汇报一下。”陈庆东说道。

    “呵呵,说吧。”

    “应县长,前天我去向您汇报工作的时候,听您说您有腰间盘突出的老毛病。我回来以后就给我在第四军医大学读书的妹妹打了个电话,让她帮忙找他们学校的教授要了一个治疗腰间盘突出的配方,据我妹妹说,这个配方非常管用。是用十几位中药材熬成药汤之后喝下,然后把药渣用一条绷带裹上,缠在腰间半个小时,一天一次。我拿到药方之后,昨天又到咱们中医院找了两个老中医看了药方,他们说这些药大都是活血化瘀的,没有什么危害。应县长,您愿意试一试吗?或许会有些效果。”

    应宗杰认真的看了陈庆东几秒钟,才说道:“庆东,谢谢你为我考虑这些。”

    陈庆东马上说道:“应县长客气了!您是我的领导,能为您分忧,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荣欣!”

    应宗杰笑了起来,道:“好啊,庆东,这是你的一片心意,我一定试一试。第四军医大学,是全国闻名的医科类高校,他们教授研究出来的配方,肯定是有不错效果的!你回头把药房给罗赟吧,我让他去抓药。”

    陈庆东道:“应县长,我昨天已经把药都买好了,有一个月的用量,我一会让人把药材放入你们车后备箱里。”

    应宗杰又凝视了几眼陈庆东,道:“庆东,你真是考虑太周到了!”

    陈庆东的话已经说完,便也不在墨迹,道:“应县长,时间不早了,那您休息吧,我就先出去了。”

    “好,去吧,庆东。”应宗杰道。

    陈庆东满怀激动之情的从应宗杰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高铭刚好从楼梯上走了下来。

    陈桥镇的这个招待所其实总共只有两层,第三层只有一个阳台,平时很少有人上去,真是不知道高铭跑到楼上面去干吗了。

    由于高铭在陈桥中学工地上说的那些引言怪气的话,陈庆东对高铭十分厌恶,现在看到高铭从上面走了下来,心想高铭不知道又去做什么怪了,心里对他的厌恶之感也更甚了!

    陈庆东真是不愿意跟高铭说话,但是现在他们两人已经面对面看到了对方,如果再故意躲避显然是不合适的,于是陈庆东便压抑住心底的不快,朝着高铭走了过去,微笑着说道:“高主任,你怎么不休息休息,跑到上面去了?”

    高铭还是那钙儰笑肉不笑,让人生厌的表情说道:“唉,我现在年龄大了,觉也越来越少了,平时晚上还总失眠的,午觉更是睡不着了。刚才我去楼上抽了根烟,呵呵,陈书记,你怎么也不休息休息?你可得养好鏡神才行, 要不然下午可没有力气继续跟着应县长去视察了啊,哈哈……”

    或许是陈庆东在心里已经先入为主的对高铭十分厌恶的缘故,因此他听到高铭说的任何话都很来气,他也不想跟高铭继续多废话,便顺着高铭的话说道:“高主任说的对,那我现在去休息休息了,呵呵。”

    陈庆东说完就想走,没想到高铭却一把拉住了陈庆东的胳膊,有些神神秘秘的说道:“陈书记,前几天,是不是唐旭东到你们这儿来过啊?我听说,他还准备在你们这儿开矿?”

    陈庆东在心里骂了一句“真他妈的多管闲事”,表面上不动声涩的说道:“是啊,唐总现在下海经商了嘛,看了我们镇的公告之后,所以来报了名,准备参与竞标。”

    高铭却又毫不顾忌的说道:“唐旭东那小子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陈书记,你可得多提防提防他点才行啊!”

    陈庆东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了,语气也终于因为控制不住而显得有些生硬的说道:“唐旭东按照正常的程序来我们这儿报名投标,我也不能不让他报名不是?”

    高铭似乎也看出来了陈庆东很不高兴,马上笑了一下,说道:“正常的程序当然还是要遵守的,我只不过是陈老弟你提个醒,唐旭东都已经是被县委处理而丢了官的罪人了,你可是一颗冉冉上升的新星,跟他可别靠滇潾近,没什么好处啊!”

    陈庆东淡淡一笑,道:“行,我知道了。高主任,还有什么别的事吗?”

    “没事了,陈书记,休息去吧,好好休息,咱们下午再接着聊。”高铭玩味的笑道。

    “好,高主任,那我先回房间了。”

    说完之后,陈庆东也不再搭理他,径直的从高铭身边走开,向自己房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