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四十四章 利益最大化

    在得知是鹿俊钦派马三炮来暗杀他的以后,陈庆东沉默下来,他皱着眉头仔细思考着该怎么利用这件事来实现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陈庆东明显的感觉到,自从县里的意识混乱风波之后,徐明磊和鹿光明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更加微妙了。以前陈庆东刚去木雕厂上任的时候,他是能感觉到徐明磊对鹿光明是非常有意见的,但是这段时间以来,徐明磊却鹿光明滇潿度却好像是来了个非常大的转变。

    在经过一番思考之后,陈庆东决定还是得先把这件事向徐明磊做个汇报,得到了徐明磊的指示之后,才能有下一步的动作。

    拿定了主意之后,陈庆东便走到了王放身边,在他耳边小声说道:“我去那边打个电话,你注意着他们点。”

    王放点了点头,道:“知道了,东哥!”

    陈庆东走出去几十米,确定他说话的声音不会被马三炮等人听见之后,才拨通了蔡志明的电话。

    陈庆东自认为跟徐明磊的关系还没有达到可以在这么晚的时间直接通电话的程度,所以便按照规矩,先给蔡志明打了电话。

    “明哥,你好,我是庆东。”电话接通之后,陈庆东立刻说道。

    “庆东啊,怎么这么晚打来了电话?”蔡志明显得很诧异,毕竟现在已经快要十一点钟了。

    “明哥,你现在跟徐书记在一块吗?”陈庆东单刀直入的问道。

    蔡志明却并不直接回答,而是说道:“你这么晚要找徐书记?什么事啊?”

    今晚发生的事情,陈庆东只能跟徐明磊一个人汇报,除此之外,不能跟任何人说,哪怕是蔡志明也不行,陈庆东便说道:“不好意思,明哥,我这儿发生了一件非常紧急的事,我必须立刻向徐书记汇报!”

    蔡志明自从上次收了陈庆东的一块价格不菲的翡翠吊坠之后,他跟陈庆东的关系就变得非常亲密,后来还在一块喝了几次茶,而且蔡志明跟在徐明磊身边这么久,也是个懂规矩的人,知道有些事情自己不能瞎打听,便不再追问什么事,却提醒道:“庆东,我可得给你说清楚,今天徐书记在龙湾参加了一个招待会,晚上喝了点酒,这会已经在房间里睡着了。你让我去找他,可以,但是你必须得有非常重要的事才行,徐书记可是最烦他睡着以后被吵醒的,尤其是喝酒以后!要是不是那种非得今天晚上汇报的工作,我劝你还是明天一早再给徐书记汇报,明天早上,徐书记睡醒以后,心情也会好得多。”

    陈庆东知道蔡志明是一番好意,但还是坚持说道:“明哥,这件事非常非常重要!等不到明天早上了,要不然就恐怕夜长梦多!”

    蔡志明听陈庆东这么说,便不再多言,道:“那好,庆东,我现在就去找徐书记,你稍等!”

    陈庆东一直拿着手机等在那里,几分钟后,电话里终于传来了徐明磊那种惯常的不疾不徐的声音:“庆东,什么事?”

    陈庆东知道这个时候汇报工作必须要言简意赅、长话短说,便提前组织好了语言,说道:“徐书记,我今天晚上遭到别人暗杀了,是鹿书记的儿子鹿俊钦派来的!”

    “什么?!”徐明磊的声音立刻提高了一个八度!

    陈庆东甚至都能联想到本来坐在床上的徐明磊听到自己这句话以后,肯定是立刻像弹簧一样跳了起来!

    徐明磊毕竟是个老于世故的人,在惊诧之后,马上又问道:“庆东,你怎么样,有没有危险?受伤没有?”

    “我没事,谢谢徐书记关心!”陈庆东沉声说道,“那伙人已经被我们制服了!”

    “嗯,没受伤就好!”徐明磊道,然后才紧张的问道,“庆东,你怎么知道这伙人是鹿俊钦派来的?”

    从这一个细节上,陈庆东又深感徐明磊的驭下之术真是厉害,他明明最关系的是后面这个问题,但是他还是要想表示了对自己的关心再问出来。

    “徐书记,领头的一个人已经招了,他说是鹿俊钦派他们来的。”

    “你确定吗?”

    “确定!”

    徐明磊那边便沉默起来,过了大约二三十秒后,徐明磊才说道:“你现在在哪儿?”

    “县城南郊小刘村西边的公路上,距离小刘村大约有一公里。”

    “那些暗杀你的人都被控制住了?”

    “对!”

    “这件事都有什么人知道了?”

    “除了我瓏的司机之外,没有其他人知道了。”陈庆东说道,“我知道是鹿俊钦来派人杀我之后,就第一时间向您做了汇报!”

    徐明磊很满意的说道:“好,庆东,你做得很对!现在,你先留在那儿,我安排公安局的人去那里,等公安局的人到了之后,你再离开。切记,不能让任何一个违法分子逃走!另外,这件事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没有我的命令,你对任何人不许说这件事!”

    “是,徐书记!”陈庆东认真的说道。

    挂了电话以后,陈庆东又走到马三炮面前,说道:“兄弟,今天晚上的事,你觉得我该怎么处理?”

    马三炮这会已经冷静下来,他知道虽然陈庆东刚才说话可以,但是今天晚上这事肯定不会轻易揭过去的,毕竟自己带着这伙兄弟是冲着要人家的命来的,结果自己兄弟们手段不鏡,反而被人家给制住,人家咋可能轻易放了自己这伙人呢?

    马三炮便吐了口气,说道:“兄弟,今儿晚上是我们兄弟们栽了!怨就怨我们兄弟学艺不鏡,你想怎么处理我们,我啥话没有!”

    陈庆东现在愈加觉得马三炮是个汉子了,倒对他生出了几分欣赏。而且,陈庆东向来奉为圭臬的一个处世信条就是行走江湖,必要多结善缘。

    既然不能把马三炮等人放走,那就把面子给他留足吧!

    因此,陈庆东便一副推心置腹的语气说道:“兄弟,通过跟你这几句交流之后,我其实非常佩服你是条汉子!从我自己的感情来说,我不想跟你计较这件事了,反正你们也没有弄死我,我放你们走也没有什么!但是,你既然来暗杀我,就应该知道我的身份,我是混官场的,身不由己啊!今天晚上这事,我可以不跟你们计较,但是我必须要给组织上一个交代,如果我私自放你们走了,如果这事传了出去,我的前途也就跟着报销了,还希望兄弟你理解!”

    对面子看的极重的马三炮听了陈庆东这话,简直就要感激涕零了!

    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听过说有什么人会对要杀死自己的仇人这么客气的!

    马三炮激动的双手一抱拳,说道:“兄弟,有你这番话,我什么都不说了!从今天开始,我马三炮就记下了你这个天大的人情!要是兄弟我这次死不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把你这份人情还了!到时候你要是有什么事吩咐我做,我马三炮皱一皱眉头,就他娘的不是人养的!我的兄弟们都可以给我作证!”

    要是换了别人来说这句“要是兄弟我这次死不了,以后有机会,我一定把你这份人情还了!”,陈庆东还可能会感觉到鹰森森的,认为对方这是以后要再找自己报仇,但是从马山炮嘴里说出来这句话,陈庆东却相信他这是真心实意的!

    既然马三炮这么激动,陈庆东便也把戏做到底,弯下身拍了拍马三炮的肩膀,说道:“兄弟,咱们这也叫不打不相识吧!如果以后还有机会再见,咱们一定坐下来好好喝几杯!”

    “兄弟,要是以后有机会碰见,我请你喝酒,喝死我我都甘心!”马三炮简直就要热泪盈眶了!

    陈庆东连声笑道:“好!好!咱们一言为定!”

    二十多分钟后,两辆没有闪灯的警车和两辆昌河牌面包车来到了案发现场,那些人从车上下来以后,陈庆东认得,带队的领导正是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廖成华。

    长得个子不高,但是看起来非常干练的廖成华走到陈庆东面前,跟陈庆东握了手之后说道:“陈厂长,你没受伤吧?”

    “没有。”陈庆东道,“谢谢廖局长关心。”

    廖成华也不多说废话,直接道:“徐书记让我把这些人带走连夜审问。”

    陈庆东点了点头。

    廖成华又问道:“你怎么回去?需要我的车送你吗?”

    陈庆东道:“我的车被泥头车碾坏了,如果廖局方便的话,就请廖局长派个车藝们回去。”

    “好,我这就安排。”聊成华道,“陈厂长跟我来吧。”

    陈庆东从马三炮身边走过去的时候,又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已经被刑警戴上了背拷的马三炮,马三炮则又十分江湖气的大声说道:“兄弟,青山不改,流水长流,以后咱们肯定有机会见面!”

    马三炮说这句话只不过是想表达对陈庆东的感激之情罢了,但是在办案刑警看来,马三炮这话完全就是在挑衅,当即就有一个刑警在马三炮头上使劲敲了一下,骂道:“少废话!”

    在廖成华身边,陈庆东自然也不能再多说什么,便立刻走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