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三十七章 黑云压城

    陈庆东其实根本就不是在院子里听人说的这事,而是杨群把这两天厂子里发生过的大小事情都汇总起来,写在了笔记本上,放在了陈庆东的办公桌上供他方便查看。

    陈庆东也根本就不关心两个年轻工人打架这种鷄毛蒜皮的小事,他现在故意提起来,就是为了让郭少强再着急着急,他实在是对郭少强没好感啊!能让郭少强难受难受的事,陈庆东就很高兴。

    陈庆东变又一本正经的打着官腔说道:“两个年轻工人打架虽然表面看是件小事,但是我们做领导的,必须要比别人看的更远、更深才行!我们必须要通过表面的事情看到更深层次的东西!郭厂长,咱们厂已经到了改制工作的最关键阶段,这个时候两个年轻人跳出来打架,会不会是咱们厂的员工思想还不够统一?对咱们厂改制的事还存在着什么疑虑?要是在这个关键阶段,咱们厂再闹出什么事情,甚至是恶劣的群体**件,那可就麻烦大了!搞不好,咱们近几个月来的工作都会被全盘否定!你一会负责成立一个思想调查小组,对咱们厂员工的思想工作进行一个嫫底,看一看员工们都有什么不好的思想苗头,如果有,咱们就尽快处理,争取把这个苗头扼杀在摇篮中!”

    郭少强腹诽这个陈庆东还真的是能联想,本来就是两个显得蛋疼的年轻人因吵嘴而演变成打架的小事,陈庆东却非要瞎联想,还上升到了工作被全盘否地的高度,甚至还要成立个什么思想调查小组搞嫫底,这简直就是在搞运动嘛!

    虽然陈庆东这话看起来说的冠冕堂皇,但其实根本就是乱弹琴!现在木雕厂的改制工作已经到了最后阶段,员工们的思想早就统一了,如果有人想闹事,也早就要跳出来闹事了,还用等到这个时候?

    现在手头有这么多的工作要做,却还要费心去做这个无聊的事情,简直就是浪费人力物力!

    不过,官大一级压死人,郭少强虽然腹诽不已,但是也不敢对陈庆东有什么不敬的言语,只得连声说道:“是!是!陈厂长,过一会我就把这个工作安排下去!”

    陈庆东看着郭少强在自己面前这幅毕恭毕敬的样子,十分想笑,便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的时候,他脸上的笑容已经消失,又冠冕堂皇的说道:“嗯,不管是什么时候,思想工作都是重中之重,咱们千万不能忽视啊!”

    郭少强只好耐着姓子陪着说道:“是,陈厂长说的是!我一会就把这个工作安排下去……不,我亲自把这个工作抓起来!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我绝对不会让一些员工的思想上出现问题。”

    陈庆东满意的点了点头,又煞有介事的说道:“嗯,群众工作无小事嘛!有你郭厂长亲自抓这件事,我就放心了。”

    “是!是!”郭少强连声应着,他刚想开口问一下徐书记的答复,陈庆东却又抢先说道:“郭厂长,这个月眼看着也快要到月末了,咱们厂这些员工的工资,没问题吧?”

    郭少强十分着急,因为他还要等着给邵经理等人回话,以商量对策,哪知道陈庆东怎么啰嗦起来没完没了了!

    郭少强虽然很郁闷,但还不能表现出来任何生气的样子,只好解释道:“工资的事是由财务科的段科长负责的,我一会就去他那儿问一问情况。”

    陈庆东道:“嗯,郭厂长,跟思想工作一样,保工资也是重中之重的事情啊!以前咱们厂不就发生过因为拖欠员工工资,而导致员工去上访的事吗?咱们一定要引以为戒啊!这个月的工资发下去之后,下个月或许就不归咱们发工资了,那这个月的工资就是咱们双山木雕厂最后一次以国企的名义发工资,意义重大,更是要重视!你去高速段科长,别的方面,我先不管,但是发工资的钱,无论如何你得给我留出来!”

    郭少强简直听得头大,心想平时不怎么爱说废话的陈庆东今天怎么这么啰嗦起来了,保工资就保工资呗,还非得讲这么多意义!真是受不了啊!

    郭少强实在是忍不住了,说道:“是,陈厂长,我一会就亲自去落实这件事。”然后不等陈庆东开口,郭少强就紧接着问道:“对了,陈厂长,你昨天去县里向徐书记汇报工作,徐书记什么态度啊?”

    陈庆东知道郭少强就是在关心这件事,他看到郭少强这幅实在憋不住了的样子,也不好意思再继续逗他,就说道:“哦,这个事啊,我昨天向徐书记做了汇报,给徐书记详细说了姜磊那个公司的情况。但是徐书记的意思很明确,他让咱们严格按照法规条例来办事,如果在法规条例上找不到能拒绝姜磊报名的理由,那就不能把他赶走。”

    郭少强一听急了,争辩道:“可是姜磊是个臭名远扬的大混子,他在咱们全县都闻名!陈厂长,你刚才还说要思想工作是重中之重,要好好抓起来呢,要是咱们厂的员工知道了来收购咱们厂的是大混子姜磊,指不定就会闹出什么乱子呢!陈厂长,你可得好好想个办法啊!”

    陈庆东心里好笑,却装成一副为难的样子,道:“陈厂长,平心而论,我也不想让姜磊这样的人参与投标,但是徐书记都说要咱们严格按照法规条例来办事了,我还有什么办法?郭厂长,你是具体负责这块工作的,你有没有什么办法来拒绝他?”

    “我……”郭少强张了张嘴,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从法规条例是上是找不到什么拒绝江磊报名滇濙文的,如果跟姜磊来硬的,郭少强也没有这个胆量。

    看着郭少强这幅崳言又止的样子,陈庆东便说道:“郭厂长,你负责着这个工作,懂得的东西肯定比我多得多,你都没有什么办法,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郭少强不甘心的说道:“难道真的让姜磊参加竞标?”

    陈庆东用手指敲了一蟼惱子,说道:“那还能怎么办?”

    郭少强便沉默下来,微微低着头,眼睛看着桌子脚,神情显得有些黯然。

    陈庆东看着郭少强这幅样子,心里不断冷笑!这个郭少强和邵经理等人联手,以为把木雕厂搞垮之后,就既可以替老厂长郭建彪报了仇,又可以低价得到这个国有企业,真是可笑啊!

    他倒是机关算尽,但是他难道就没有算出来,等他们把准备工作做完以后,会有人来抢他们的“劳动果实”吗?

    陈庆东觉得,光是一个姜磊,给郭少强带来的压力还实在不够!为了让郭少强更“爽”一点,陈庆东决定再给他下点猛料。

    “郭厂长,我昨天在县里跟别人一块吃饭的时候,还听到一个小道消息,是跟姜磊准备竞标咱们木雕厂有关的,只是不知道真的假的。”陈庆东道。

    郭少强马上抬起了头,问道:“陈厂长,什么消息?”

    “是这么回事,我听说姜磊这一次准备竞标咱们木雕厂,其实并不是他一个人的意思,还有其他的人跟他合作。”

    “那个跟他合作的是谁啊?”

    “听说是龙湾的曹四,你听说过吗?”

    “曹四?”郭少强皱起了眉头。

    陈庆东担心郭少强不了解曹四的来历,压力不够大,便十分好心的解释道:“这个曹四的名头我倒是听说过,他的原名其实叫做曹骏,出身于龙湾市极有能量的大家族曹家,因为在家族他这一辈男子中排名第四,而得到了“曹四”这么个称号!曹骏是龙湾鼎鼎有名的人物,纵横官商两届,在黑道上也有很多关系,而且还频频上电视、上报纸,还被龙湾晚报评为过‘全市十大青年企业家’之一,堪称是龙湾近几年风头最近的年轻人之一啊!”

    听完陈庆东的描述,郭少强脸上开始变涩!

    郭少强的见识有限,不知道在龙湾呼风唤雨的曹四是谁,但是大名鼎鼎的曹氏家族,他还是有所耳闻的!

    因为曹氏家族实在是太牛了,家族成员纵横官商两界,而且是龙湾的老居民,在龙湾经验多年,人脉关系网更是一般人所无法想象的,曹家也堪称是龙湾市最牛的家族之一!

    为了更加确认一下,郭少强又问道:“这个曹家是不是有个叫曹益民的,他以前做过市经委副主任,后来辞职下海,创办了维龙集团?”

    这个曹益民是龙湾大名鼎鼎的民营企业家,也是官员辞职下海创业成功的典范,陈庆东当然知道他的名字,而且按照曹家的辈分,这个曹益民正好比曹骏高一辈。

    陈庆东便道:“对,曹益民就是曹家的。曹骏,就是曹益民的侄子。”

    郭少强显得更加紧张了,问道:“那曹益民也参与到了竞标咱们木雕厂的事?”

    陈庆东故意模棱两可的说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既然曹骏参与了进来,他们一大家子的事,呵呵,不好说啊……”

    郭少强颓然的坐在那里,很大一会都没有说出话来。

    陈庆东刚开始看着郭少强这么郁闷的样子,心里还挺痛快,但是老是这么看着他,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毕竟郭少强又不是江小晴那么漂亮的女孩子。

    陈庆东便打断了郭少强的思绪,道:“郭厂长,别想了,咱们刚才说的那几样事,你回去好好落实一下吧。”

    郭少强的思绪被打断,便站了起来,有些走神的说道:“是,是,陈厂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