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九十三章 向领导汇报工作

    郭玉峰和陈庆东在程学宏的办公室门口等了有将近十分钟,高高瘦瘦,脸上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的交通局局长韦青河才从里面走了出来。

    韦青河虽然觉得郭玉峰面熟,但是并不认识郭玉峰,便只是对郭玉峰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就走了过去。

    陈庆东曾经去过一次徐明磊的办公室,但是程学宏的办公室,他却是第一次进来。

    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但是对于徐明磊的办公室布置,陈庆东还是记忆的非常深刻,现在看了程学宏的办公室,免不了要对这两个办公室有一番比较。

    这两个办公室的面积和结构都是一样的,在摆设上也相差不大,办公家具似乎也没有多少差别,只不过程学宏的窗台上放着满满的一排植物,下面地上也放着几盆绿萝、红钻等常见的植物。

    陈庆东很好奇程学宏摆这么多植物是装饰用的,还是因为他特别喜欢植物。

    不过,作为一个实权县长,或许说不上日理万机,但肯定每天都得忙的焦头烂额,恐怕还没有那么多闲心来摆弄植物。

    他摆放这么多植物,或许就是为了装饰的,另外,多摆放点植物,也可以改善空气质量。

    想到这儿,陈庆**然哑然失笑,自己第一次来到程县长的办公室,不好好想想怎么才能给程县长留下一个好印象,却在这儿瞎琢磨起花花草草来了,真是好笑。

    程学宏正戴着一副眼镜,伏在桌子上在本子上写着什么,并没有抬头看刚刚进来的郭玉峰和陈庆东。

    程学宏的专职秘书秦征给他们各倒了一杯茶叶水之后,便一言不发的退了出去。

    郭玉峰也十分拘谨,站在程学宏的办公桌旁边,既不敢开口说话,也不敢坐下,就这么怔怔的站着,却仍然感觉压力很大,很有些度日如年的难受。

    直到过了四五分钟,程学宏才终于放下了笔,抬头看了郭玉峰和陈庆东,不紧不慢的说道:“喔,双山的郭镇长是吧,坐吧。”

    郭玉峰却并不坐,还是站在程学宏办公桌旁边,说道:“程县长,我不用坐,站着向您汇报就行。”

    程学宏也不勉强,摘下了眼睛,身体舒服的靠在大靠背上,煣着太阳袕,说道:“什么事,说吧。”

    郭玉峰还是很紧张的样子,把手里拿着的那份报告放在了程学宏面前的桌子上,说道:“程县长,我们镇上到现场之间的公路已经很多年没修了,现在坑坑洼洼的很难走了,所以我们镇想要把这条路修起来,具体情况都已经写在了报告上。”

    程学宏根本就不去拿那份报告,声音淡淡的说道:“哦,你们想修路啊,这可是一个大工程啊,你们镇的资金充足吗?如果资金充足,那就可以去修嘛。”

    郭玉峰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说道:“程县长,我们镇的财政有限,恐怕是很难负担修这条路的费用。”

    程学宏自然明白郭玉峰的话外之意,还是那副淡淡的语气说道:“县财政也很困难,很难给你们什么帮助。”

    郭玉峰的手心已经有点出汗了,不过他是领命而来的,如果就这么铩羽而归显然是不过关,便又硬着头皮说道:“程县长,如果这条路修好了,就能够连接柳林县和中丰县,中丰县这几年发展的不错,也引来了不少外地的投资商,如果这条路修好了,应该对咱们县的发展也有很大帮助。”

    程学宏有点不耐烦了,摆了摆手,说道:“郭镇长,我刚才已经说了,如果你们镇有钱,完全可以自己去修路。跟中丰县连接起来?胡庙镇也想修路是吧?那你们两个乡镇去商量,自己筹资解决。”

    郭玉峰用指甲掐了掐掌心,又说道:“程县长,我有一个想法,这条路既然是连接咱们柳林跟中丰两个县的,那么县里能不能考虑把这条路的等级升格为县道?”

    程学宏本来微闭着眼睛休息,听到郭玉峰这句话,猛然睁开了眼睛,双手向前撑在桌子上,瞪着郭玉峰问道:“你说什么?上升为县道?”

    郭玉峰明显被吓了一跳,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看着程学宏的眼光,嗫嚅的说道:“程县长,我们是有这个想法……”

    经过了瞬间的失态之后,程学宏又向后靠在了椅背上,不过这一次没有召微闭上眼睛,而是直视着郭玉峰,嘴角带着一丝冷笑问道:“这件事,你们上党委会研究了吧?”

    “研究了。”郭玉峰有些机械的说道。

    “一致通过了?”程学宏明知故问道。

    “对。”郭玉峰又说道。

    “好嘛,很好。”程学宏不冷不热的说道,“这件事我知道了,你们回去吧。”

    郭玉峰十分尴尬的说道:“是,程县长。”

    陈庆东自始至终都没有跟程学宏说一句话,而程学宏也只是在最开始的时候瞟了他一眼,都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就把他们两个赶了出来。

    两个人灰头土脸的从政府大楼走出来以后,郭玉峰苦笑道:“本来已经做好了挨批的心理准备,不过倒也没怎么挨批,但是这个滋味却也真是不好受啊。程县长这一关,铁定是没过去啊!”

    陈庆东想着程学宏刚才滇潿度,也无奈的说道:“是啊,郭镇长。”

    “庆东,你说升级到县道的事,还有指望吗?”郭玉峰又问道。

    “应该还有希望。”

    “怎么说?”

    “不是还有徐书记呢吗?”

    郭玉峰想了想,说道:“等向徐书记汇报这个工作的时候,一定要让张书记牵头。我以前一直都盼望着能当面先县领导汇报工作,但是没想到真的有了这样的机会,这滋味可一点都不舒服。”

    陈庆东见郭玉峰在自己面前说话这么坦诚,甚至连这种微妙的感觉都不避讳,心里也很感动,便安慰他道:“郭镇长,你是刚当镇长时间太短的原因,见县领导的机会还不多,以后见的多了,估计就没多少感觉了。你刚才不也说了吗,县长同样也是人,两只眼睛、一个嘴巴,不比别人多什么。”

    郭玉峰叹道:“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说归说,做起来可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庆东,今天下午你还回镇上吗?”

    “我今天先不回去了,郭镇长。”陈庆东说道,“我女朋友要去淮大读在职研究生,明天就要走了,我今天准备去见她一面。这段时间太忙,我一直都没怎么见她。郭镇长,麻烦你回去帮我向张书记请个假。”

    “行!你去忙你的吧!这两天你有事就不用来镇上了,处理好了再来上班就行,有什么事我替你担待着。你放心,张书记那边,我去给他说。”郭玉峰爽快的说道。

    “郭镇长,谢谢了,中午我请你喝酒!”陈庆东笑道。

    郭玉峰也不推辞,笑道:“行!中午好好喝几杯,今天上午真是憋坏了!对了,你说你女朋友去读研究生?”

    “对,郭镇长,有什么事吗?”

    “我没什么事,不过你女朋友去读研究生,得几年?两年还是三年?”

    “两年,她读的是在职的。”

    “在职的什么意思?一边上班一边读研?”

    “对。平时还是在单位上班,不过每个学期都要集中学习一段时间,只要平时修够了学分,最后能通过考试和答辩,就可以拿到毕业证了。”

    郭玉峰听完,吐了口烟圈,语重心长的说道:“庆东,你今年也差不多二十五了吧?”

    陈庆东一下就猜到了郭玉峰接下来要说什么,便笑道:“还不到,我还年轻着呢。”

    郭玉峰瞪了他一眼,说道:“还年轻?你就算是没有二十五,也快了。想当年我二十五的时候,可都已经当了爸爸了。庆东,在咱们小县城,你的年龄也不小了,是时候考虑一下结婚的事了。

    陈庆东笑道:“行,郭镇长,我回去就考虑这件事,到时候让你给我当大陪,怎么样?”

    “你小子,不要油嘴滑舌,我是跟你说正经事呢。”郭玉峰笑道,“你小子要真是结婚,喊我给你当大陪,我绝对没有问题。庆东,你可真的好好考虑这件事了。你那个小女朋友在哪上班?县一中?”

    “对,县一中。”

    “有正式编制吗?”

    “有。”

    郭玉峰拍了一下大腿,说道:“这条件不错啊,一中也是好单位,而且娶个老师当老婆,以后都不用担心孩子的教育问题了,一举两得,多好!庆东,最近找个时间,赶紧把这件事提上日程上来!”

    陈庆东苦笑道:“郭镇长,我妈要是知道你这么关心我的婚事,肯定得好好谢谢你!”

    郭玉峰也笑了起来,道:“我也发现了,最近好像变得很啰嗦,是不是我老了?看来我真的是老了,人啊,什么都可以不服,但是不服老是不行啊!”

    陈庆东笑道:“郭镇长,你这个年龄,四十岁不到,正是干事业的时候,要是还说自己老了,那些五六十岁的人真是要哭死了!”

    开了句玩笑,陈庆东又认真的说道:“郭镇长,你对我的关心,我明白,婚姻的事,我一定好好考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