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七十五章 **裸的关系

    来到小歌厅以后,陈庆东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资历浅,所以在小歌厅里只是坐在一边看别人唱歌跳舞,自己并不主动。

    另外,他也不主动去跟其他那些人交流拉关系,自然也不会故意在别人面前显示自己跟高坤之间不错的私交关系,以显得自己并不是个没有分量的人,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

    实际上,陈庆东就像是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拘谨年轻人一般,安静坐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

    有个年轻的女孩子过来邀请陈庆东跳舞,陈庆东也拒绝了,因为他知道,张云刚其实现在还处在对他的考察期,他的一举一动或许都已经落在了张云刚的视线之内,而这样一个敏感的势冓,或许任何一件敏感的小事,都可能左右自己在张云刚心中的分量!

    因此,陈庆东不想有任何冒险,在第一印象里,他宁愿哪怕留给张云刚一个老实愚钝的印象,也不能给他留下一个轻浮、跳妥的印象。

    有的时候,宁愿装傻,切莫聪明。

    张云刚虽然一直在跟别人喝酒、玲濎、唱歌、跳舞,但是他眼睛的余光却不时的扫几眼坐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里,不怎么活跃的陈庆东,嘴角不由得浮起了一丝微笑。

    过了一会,高坤向陈庆东这边走了过来,问道:“庆东,去不去洗手间?”

    陈庆东并不想去洗手间,但他感觉高坤肯定不是叫自己一块去洗手间这么简单,似乎有什么话要对自己说,便说道:“好啊,高局。”

    两人来到洗手间撒了尿之后,高坤说道:“庆东,去阳台抽根烟吧。”

    “好,高局。”陈庆东笑道,“我也正想抽根烟呢。”

    陈庆东跟着高坤从楼梯的另一头上了天台,此时已经是深秋,夜晚的柳林已经很有些凉意了,而且还刮着小北风,还没有经过太多污染滇濎空仍然可见点点明亮的繁星,周围则是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

    站在天台上,陈庆**然感觉到有些萧瑟。

    高坤递给陈庆东一根软中华,说道:“刮北风了啊,看来又要变天了。”

    “是啊!”陈庆东把烟点上,使劲抽了一口,吐出烟雾以后又说道,“一场北风一场寒,看来是冬天快到了。”

    “今天的冬天来得可够早的。”

    “是啊!”

    两人随口讨论了几句无关紧要滇濎气之后,高坤沉訡了一下,才说到了正题:“庆东,这次真的很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别说这个土地局局长了,估计我现在已经回家种田了。”

    自从他把那盘录音带交给了高坤,随后不久,双山镇就发生了惊天巨变,魏海龙在几乎毫无征兆滇濙件下被紘带走,并且最终倒台,而且导致他倒台的原因就是非法阻拦严明磊上访事件。

    高坤之前很久就知道了这件事,但是他却一直没有找到严明磊,自然也没有拿到任何实质姓的证据。

    而魏海龙前段时间一直在积极的跟龙湾的赵长斌联系,希望通过赵长斌的关系,给柳林县委的领导施加一些影响,从而让自己能够顺利的成为土地局局长。

    但是天算不如人算,就是因为魏海龙往龙湾跑滇潾勤,最后也因为魏海龙去龙湾找赵长斌的时候,家里出了事,他没能及时对郭玉峰做出指示,然后让高坤钻了空子,他也最终倒台。

    至于魏海龙被紘带走之后发生了什么,高坤又是怎么找到的严明磊,拿到的那些确凿证据,高坤一直都没有告诉陈庆东,实际上,这段时间以来,高坤没有给陈庆东透露任何消息。

    但是陈庆东多少也能猜得出来,魏海龙之所以这么顺利的以严明磊事件被扳倒,绝对不是高坤一个人能够做到的,因为他根本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严明磊。

    而郭玉峰曾经作为魏海龙的绝对心腹,肯定是知道这件事的,应该也是知道严明磊在哪里的。

    所以陈庆东能大约猜的出来,到底发生了什么,虽然他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

    “高局,你不用客气,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陈庆东沉声说道。

    说完之后,陈庆东似乎是感觉到自己的语气有点生硬,便又说道:“重要的是,现在的结果对咱们来说都很理想,这是最重要的。”

    “庆东,你说得对,过程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高坤看着远处的灯火,一只脚踩在天台的护栏上,又说道:“庆东,前段时间局势很复杂,什么事情都说不准,我怕节外生枝,就没怎么跟你联系,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觉得有必要再跟你说说这件事了。”

    陈庆东就站在高坤的身边,不过他没有踩着护栏,而是背靠着护栏,说道:“高局,你说吧,我听着。”

    高坤问道:“庆东,魏海龙这么快就出了事,而且直接因为严明磊的事而倒了台,你很好奇吧?”

    “对。”陈庆东道,“确实很好奇,不过他被紘的人带走的时候,我就知道他回不来了。”

    “那你好奇的是什么?”

    “我好奇,是谁拿出来的严明磊的证据。”

    高坤突然笑了,他把烟放在嘴上慢悠悠的抽了一口,说道:“庆东,我就知道你是个聪明人,你果然想到了。”

    陈庆东心里一紧,苦笑道:“高局,其实我真的不希望事实真的是这样。”

    高坤转过头来看着陈庆东,问道:“为什么?这很难理解吗?”

    “算不上很难理解。”陈庆东说道,“只不过,我不希望郭玉峰是那样的人吧。毕竟,魏海龙确实是对郭玉峰不薄。”

    高坤冷笑了一下,说道:“魏海龙对他不薄?确实是这样。不过,魏海龙可也不是平白无故的对他这么好的,没有郭玉峰给他冲锋陷阵,他能在双山这么大权独揽,把我排挤的连一点权力都没有吗?说白了,他们的关系都是在建立在各取所需的基础上的,互相利用罢了,要是没有了这个基础,他们之间还剩什么?”

    陈庆东知道高坤说的很对,但是听了高坤的话,他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

    虽然高坤说的是魏海龙和郭玉峰之间只不过是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但是,他跟高坤之间,说白了,岂不是也是这种互相利用的关系罢了?

    这时候,高坤又接着说道:“如果没有郭玉峰给我提供信息,我能找到严明磊吗?能拿到证据把魏海龙扳倒吗?呵呵,以前魏海龙跟郭玉峰确实关系不错,我那时候还觉得郭玉峰这个人没什么脑子,就是魏海龙的一条狗。但是在涉及到郭玉峰的前途的关键时候,郭玉峰竟然十分果断的就下了决心,这让我对郭玉峰真是刮目相看啊!”

    “庆东,你现在年龄还小一点,可能还会意气用事有点。其实郭玉峰这么做也没有什么,因为这样做对他更有利啊!要不是他这样做,要不是双山镇的党政一把手的位子都空出来了位子,以他的资历,他现在能干上镇长吗?恐怕不能吧?现实不就是这样吗?趋利避害的能力连微生物都有,何况是人?庆东,你现在也是副镇长了,不是去年刚来报到的时候的那个小孩子了,我知道你对这些事情,肯定也不会有那些幼稚的想法,所以明白这一点,其实不是什么坏事。”

    陈庆东听得愈加心惊了,如果说刚才他还有点怀疑高坤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是就事论事,还是意有所指?

    但是现在,陈庆东已经可以确定,高坤的这些话绝对不是随便说说的了!

    高坤这是在借魏海龙跟郭玉峰之间的关系,来映虵自己跟他之间的关系啊!

    陈庆东明白,高坤无疑是在借这件事来告诉自己,虽然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不错,这一次也都得到了不错的结果,但其实他们之间的关系,就跟魏海龙和郭玉峰之间的关系一样,都是建立的利益,甚至是互相利用的基础上的!

    但是,高坤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高坤现在自己当了土地局局长了,他艂愒己仗着憋了他的大忙,而向他索求太多?还是高坤现在达到了目的了,就开始翻脸不认人?

    但是不应该啊!以陈庆东对高坤的了解,高坤应该是不会这么傻的做出这种事的!

    那么,是因为高坤喝多了才说这么多的?

    但陈庆东又觉得高坤不像是喝多了的样子,虽然高坤今天喝了不少酒,但是从高坤把自己叫到天台上来,并且专门跟自己说这些话来看,这不是一个喝多了酒,脑子不受控制的人能做出来的事。

    这一刻,陈庆**然想到了什脺餍做人心隔肚皮,在仕途这条路上,真是任何人都不能完全信任的。

    虽然陈庆东脑子里有些混乱,不知道高坤的真实意思是什么,但是高坤对他说了这么多,陈庆东还是要做出一点回应的,便说道:“高局,我明白。”

    高坤转过身来,拍了拍陈庆东的肩膀,微笑道:“庆东,我知道你肯定能明白。不过有一点你记住,咱们两个绝对不会跟魏海龙和郭玉峰他们一样。”

    陈庆东不由得更加糊涂了!

    如果高坤最终就是要强调这一点,那么他刚才说的那些定论便没有了意义。

    这个高坤到底想说什么?陈庆东真是感觉到有些头疼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