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百四十六章 赌一把

    陈庆东把电话打通以后,魏海龙那边压低了声音说道:“喂?”

    陈庆东心里一凛,不知道魏海龙是在开会,还是在假装不方便接电话,但是这个时候,陈庆东没办法等,便忙说道:“魏书记,我是庆东。养殖场这边出了点事,很多人围住了养殖场,葛大勇、葛二勇两兄弟带头闹事,能不能让谭所长把带头闹事的人抓起来?”

    “这事我知道了。”魏海龙还是低声说道,“葛大勇、葛二勇都不是省油的灯,他们带头要钱也不算是违法,如果把他们抓起来,恐怕会更糟。这样,庆东,你们先稳住他们俩,有什么要求就先答应他们,一定不能闹出群体**件。我现在在县委开会,等我回去再说,就这样。”

    “好,我知道了,魏书记。”陈庆东只能说道。

    既然魏海龙要求妥协,而谭业军又不愿意抓人,那就只能谈了!

    见陈庆东挂了电话,陈红兵忙问道:“怎么样?魏书记怎么说?”

    陈庆东轻轻摇了摇头,说道:“先谈,稳住局面再说。”

    郑洪涛说道:“庆东,该怎么办,你拿主意,我们全力配合你!”

    陈红兵也说道:“对,庆东,你看着拿主意吧。”

    陈庆东对他们认真的点了点头。

    要是按照平时,这两个混蛋竟然敢明目张胆的敲诈到养殖场头上来,陈庆东绝对会让他们好看!

    但是现在情况特殊,他还要立刻就赶往兰州跟那家国营养殖场谈生意,因为那些孵化出来的鷄苗可是不等人的!

    所以,当务之急,就是稳住局面,千万不能出事,等跟兰州那个过意养殖场把生意谈成,收到了采购款之后,把钱按协议还给了这些老百姓,那么就算是葛大勇、葛二勇这两个混蛋想蛊瀖着众人闹事,也没有人会搭理他们了!

    为了稳住现在的局面,陈庆东决定先跟葛大勇、葛二勇谈条件,甚至可以答应他们的敲诈条件,等这件事的风头过后,再连本带利的跟这两个畜生算总账!

    拿定了主意之后,陈庆东便抬起双手向下压了压,大声说道:“老百姓们,你们的要求我们已经明白了,现在,给我们一点时间,我们要商量一下,然后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老百姓们交头接耳的,都在小声嘀咕,却没有人大声说话。

    葛大勇想了想,便大声说道:“行!那就给你们二十分钟,如果超过了时间,我们就要冲进去!”

    陈庆东眼神冰冷的看着葛大勇,说道:“行!”

    陈庆东过去给陈红兵和郑洪涛悄声说了几句话,然后又走到谭业军身边说道:“谭所长,那这儿就麻烦你给维护一下秩序,我们进去商量一下,很快就出来给他们一个说法。”

    谭业军晃了晃手里的枪,说道:“行,你放心吧,有我在这儿守着,谁都进不去。”

    陈庆东对谭业军点了点头,陈红兵、陈庆东、郑洪涛、黄德育、谢文海、吴金海等几个人便走进了养殖场。

    在养殖场里面,陈庆东先给他们说了刘兆林已经出现,以及刘强的这个大单失败的原因,还有目前养殖场面临的局势,然后陈庆东又对他们几人说了自己的想法,暂时稳住局面,满足葛大勇、葛二勇兄弟俩的要求,之后,他就立刻去兰州跑一趟,争取把这些已经孵化出来的鷄苗销售出去,这才是最重要的。

    解除了这个风险之后,可以再慢慢的跟葛大勇兄弟俩算账!

    听了陈庆东的话,陈红兵首先说道:“庆东,这也太便宜那两个混蛋了吧!”

    陈庆东说道:“哥,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郑洪涛又说道:“庆东,要是满足了葛大勇兄弟俩滇濙件,但是其他的那些老百姓还是要求咱们立刻兑付欠款怎么办?”

    陈庆东说道:“洪涛哥,我看那些跟着葛大勇兄弟俩在这儿起哄的大都是一些散户,没有几家作户,这些散户每家的债务也就几百甚至几十块钱,要是没有葛大勇兄弟俩领头闹事,我看他们也没人敢闹!就算是他们还闹,咱们把钱兑付给他们就行了!”

    然后陈庆东又对谢文海簢金海说道:“文海叔,金海叔,在双山,就数南隅村簢庄的合作户最多,这两个村子有合作户想要养殖场立刻给他们兑付钱吗?”

    吴海金首先说道:“庆东,据我所知,我们庄上应该是没有出现这样的事。你们放心吧,我们村上我可以打包票,就算是出现了这样的苗头,我也能灭了!你们的养殖场这段时间带我们村里的人赚了不少钱,现在养殖场遇到了困难,我们一定为你们撑到底!”

    谢文海也说道:“庆东,咱们之间还用多说什么吗?我跟老吴一样,当然是撑到底!”

    陈庆东感激的说道:“文海叔,金海叔,我对你们说谢谢就是太见外了,以后看我们表现吧。”

    吴金海笑道:“庆东,咱们还用说别的吗?当然是没二话!”

    陈庆东说道:“有你们二位给稳住局面,这件事就好办的多了!”

    黄德育最了解绿野养殖场的情况,而且他说话向来直言不讳,这时候便开口道:“庆东,除了南隅村簢庄之外,其他几个村子的合作户也不少,再加上那些数量众多的散户,如果他们都要养殖场立刻兑付欠款,养殖场账上的资金绝对不够用。”

    陈庆东点点头,说道:“黄站长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还有一个办法,应该能起点作用。”

    “什么办法?”黄德育问道。

    陈庆东说道:“我们可以对那些合作户和散户说明,如果谁想要现在就兑付现金,那也可以,一定全额支付给他们。但是从此以后,绿野养殖场就再也不会给他们合作。如果是合作户,那么支付了这笔钱之后,就立刻接触合作关系,以后也绝对不会再跟他们建立合作关系。如果是散户,那就更简单,以后他们就别想成为绿野养殖场的合作户了。”

    大家听完之后,郑洪涛首先说道:“庆东,你这个以退为进的法子很冒险啊,不过我觉得挺有用!”

    陈红兵也笑道:“你小子,老是能想到这么一些怪点子!”

    陈庆东苦笑道:“我也是没有办法,才想到了这个法子。”

    吴金海也很赞同陈庆东的这个点子,手指夹着烟,一晃一晃的说道:“庆东,你这个法子管用!我们庄上的那些合作户这几个月都赚了不少钱,比他们在地里刨食不知道强了多少!而且,他们还不用外出打工,在家就能把钱挣了,谁也不舍得失去这个机会。就这几天,还有好几户来找我,想让我搭个桥,让他们也做养殖场的合作户呢!你把这个事说出去,肯定很多人都会顾忌!养殖场的困难只是暂时的,要是他们以后还想靠着养殖场发家致富,就不敢现在苾着养殖场还钱!”

    吴金海的话更加增强了陈庆东的信心,不过他转眼又看到了还在皱着眉头的黄德育,便问道:“黄站长,你怎么想?”

    黄德育淡淡的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敢说这个法子好或者不好,但是这个法子说白了,就是站在悬崖边上跳舞,就赌他们有所顾忌,不敢要求立刻兑现。但是,庆东,农民的眼光可是很短浅的,要是他们中有人提出要兑现,那么就有可能很多人跟着这么做,一旦数量超过了一个限度,咱们养殖场账上的钱就不够支付了!”

    “还有另外一点更重要的。”黄德育接着说道,“庆东,据我所知,咱们养殖场还欠着信用社两百多万。而且,我知道,这几天就有一笔一百万的贷款要还了。如果信用社也落井下石,这个时候来要求还款,咱们的养殖场分分钟就得破产,恐怕到时候整个养殖场都得抵押给信用社。”

    众人听了黄德育的话,心里都很沉重。一时间,大家都没有说话。

    陈庆东沉默了十几秒钟,才说道:“黄站长,你说的很对,信用社的欠款确实是目前我们养殖场最大的软肋,不过这件事我想办法。如果能拖一拖是最好,如果实在不能拖,我也能想办法筹到一百万还给信用社。”

    既然陈庆东这么说了,黄德育自然也没有什么话说。

    陈庆东又说道:“这次用这个法子稳住这些老百姓,确实是有风险,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其他的选择,必须要先稳住局面,然后我们去兰州谈这个大单,毕竟那些已经孵化出来的鷄苗是不等人的。要是这批鷄苗最终能卖出去,那么这场危机就算是有惊无险。如果这批鷄苗最终砸在了咱们手里,咱们就是完完全全的损失掉一百多万,想翻盘都没了筹码。”

    大家又沉默了一番,郑洪涛说道:“庆东,我支持你,就按你说的做吧,以大局为重,冒点险也是值得的。”

    陈红兵也说道:“那就这样做吧。”

    陈红兵和郑洪涛是绿野养殖场的两个大股东,他们都说这样做了,其他人自然也都没有什么其他的意见。

    陈庆东看了看腕表,说道:“时间也差不多了,那咱们就按计划行事,先把葛大勇、葛二勇叫过来,跟他们谈妥,之后再跟那些老百姓谈。”

    “行!”郑洪涛说道,“我去叫他们!”

    陈庆东也站起来说道:“洪涛哥,我跟你一块去。”

    然后又对其他人说道:“那你们都先在这儿等一下。”

    陈庆东和郑洪涛走出去之后,郑洪涛小声对陈庆东说道:“小东,这次不管是葛大勇、葛二勇提什么条件,咱们都答应。这件事过去以后,加上上回的事,让这两个混蛋连本加利,血债血偿!”

    郑洪涛的这个想法跟陈庆东真是完全想到一块去了!

    由郑洪涛出面去做这件事,也正好免去了陈庆东的后顾之忧,因为他十分清楚,以郑洪涛的鏡细和沉稳,他出手做这件事,一定会万无一失,不落一点痕迹!

    陈庆东便点了点头,又提点道:“洪涛哥,别忘了前段时间的盗墓贼。”

    郑洪涛一点就透,会意的笑道:“我忘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