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百零六章 好酒

    当然,陈庆东虽然认识到了营销手段的魔力,但是他也同样认为,必须有一个好的质量做基础才行。如果没有质量,光是凭借营销,那就只能是沙上嗊殿,空中楼阁,根本緡法长远。

    秦池当年于如日中天之际突然陨落,便是败在了质量上。

    这个念头让陈庆东立刻兴奋了起来,便说道:“别的咱们先不说,先尝尝这个酒到底怎么样。”

    楚卫红马上站起来说道:“我来倒酒。”

    菜肴很快就一盘盘的端了上了,确实做得不错,涩香味俱全,而且分量也很足,尤其是房大群的几个拿手菜,像烤羊排、劈柴炖公鷄、毛血旺、水煮鱼,更是做得非常地道。

    不过,相比于这些鏡致的菜肴,陈庆东却更加注重这种白酒的质量。

    菜肴上够了六样之后,陈庆东端起了酒杯,说道:“来,咱们尝一尝这种白酒到底怎么样!”

    大家便都举起了酒杯。

    陈庆东端起酒杯先在鼻子下面闻了闻,气味清香,但是又不刺鼻,确实不错。喝了一口之后,感觉到入口清香纯真,醇甜柔和,余味爽净自然,口感非常的好!

    这两年多,陈庆东喝了很多酒,各种各样的好酒也喝了很多,所以他自咐也算是能够评点一二,这种酒跟茅台、五粮噎这种酒不是一种香型,所以也不好比较口感,但确实要比市面上那些一两百块钱一瓶的酒好不少。

    陈庆东大为满意,对这种酒又多了几分自信。

    放在酒杯之后,陈庆东说道:“这酒的口感非常好啊,我着有些山西汾酒的感觉。”

    吴振山称赞道:“陈书记原来还是个喝酒的行家!当时白湖酒厂刚建厂的时候,首任酒厂厂长乔森木就是个山西人,而且据说他还是一个酿酒世家的后人,后来大串联的时候来到了咱们柳林,就在这儿结婚生子定居了下来。白湖酒厂目前推出的几款主要品种,都是在乔森木领导下弄出来的配方。”

    “乔森木?”陈庆东对这个有些古涩古香的名字很感兴趣,对这个名字对应着的人更感兴趣,又问道:“这个乔森木现在还在白湖酒厂工作吗?”

    “现在不在了,这个乔森木是个挺有争议的人物。”吴振山道。

    “哦,怎么回事?”

    “乔森木这个人吧,能力是有,不但会酿酒,而且搞经营也有一套。他在白湖酒厂当厂长那几年,是白湖酒厂发展最好的几年。白湖酒厂目前卖的好的这几个产品还都是乔森木那时候开发出来的。但是他在财务上却不怎么干净,九六年的时候,他因为挪用公款炒股被人举报。后来检察院把他带走调查,证据确凿,乔森木就被开除了公职,还被判了三年多有期徒刑。乔森木出事以后,白湖酒厂也就再也没有开发出来有竞争力的品种,厂子也日渐没落了。”

    “这个乔森木现在在哪呢?”

    “他出狱以后据说是去带着一家人去了龙湾,做什么小生意去了,具体他现在什么样,我就不清楚了。”吴振山说道。

    陈庆东对这个乔森木很感兴趣,他认为,白湖酒厂能不能重新焕发生机,乔森木应该能起到关键的作用。

    “还有什么人能联系到乔森木吗?”陈庆东又问道。

    此时,所有人都感觉到陈庆东对这件事十分上心了,吴振山便问道:“长松,你知道谁还能跟乔森木联系上吗?”

    吕长松说道:“我听说老柳跟乔森木的关系很好,那几年乔森木坐牢的时候,一直都是老柳在帮着照顾他的家人。”

    “这个老柳又是谁?”陈庆东问道。

    “乔森木当厂长的时候,老柳是白湖酒厂的办公室主任,现在他是白湖酒厂的两个副厂长之一。”吕长松回答道。

    陈庆东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不过,陈庆东也知道这件事急不得,还是这两天找个时间去白湖酒厂走一趟,多了解一些更相信的情况,再弄清楚乔森木现在的情况,然后再说下一步的事。

    杨安华见陈庆东老是说白湖酒厂的事,便故意转移话题,道:“陈书记,吃菜!吃菜!一会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吴振山等人也说:“对!对!陈书记趁热吃点菜。”

    陈庆东拿起了筷子,笑道:“好,咱们一块吃。”

    这天晚上,陈庆东总共喝了一斤多白湖酒厂酿造的这种没有命名的高度白酒。

    本来,陈庆东是不准备喝这么多的,但是他后来却越喝越觉得这酒不错,而且不出他所料的是,在喝酒的过程中,果然有很多人跑到他这来向他敬酒。这些敬酒的人,既有村里的老支书,也有本地的一些企业家,由于是第一次见面,大家又都这么热情,陈庆东不好意思拂了大家的面子,就忍不住就多喝了一些。

    平常酒量极好的陈庆东,今天喝了一斤多这种白酒之后,竟然很有些醉意了。

    当晚,陈庆东没有回县城,直接就住在了镇政府的宿舍里。

    第二天一直睡到了九点多,陈庆东才醒了过来。他坐起来,晃了晃脑袋,竟然没有什么头疼的感觉,而且神采奕奕,鏡神很不错,这一觉真是睡得极好!

    这一点,更是让陈庆东感叹昨晚喝的那种酒确实是好酒!

    白湖酒厂立刻就成为了陈庆东心里的头等大事,他连小营村的两个煤矿都暂时没兴趣管了,只想立刻就把白湖酒厂的事提到日程上来。

    回到办公室之后,陈庆东便又准备出去走走,做做调研,今天的头一站,就去白湖酒厂。

    本来,陈庆东还是准备让楚卫红陪他一块去的,不过他又考虑到楚卫红作为办公室主任,事情太多,所以他便把企业办主任杨玉琴叫了过来,让杨玉琴陪他一块去,杨玉琴作为企业办主任,肯定对这些企业的情况了解的更清楚。

    而且,昨天他听郭富强抱怨小营口煤矿虚报产量之后,就在心里给杨玉琴和吕长松贴上了不好的标签。对于吕长松,陈庆东已经有所了解,但是对于杨玉琴,陈庆东还没有什么了解,今天正是一个了解一下他的大好机会。

    在电话里,陈庆东没有给杨玉琴说是什么事,只是让杨玉琴到他办公室来一趟。杨玉琴很快就过来了,不过看他的样子,倒是还有些惶恐。

    陈庆东这也是第一次认真打量他的这位企业办主任。

    杨玉琴虽然这个名字听起来像是个女人,但他却是个正儿八经的大老爷们,而且长得还挺正派,年轻帅气,头发还抹着摩斯,穿着打扮也挺时髦,很有一种电视剧中男主角的样子。

    “陈书记,你找我有事?”杨玉琴走到陈庆东的办公桌前,小心翼翼的问道。

    “玉琴,这一会你手头工作忙吗?”陈庆东问道。

    “还行吧,也不算是太忙。”

    “哦,那这样,你陪我出去走一走吧,我想去咱们镇的几个企业看一看,调调研。你负责着这一块的工作,想必对这些企业很了解。”

    杨玉琴听到原来是这回事,心情立刻轻松了不少,连声说道:“了解!了解!陈书记,咱们什么时候出去?”

    “那现在就去吧。”陈庆东道。

    “好。”杨玉琴应道,然后又问道,“陈书记,我还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

    “这个就不必了。”陈庆东道,“咱们今天也没有什么工作任务,就是去看看,我心里有个了解。”

    “好,陈书记。”

    “嗯,那咱们走吧。第一站,就先去白湖酒厂看看吧。”

    “白湖酒厂?”杨玉琴的声音有点异样。

    “怎么了?有问题?”陈庆东眉毛一挑问道。

    杨玉琴沉訡了一下,还是说道:“陈书记,这个白湖酒厂……还真是有点问题,我觉得陈书记你现在去现场视察,可能有点不妥。”

    “有什么不妥?”陈庆东淡淡的问道,却自有一番威严。

    杨玉琴知道白湖酒厂的情况很复杂,厂子里那些员工都已经闹过了几次事了,如果他带着陈庆东去白湖酒厂,万一陈庆东出了什么事,他可就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因此,杨玉琴便硬着头皮说道:“陈书记,是这么回事。白湖酒厂现在的经营情况不怎么理想,工资也经常拖欠,厂子里的一些员工对此很有一些情绪,所以我觉得陈书记现在去有些不太合适。”

    陈庆东淡淡一笑,问道:“怎么?你害怕我去了之后,酒厂那些职工对我不利?”

    杨玉琴又硬着头皮说道:“我觉得他们不敢这么做,但是万一出什么事……我觉得陈书记还是不要去冒险的好。”

    “冒险?呵呵……”陈庆东语气有点冷的说道,“酒厂的那些员工是不是已经闹过事了?”

    “是。”杨玉琴只能老实的说道。

    “怎么闹得事?”

    “他们来镇里上访,希望镇里能拿出钱给他们发工资。”

    “他们去县里闹过吗?”

    “这个倒是没有。”

    陈庆东点了点头,道:“他们还知道不去县里闹事,看来他们还是有些政治觉悟的嘛。行了,咱们去白湖酒厂走一趟吧,我看他们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杨玉琴动了动嘴滣,还想再说点什么,但是陈庆东却摆了摆手,站了起来,从衣帽架上拿下来自己的外套,说道:“行了,咱们路上再说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