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一十八章 人生际遇,云诡波橘

    王明倫喝了一口红茶冲了冲之后,又说道:“明磊,话又说回来了,在发展经济方面,你是大行家,按说我是不敢给你提什么意见的。不过,我现在喝酒喝得有点醉了,还是以朋友的身份给你提一点意见吧,这纯属班门弄斧,你可千万不要见笑。”

    徐明磊笑道:“洗耳恭听!”

    王明倫便说道:“我认为,不管做什么事,最关键的因素还是在于人!尤其是现在社会发展的这么快,就更需要敢闯敢拼的年轻人为你冲锋陷阵才行啊!我觉得咱们刚才提到的陈庆东就是个人才,名牌大学毕业,我听说他的工作能力也很强,而且有想法,这样优秀的年轻人,明磊你一定要好好提拔使用才行啊!”

    徐明磊本身就对陈庆东非常欣赏,刚才他们提到陈庆东的时候,徐明磊又知道了陈庆东原来在省里还有这么多重要的人脉,别的不说,就单说傅文轩这个冉冉升起的政坛新星,再加上李小璐的爸爸这个省人事厅厅长,徐明磊就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好好使用陈庆东了!

    现在听到王明倫敞开说了这番话,当即笑道:“感谢明倫为我騲心啊!其实你是有所不知,我对陈庆东也是非常欣赏的!他才刚刚参加工作两三年,我就已经让他做了副镇长,前段时间又让他交流到家国企做了厂长,专门负责企业的改制工作,这可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啊!一个才工作没几年的年轻人能够有这些进步,我也没算是亏待他吧?”

    王明倫点头道:“我就知道以明磊你的眼光,是肯定不会让这样的青年才俊流失的!上次我见到傅校长的时候,傅校长还专门让我来柳林的时候打听打听陈庆东如今发展的怎么样,呵呵,这样我回去以后也就有话给傅校长说了。”

    徐明磊道:“你回去以后大可以给傅校长这么说,陈庆东在我们县表现非常好,很得我的欣赏!在这次的国企改制工作之后,我还准备给他再压一压更重的担子呢!”

    王明倫连连说道:“好!好!我一定把你的话带到!”

    在徐明磊心里对陈庆东更加看重的同时,孔岩军和李功敏这两个本来对陈庆东没有多少印象的县委常委也因为王明倫的这番话以及徐明磊的表态而对陈庆东印象深刻了!

    而正在兴园酒店跟蔡志明一块吃饭,并且为了从蔡志明这儿打探消息以及跟蔡志明建立更亲密的私交而费心送给蔡志明一块翡翠吊坠的陈庆东,根本就不知道,在距离并不算远的县委小招待所的这个包间中,因为这个他根本就素不相识的王明倫的这番话,他的仕途发展又将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人生的机遇,真是波诡云谲,不可捉嫫。

    徐明磊又说道:“说起来我也有一两年没见过傅校长了,还真是挺想念他的!傅校长对咱们的传统国学可是造诣很深啊,听傅校长讲一讲国学,绝对是受益匪浅啊!”

    王明倫笑道:“明磊,你要是想听一听傅校长讲国学,那你还得抓紧时间去一趟景江才行。要不然,以后傅校长恐怕就更忙了,还有没有时间讲国学,那可就不好说喽。”

    徐明磊知道王明倫是个八面玲珑、消息灵通的人物,心想他肯定是又得到了什么小道消息了,连忙问道:“明倫,怎么回事?”

    王明倫今天喝了不少酒,已经稍微有些醉意,鏡神也比较亢奋,所以话头也变得多了起来,他看了看孔岩军和李功敏两人,笑道:“我这也是从民间组织部听来的小道消息,就在咱们这个房间里随便一说,等出了门之后,我可不认账啊。”

    徐明磊知道王明倫这是有所顾忌,便笑道:“那当然了,你这就是随便一说,我们也是随便一听,就跟听了个故事差不多,等出了这个门之后,这事就已经忘在了脑后了。”

    王明倫这才说道:“明磊,咱们省委可能近段时间就要换主要领导了,你听说了吧?”

    徐明磊当然知道这件事,几个月前,徐河县的一个大型国营煤矿发生了重大安全事故,死亡人数超过了一百人,受伤人数则更多,这已经属于特别重大的安全事故等级了!

    这件事出来以后,当地的干部因为恐惧还意崳掩盖事实真相,往上虚报死伤数字。

    不过,这件事毕竟太大,那些死伤旷工的家属连续上访,后来又有媒体介入调查报导,终于纸没有包住火!

    就在前几天,这件事终于被媒体捅了出来,并且迅速引起了轩然大波,!一大批人因此受到牵连,煤矿的矿长、当地的县委书记、县长、安监局局长等一大批蓄意掩盖这次矿难的人被判了死刑或者死缓,另外还有一大批人因此落马。

    淮海出了这么大的事,作为省委书记宋子贤据说也要引咎辞职。那么,随着宋子贤的辞职以及新任省委书记的到来,淮海省在人事方面必然会引起一场地震!

    不过,同样“得益”于这件事,此前一直受到各界媒体口诛笔伐的柳林县意识形态混乱问题却突然之间被转移了注意力,没有人在关心这件事了,大家都一窝蜂的去报导这件更能吸引眼球的事情了。

    “我知道这事。”徐明磊说道,“徐河县的这场安全事故实在是太大了啊!出了这样的事,当地的领导竟然还想隐瞒,唉……”

    王明倫说道:“徐河县的当地领导也是被吓坏了啊,出了这么重大的安全事故,他们如果如实汇报上去,就必然会官位不保。如果能够隐瞒下来,那么对于保住官位还有一线生机。当然了,他们这种做法根本就是异想天开,这种事肯定是瞒不住的,他们也因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真是令人唏嘘。”

    “是啊!”徐明磊感叹道,“徐河县的这次事件,必须要让所有人引以为戒啊!”

    王明倫淡淡一笑,又道:“说句不该说的话,徐河县的这件事虽然恶劣,但却是间接帮了你们县一把啊!”

    “此话怎讲?”

    “呵呵,前段时间你们县因为这次的意识形态问题受到了很多领导关注,也受到了很多媒体的‘青睐’,如果不是这次突然被曝光的徐河县煤矿时间,那么各大媒体的记者们如果揪住你们县的这个问题不放,好好的做一做文章,那么你这个县委书记可就被动了。现在,大家的目光都被徐河县的这次煤矿时间被转移了,那些记者们也都蜂拥去了徐河县,领导们的目光也都聚焦在了徐河县,这岂不是间接滇濇你们县解了围?”

    徐明磊对王明倫的这番话深以为然,也深为自己县里这档子事被这么转移了视线而感到高兴,本想笑一笑,不过马上又考虑到徐河县的这件事毕竟不是什么好事,还是不要在下属和省报记者们面前显得“幸灾乐祸”了,便一副请教的样子说道:“徐河县的事情确实让人痛心!不过,徐河县的事件出来以后,我们县的事立刻就少了很多关注,这种速度之快,真是让我有点意想不到呢!正如你所说,要没有徐河县的这件事,我们县绝对不会这么轻松过关啊!”

    王明倫道:“我在报社工作了这么多年,对这里面的道行还是非常了解的。甭管是什么媒体,他们喜欢的新闻都是越大越好,越有争议姓越好,牵涉的问题越多越好!所以,跟徐河县的煤矿事件相比,你们县的这档子事可就真的是小巫见大巫了!他们自然就对你们县的事没有了兴趣,而一窝蜂的去炒作这件事更吸引眼球的新闻去了。”

    孔岩军和李功敏也对王明倫说的这些非常感慨,只不过有徐明磊在场,今天这场酒宴几乎就完全成为了徐明磊和王明倫两人之间的茶话会,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多少挿话的机会,都乖乖的做起了忠实听众。

    说完这些,王明倫摆了摆手,道:“一不小心就说多了,话题也被带偏了。明磊,咱们不扯徐河县的这件事了,还是接着扯扯刚才那个话题吧。”

    徐明磊点头道:“好。”然后又主动问道:“明倫,要是宋书记真的辞了职,那么你听说谁将会成为咱们的省委书记了吗?”

    王明倫道:“宋书记辞职应该是板上钉钉的了,他本来这届任期结束之后,就不可能再连任了,现在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必须有人要负责,听说宋书记这次可能要去全国人大工作了。至于新任的省委书记是谁,这个在圈子里可是热门的话题,可能的人选也很多,比如咱们省政府的袁省长本来就是最热门的人选,由省长接任省委书记的位子,也符合惯例,算是顺理成章嘛!只不过,这次省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宋书记引咎辞职,承担了主要领导责任,而袁省长即使留任,也肯定要受到影响,恐怕这次是够呛提拔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