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四章 勇气

    陈庆东简略扼要的对谭业军说了马建华拦路讹钱的事,谭业军听完气的一拍桌子,骂道:“这个马黑蛋,干这种事已经不是一回两回了!去年他就在那儿把路挖断讹人,结果碰到了一个硬是不给钱的小伙子,马黑蛋一刀把那小伙子捅伤了,还他妈凑巧的很,扎在了那小伙子的肺上,差点没死人!马黑蛋为这事蹲了一年多的号子!要不是他在监狱里救了一个企图自杀的犯人,立了大功,现在还在里面蹲着炳蒜呢!他妈的马黑蛋这才刚出来没多久,又他妈的去干他的老本行了,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介绍完马建华的“辉煌事迹”,谭业军又问道:“庆东,你们没把钱给他吧?”

    陈庆东笑道:“马建华这回是碰到了马脚上了,我们车道有十几个小伙子,他也敢来拦路讹钱,我们能把钱给他吗?”

    马建华也笑了起来:“这个马建华脑子不好使吧,你们十几个人的车队也敢拦你们的路?怎么样,没打架吧?”

    “嘿嘿,谭指导,你猜滇潾准了。”陈庆东弹落烟灰,笑道,“马建华那伙人太嚣张,嘴里说话不干不净,我们车队有几个小伙子姓格比较暴躁,又仗着人多,就把马建华他们打了一顿。”

    谭业军听了大笑起来:“哈哈,打得好!这个马黑蛋,就是欠揍!庆东,没事,把他打了就打了,这小子绝对不会报警,就算他报了警,也没人会追究你们的责任,我把话放在这儿了,这事你不用放在心上。”

    陈庆东知道谭业军误解了自己的意思,便站了起来,把那一个装了一千块钱的信封放在了谭业军的桌子上,说道:“谭指导,还有点事想麻烦你。”

    谭业军瞅了一眼那个信封,并没有伸手拒绝的意思,嘴里却说道:“庆东,你这是干啥!有啥事你就说,能帮的我肯定帮!”

    “是这样。”陈庆东说道,“打完人之后,我才听人说了马建华的事,知道这小子就是个狗皮膏药!上午挨了这顿打,他肯定咽不下这口气。我们今天还得继续去胡庙拉砖,要是马建华多找些人还在路上堵我们,我怕会出大事,所以来找谭指导你,想让谭指导给我们做坚强后盾!”

    谭业军把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心里总算明白了陈庆东的意图。

    本来,谭业军并不是多愿意跟马建华这样的地痞多纠缠,因为陈庆东说的不多,马建华这个人就是个狗皮膏药,粘的身上就揭不下来,虽然这小子的胆子有限,不敢捅大篓子,但却也小篓子不断。

    如果被这个小子记恨了,确实没有什么好处,万一什么时候他从背后使个鹰招,那也是够受的!

    如果是别人来找他收拾马建华,那他或许不会接招,但既然是陈庆东来找他,又给他封了红包……罢了,还是给他这个面子,走一趟吧!只要把局面控制好就行了,弄得好,不但能把这事处理的完美,还能在陈庆东和马建华两边都落得人情呢!

    “行,庆东,我知道你的意思了。”谭业军又点上一根烟说道,“我知道马黑蛋经常在哪里挖坑,你们就放心的去拉砖,我带上人在后面跟着,要是马黑蛋真的不识好歹来找场子,我就让他们尝尝人民专政的厉害!有这一回,我就让马建华再也不敢去给你们捣乱!”

    陈庆东感激的说道:“谭指导,那就太感谢你了!”

    谭业军摆摆手,开玩笑道:“谢什么,咱们不都是为了养殖场的发展,造福咱们镇的老百姓嘛!只不过是你打前阵,我敲边鼓!”

    陈庆东听出来谭业军似乎话里有话,便也话里有话的笑道:“谭指导,养殖场发展起来,一定不会忘记你的!”

    谭业军笑道:“好,好。”

    陈庆东回到养殖场的时候,砖已经卸完了,五辆拖拉机排成一排,等着陈庆东回来发号施令。

    陈红兵走进陈庆东,问道:“老二,怎么样?”

    陈庆东说道:“哥,我已经跟谭指导说了这事,他答应过来帮忙。”

    听谭业军简单的说了说他跟谭业军聊的情况,陈红兵说道:“这一天这么长,谁知道马建华会什么时候埋伏咱们?谭业军还能一直派人跟着咱们?要不然,他也不一定立马就能赶到啊!”

    陈庆东心里面也有跟大哥一样的想法,但是谭业军既然已经答应帮忙了,以陈庆东的身份,当然也不能对谭业军要求的更详细,便说道:“哥,谭指导既然答应了这事,那他肯定会有分寸,咱们就按咱们自己的计划来吧。”

    陈红兵心里颇有些不以为然,或许是因为他开小饭馆的时候,没少见那些片警跟流氓混在一起,沆瀣一气的事情,所以心里面便对干公安有一种抵触般的不信任,不过弟弟既然这么说了,他就也没有唱反调,只是说道:“小东,以防万一,咱们也得做点准备,让大家保持警惕。”

    陈庆东道:“哥,你说得对,咱们也不能完全就指望着派出所的人。”

    “这事我去安排他们。”陈红兵说道,“小东,你准备准备,咱们要去胡庙了。”

    五辆拖拉机又浩浩荡荡的开往了胡庙镇,一路无事,那个被他们填上的土沟也是原来的样子,看样子没有被人动过。

    来到胡庙镇鸿运砖厂,留在这里的谢文海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见到陈庆东他们緡道:“怎么这一趟这么慢,没出什么事吧?”

    陈庆东简单的给他说了马建华拦路讹钱以及谭业军同意来帮忙的事,谢文海听了倒是比较放心,安慰道:“红兵,小东,你们不用担心,谭指导是个很有把握的人,他竟然答应了这事,就一定没问题。马黑蛋就是个无赖,他不敢对派出所的人怎么样。谭指导把枪一亮出来,他就得吓尿!”

    有了谢文海的话,陈庆东心里放心了很多,他和陈红兵对视了一眼,陈红兵也对他点了点头。

    把砖装满车之后,又浩浩荡荡的原路返回,又是一路平安,而且沿路也没有见到派出所的人或者车辆。

    陈红兵说道:“小东,马建华那伙人不会是吓得不敢来找咱们了?”

    陈庆东苦笑道:“哥,我还真是希望他们今天就来。”

    陈红兵安慰道:“小东,你也别担心,不管马建华什么时候来找咱们,咱们是好惹的吗?会怕他?”

    陈庆东看了一眼骨子里有着好斗因子的哥哥,语重心长的说道:“哥,咱们是正经人,不能跟那种地痞无赖耗着,更不值得为了他这种人出事。要说怕他,我也不怕他,但不是不值当吗?再说,要是马建华不跟咱们正面冲突,给咱们使点鹰招,就算是咱们把他逮住打一顿,咱们也损失不是吗?”

    “嗯,我知道了,小东。”陈红兵脸涩略有些发红的说道,“放心,只要马建华不来惹咱们,我当然也不会乱惹麻烦。”

    上午很快就过去了,陈庆东兑现诺言,请那些小伙子和司机在镇上的羊肉汤馆喝了羊肉汤,吃了炒羊杂,酒足饭饱之后,下午又继续干活。

    这来回几趟,陈庆东心里一直都捏着一把汗,既不想看到马建华等人拦路,但其实又盼着见到他们,早点把事情解决干净,心里这叫一个矛盾!

    到了下午四点多,他们装了车从胡庙镇往回赶,又路过那条泥土路的时候,大老远的又看见了前面密密麻麻的站着十几个人,而且手里都拿着钢管、砍刀等家伙,善凐苾人!

    陈庆东心里一颤,心想自己猜测的真不错,马建华果然没让这仇隔夜!

    他又看了看四周,并没有谭业军等人的影子,心里便对谭业军是不是能及时赶来打了一个问号。

    驾驶拖拉机的小伙子看到这幅架势,就有些害怕,一边刹车,一边问旁边坐着的陈庆东:“东哥,怎么办?”

    “先停车。”陈红兵说道,然后往后看了一眼。

    陈红兵这次坐在了排在第二位的拖拉机上,他从车上跳了下来,来到陈庆东的身边,一脸凌然之涩的说道:“小东,这条路这么窄,退可是不好退!”

    陈庆东知道哥哥的意思,苦笑了一下,说道:“哥,千万别急着动手,等等谭指导他们。”

    “小东,他们不动手,我就不动手。”陈红兵还是那句话。

    陈庆东掏出烟来,给哥哥和驾驶员都递了一根,说道:“都别着急,等一等。”

    陈红兵说道:“还是让大家都准备一下,手里都抄个家伙,要是他们冲过来,再抄家伙就晚了!”

    陈庆东看着他哥的眼睛,说道:“哥,你听我的,让大家都下车往后退!要是过一会他们真的冲过来要打的时候,谭指导他们还没过来,你就带着大家往后跑。”

    “啥?逃跑?”

    “哥,这回你听我的!”陈庆东不容置疑的说道,“宁愿把车和砖扔在这儿,咱们的人千万都不能受伤,明白吗?”

    陈红兵使劲的抽了一口烟,然后把大半只烟蒂扔在了地上,但还是说道:“行,我明白了。”

    陈红兵对他哥点了点头,说道:“哥,快去吧。”

    然后,陈庆东跳下车,站在了拖拉机旁边,脸涩严肃的看着那些扛着家伙向这边走过来的地痞!

    已经有些萧瑟的秋风,吹得田地里的几个塑料大棚猎猎作响!陈庆东的独胆身影,也显得十分悲壮!

    看着这幅画面,陈红兵突然感觉到,从小就只会学习,姓格比较沉闷,也几乎从来没跟人打过架的这个弟弟,其实要比他更有勇气!

    if(qstorage(-readtype-)!=2&&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