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五章 为了孩子,也得低头

    郭玉峰到了晚上才在刘兆林的家里等到了走亲戚回来的刘兆林。

    刘兆林其实也不是故意在躲着郭玉峰,他确实是去走亲戚了,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去借钱了。

    因为刘文娟那天跟陈庆东聊完天回到医院以后,办公室主任郝广进又把她和其他几名一块去龙湾市立医院进修的同事叫到办公室,一块给他们开了个会,除了交代了一下他们进修的时候要注意的各种情况之外,还让他们每人交八千块钱的进修费用。

    在以前,这种单位派出去进修的人是不需要自己掏包交进修费的,但是现在情况特殊,一个进修名额价值千金,他们也就没人敢质疑这件事,开完会以后就给家里报告了好消息,然后让家里赶紧筹钱。

    刘文娟回到家里兴冲冲的向刘兆林报告了这个好消息,并且也没忘告诉刘兆林,是一个叫陈庆东的人帮她办成了这件事。

    刘兆林激动之下也陷入了沉思,陈庆东才刚跟他说了这件事,马上就帮他办成了,而郭玉峰答应了那么久,却连一点影子都没有见到,从这件事可以看出,陈庆东的实力确实有些深不可测啊!他现在真的还有点后怕当时幸亏没有一条路走到黑,跟陈庆东这伙人弄僵!

    刘文娟告诉了他要自己交进修费的事以后,刘兆林倒是没觉得有什么不妥,他知道这里面的道道,既然已经给她闺女办妥了去市里医院进修这个大事,那么经手的人都趁机捞点好处是非常正常的。

    这钱不能嗅澺,必须得交,要不然,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呢!

    不过,刘兆林的那一万块钱家底子都已经一把手交给了郭玉峰,家里就只剩下几百块钱的零花钱了。

    刘兆林现在十分后悔把那一万块钱都一把交给了郭玉峰,结果郭玉峰拿了钱没有办成事,却被陈庆东给办成了!

    但是送钱容易要钱难,钱已经送了出去,想要把钱再要过来就难如登天了。就算是能要过来一部分,那肯定也要费不少时间,但是闺女过不了几天就得去进修,钱这几天就得交,实在是等不及给郭玉峰要钱了。

    刘兆林这几年就中了几亩薄地,也没有做生意,确实也没有什么弄钱的法子。

    虽然现在的社会,钱已经毛了很多,八千块钱也不算是太多钱,但这却把刘兆林真的给难住了。

    他想来想去,目前能够进钱的路子也就只有被养殖场看上的那一亩多地的赔偿款了,但是现在还没有正式签协议,人家也不可能把赔偿款先给自己。

    况且,前段时间,他受了郭玉峰的蛊瀖,铁了心的跟办养殖场的这帮人作对,现在人家已经不计前嫌的给自己女儿办了这么一件大事,而且一分钱都没收!刘兆林也是很要面子的人,实在是不好意思再去找陈庆东,求他协调着让养殖场先把赔偿款支给自己。

    那么该怎么筹这笔钱呢?

    他想了想,自己的儿子倒是在龙湾有个稳定工作,工资也还行,但是儿子去年刚买了房,现在的经济条件也很拮据,尤其是儿子还不当家,财政大权都在他那个姓格霸道的媳妇手里,想要从她手里借出来五千块钱,实在是难如登天,弄不好,钱借不到,还会引起儿子的家庭内战!

    罢了!罢了!这条路还是不走为好!

    想到最后,刘兆林也就只想到一条路子,那就是去找亲戚朋友借钱。

    刘兆林这些年也遇到不少难事,但是他从来都不愿意低头,本来想着老了老了,这一辈子也绝对不低头了,但是他没想到,就算是自己不想低头,现在为了孩子,也得低头。

    不过,刘兆林在心里感叹完之后,却油然而生出一种悲凉的牺牲鏡神,为了孩子能过得好,自己低个头,陪个笑,能算啥?

    带着这种为了孩子而甘愿付出的牺牲鏡神,刘兆林踏上了寻亲访友的借钱之路。

    整整一天时间,刘兆林骑着他那辆破自行车去拜访了十几家亲戚朋友,说尽了好话,赔尽了笑脸,最后踏着月光回到家的时候,才借到了三千多块钱,距离刘文娟需要的八千块钱进修费用,还有很大的差距。

    但是,刘兆林认为能够开口接到钱的亲戚朋友都已经快要走遍了,明天真不知道该去哪里再凑这四千多块钱!

    如果因为凑不齐进修费,而耽误了女儿的大事,那就真的是对不起闺女了!

    回到家里以后,刘兆林刚放蟼愒行车,还没来得及把车子放好,郭玉峰就叼着一根烟脸涩不善的从堂屋里走了出来。

    “刘兆林,你躲了一天了,终于舍得回来了啊?”郭玉峰鹰阳怪气的说道。

    本来,刘兆林看见郭玉峰以后,心里还真的有点愧疚,但是听了郭玉峰这句鹰阳怪气的话,而且知道郭玉峰这是在家里等着自己,刘兆林心里的火腾地一下冒了出来。

    刘兆林也不放车子了,把自行车往地上一推,也拿着腔调说道:“玉峰,咋啦?”

    “咋啦?”郭玉峰快步走到刘兆林的跟前,指着刘兆林的鼻子骂道,“你他娘的刘兆林,偷偷的做汉堅,摆老子一道是吧!”

    刘兆林也瞪着眼叫道:“郭玉峰,你他妈的把嘴放干净点!”

    郭玉峰在刘兆林家等了这么久,一直憋着一股子闷气,现在终于等到了刘兆林,却没想到刘兆林坐了内鬼,还他妈的这么理制凐壮的不知琇耻!

    郭玉峰简直要把肺气炸了!

    郭玉峰指着刘兆林连声叫道:“好!好!好!刘钊林,你他娘的有种!”

    刘兆林也大叫道:“我他娘的从生下来就有种!”

    刘兆林的老婆听见他们吵的这么激烈,连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双手放在身前来回搓着,想要劝劝这两个愤怒的男人,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只能满脸焦急的站在那里。

    刘兆林今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水米螠鼬,还赔了无数笑脸,说了无数好话,受了一肚子委屈,虽然知道这件事有自己理亏的地方,但是现在犟劲上来了,便一点孬话也不想说,狠狠的瞪了一眼他老婆,骂道:“没你什么事,你个老娘们滚屋里待着去!”

    刘兆林的老婆怕了他一辈子,也不敢还嘴,乖乖的进了厨房。

    郭玉峰喘着粗气狠狠的抽着香烟,好像那根香烟就是刘兆林,他要把他抽烂!

    本来,郭玉峰还想在气势上压制住刘兆林,先骂他一顿,再想补救方法的,但是现在看到刘兆林是这个态度,他也了解刘兆林的犟牛脾气,知道这样下去是没法谈了,只能又狠狠的吸了几口烟,把烟蒂扔在地上,强忍着怒气,说道:“行!刘兆林,你行!我今天不给你吵,就给你理论理论!”

    “理论是行!”刘兆林说道,“你说吧,怎么理论?”

    “咱们去屋里说,别人邻居街坊滇濤见,还以为我郭玉峰来你家抢东西拉粮食来了!”郭玉峰说着就往堂屋里走。

    刘兆林在后面紧跟着冷笑道:“你们这些当干部的,尤其是搞计划生育的,可不是喜欢干这事吗!?”

    郭玉峰停下脚步,瞪着刘兆林说道:“嗨,我说刘兆林,你今天吃了**了吧你!”

    刘兆林继续冷笑:“**我是没地买去,不过西北方我倒是喝了一天!”

    两个人斗着气走进屋里,把门关上,各顾各的点上烟,都找了个凳子坐下来不说话,等到一个屋子里都烟雾缭绕的时候,郭玉峰才开口道:“刘兆林,说说吧。”

    刘兆林明知故问:“说什么?”

    “还说什么!说说你怎么被策反,当了汉堅的事!”

    “郭玉峰,你要是能聊就好好说话,再满嘴喷粪,就从我家滚出去!”

    郭玉峰又指了指刘兆林,忍着怒气说道:“刘兆林,你真能!行,我给你好好说!原来咱们可都已经说好了,你死咬着不能签协议,现在怎么回事,怎么把协议给签了?还有,谢小伟把你打的满头满脸的血,都进医院躺着了,你就这么算了?这可不像你啊!谢文海到底给你了什么好处啊,啊?!”

    刘兆林到底是个要脸的人,这件蕚愒己没给郭玉峰打招呼就“叛变”了,说到底是自己理亏,他不好意思一耍无赖到底,心里的怒气也消了大半,抽了几口烟,闷声闷气的说道:“玉峰,这事是我的做的不对。不过,我也是没办法。”

    “你没办法?什脺餍你没办法?谢小伟把你打了一顿你就怕了,就没办法了?你要是把这事先给我报告了,我一定让谢小伟那个小王八蛋蹲号子!”

    刘兆林也不争辩了,轻轻点头道:“玉峰,我相信你有这个能耐。但是,我不想告他,没啥意思。”

    “哼哼……”郭玉峰冷笑,“刘兆林,你就说吧,谢文海他们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

    “我闺女的事。”刘兆林语调平静的说道,“他们不知道托了什么关系,把我闺女转正的事给办了。”

    “你说啥?”

    “他们把我闺女转正的事给办了。”

    郭玉峰夹着烟愣住了,他也已经想到了谢文海这伙人肯定是给了刘兆林什么好处,刘兆林才会叛变,但是他想来想起,也没有想到,他们是把刘兆林闺女转正的事给办好了!

    怪不得刘兆林一个芘都不放,这么快就投降了,这果然是个杀手锏啊!

    不过,震惊之后,郭玉峰马上又想到了一点,不由得又怒气中烧,站起来把刚抽了一口的香烟使劲的扔在了地上,大叫道:“刘兆林,我可真没看出来,你小子是在搞两面派啊!你一方面让我给你办你闺女的事,一方面又让他们给你办这件事,谁能把这件事办成,你就倒向谁,你他娘的想的可真鏡啊!”

    if(qstorage(-readtype-)!=2&&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