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八章 奋进的吴庄

    陈庆东听说这趟是去吴庄,本来还没什么积极姓呢,现在却突然鏡神振奋了!

    因为吴庄在整个双山镇也是赫赫有名,虽然地处镇区以外,但是个大庄,人口超过两千,经济实力比镇区的几个村庄还强!

    当然,吴庄的经济发展的好,并不只是因为他们人多,而是因为这个村的人发展意识都比较超前,非常容易接受新生事物。

    当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刚刚吹到柳林县,县城的人都还在观望,吴庄就已经有人扔下锄头镰刀,卷起铺盖卷,义无反顾的坐上了开往南方的火车!这些年下来,从吴庄走出去打工的人很多,也有不少人在外面赚了钱,站稳了脚,成为了新时代的城里人。

    不但如此,柳林县近些年的农业改革,包括种植新品高产农作物,建塑料大棚,还有前两年种蘑菇,等等,吴庄从来都没有落后过,一直都是双山镇的农业改革试点村。

    也因为如此,经过长久以往的培养,吴庄的村民思想都很进步,而且不怕冒险,有很强的赚钱意识,看堪称是双山镇的温州人,也成为了整个双山镇的标杆!

    陈庆东想要办养殖场,尤其是这种公司-农户对接的方式,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农户嫩不能接受他的这种思维和经营方式!

    所以陈庆东想好了,到时候就从吴庄这个试点村打开突破口!只有吴庄的老百姓在这个项目上赚了钱,那比做什么广告都管用!

    带着这个想法,陈庆东不知不觉的把油门踩得更大了。

    来到吴庄村外,他们没有直接去吴满福家,而是先来到了村支部大队。吴庄村的村民超过百分之六十都是姓吴的,很多人跟吴满福都有沾亲带故的关系,平时的时候可能没人管吴满福的死活,但是计生办的人跟村民的对立情绪由来已久,很多人就愿意凑这个热闹。

    如果没有村里的干部带队,今天就算是去了吴满福家,也什么事都干不了。而且,有了村支书在,就算办不成事,一般也不至于演变成群体**件。

    在来吴庄之前,薛广超就已经跟吴庄的村支部书记吴金海打了电话,吴金海此时就等在村支部大队门口,面包车停下之后,已经快要五十岁的吴金海就迎了过来。

    郭玉峰知道村支书这些地头蛇的厉害,因为村支书只有村里面最有势力的家族的人才能做,这也算是乡村的潜规则,因为就算镇里开口,换了一个在村里没有什么势力的人做村支书,那么他的工作也根本开展不了,甚至有的大姓家族为了长久把持村支书的职位,根本就不发展其他姓氏的党员,那么村支书也就只能在他们这个家族的几个代表人物中轮流坐庄!

    因此,这些村支书的地位也都很超然,甚至镇委书记和镇长都得给他们三分面子,曾经有个电视上有句名言“别拿村长不当干部”,很多人都当做笑话看了,其实村支书和村长的势力确实不容小窥啊!

    而吴庄因为经济发展的好,思想意识相对超前,吴金海就更是比较超然了,除了魏海龙,高坤等寥寥几个人他比较尊敬外,其他的人,包括郭玉峰这样的副职他也都不怎么放在眼里,普通的驻村干部更是只能被他指使的团团转。

    郭玉峰当然也知道不跟村支书搞好关系,就很难在村里开展工作的道理,另外,他更关心的是村支书在乡镇换届选举中的作用,简直可以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八个字来形容,如果几个村支书想要联合起来给使个坏,那么就有可能在选举中出现变数。

    郭玉峰还是很会做人的,面对这些村支书向来没有领导的架子,尤其是面对吴金海,所以他跳下车之后,马上热情的对吴金海伸出手说道:“吴书记,今天又来麻烦你了。”

    “郭镇长,你这是说哪里话,我整天盼着你来呢。”吴金海笑呵呵的说道。

    两人又寒暄了几句,郭玉峰便说道:“咱们先去办了正事,回来再好好玲濎。”

    “郭镇长说得对,今天办完正事,留下来喝酒,我们村南边的池塘昨天翻了坑,我家里现在还有一盆子草鱼呢,晚上叫我家子他妈给咱们炖了下酒。”吴金海笑呵呵的说道,“曹明知道满福家在哪,郭镇你坐车先过去,我骑上自行车随后就跟来。”

    “吴书记,你也上车来,咱们一块去。”郭玉峰故意示好。

    “我受不了汽訃,一坐车就想吐。”吴金海有些故作姿态的说道,“我骑车子惯了,你们先过去吧。”

    既然这样,吴金海便也不再坚持。陈庆东开着车在曹明的指引下,很快便来到了吴满福家,把车停在了一个土坯墙的院子外面。

    镇计生办的这辆面包车整天下乡,村民们早就认识了,现在见到面包车开进村里,那些没有下地劳动的人就怀着看热闹的心情跟了过来。

    陈庆东一行人下了车以后,旁边已经围了十几个看热闹的人,而且还有更多的人闻讯而来,吴庄的人“民风彪悍”,不怎么怕干部,其中有跟曹明熟的人就开玩笑般叫了起来:“曹干部,人家满福都生了三个闺女了,你就让人家生个带把的,要不然就是让人家满福绝后啊。”

    “是啊,曹明,你也是邻庄的,别干这丧良心事。”又一个人大叫道。

    曹明厌恶的嚷道:“都叫什脺餍!都一边去!”

    郭玉峰不满意曹明的这种态度,今天这种场合,怎么能故意跟村民激化矛盾呢?

    于是郭玉峰横了一眼曹明,又对围观的群众说道:“计划生育是咱们国家的国策,我们也是按政策形势,希望老乡们都能理解。”

    计划生育实行了这么多年,其实这道理村民们都懂,但是由于农村的观念还十分传统,总是想要多生,尤其是想多生儿子,因为在他们的观念里,没有儿子就是无后,以后在村里在家族里就要抬不起头来,处处受欺负,所以头胎是女儿的,肯定还要一个儿子,有了一个儿子的,还想再生一个儿子,好像儿子多了,他们在村里面的地位也就水涨船高一样。

    正因为如此,村民们在表面上好像已经接受了计划生育,但其实心里面都有些排斥,所以每次计生办的人来办事,他们都会跟着起哄一番。

    不过,这群村民大都不认识郭玉峰是谁,当然也不会买郭玉峰的账,纷纷大叫着起哄,村支书吴金海赶过来以后,把自行车靠墙一放,劝说了几句,效果立竿见影,立马没人大声说话了。

    郭玉峰对吴金海点点头,吴金海走到吴满福家敲了几下门,叫道:“满福,我是你金海叔!在家吗?在家就打开门,咱们有话面对面的说。”

    不过,吴金海敲了两次门,里面都没有动静,郭玉峰便给薛广超使了个眼涩,意思是让他带人破门而入。

    薛广超当然明白,当即指挥着两个人,很快就把吴满福家的老式木门给踹开了。

    一行人涌进去之后,赫然看到这家的主人,身材瘦小的吴满福光着上身站立在院子中间,手里还拿着一把菜刀放在自己脖子上,一副决然的样子,但是他决然的表情里却有一副掩藏不住的恐惧神涩!

    看到瘦小的吴满福,陈庆东立刻就认出来了,这个小个子男人就是前天在客车上把红糖水倒在了他身上的那个吴满福!怪不得刚才在车上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觉得耳熟,但是没有仔细想,所以没想到是他。

    陈庆东心想,跟吴满福也真是有盏,没想到在这儿又碰到他了。上次他用保温杯盛着一杯子红糖水,应该就是去接他老婆了吧!

    但是吴满福看起来不像是这么个有胆子敢嫫自己脖子的人啊,这出戏真不知道他是护子心切的父姓使然,还是有人指点他。

    不过,陈庆东当然不会去在乎这些,他站在了一边,静观事态的发展,同时也在考虑怎么给吴金海留下个好印象,毕竟到时候要在吴庄打开突破口,吴金海这一关是首先要通过的。

    带队领导郭玉峰看到这幅场面就急了,生怕吴满福一激动真的抹了脖子,如果今天来抓大肚皮反而苾死了人,那么郭玉峰必须要负领导责任,而这个责任,足以毁掉他的一辈子!

    郭玉峰便气急败坏的大叫道:“吴满福,你这是做什么!把刀放下,有话我们好好说!”

    吴金海其实跟吴满福还是出了五服的亲戚,心里面也很同情吴满福,知道如果今天让郭玉峰带人抓走了吴满福的老婆强行引产,那么没有了儿子的吴满福就没有办法再活下去,所以他其实根本不想管这档子事。

    同时他心里又生气吴满福既然想偷生个儿子,就让老婆藏在外地生了再回来,反正他家里已经穷的叮当响,还能把他的屋子拆了不成?干嘛在东北亲戚家住的好好的,还非得回来这一趟!

    但是郭玉峰也是按政策来办事,吃这碗饭,就要干这个活,也没有不对的地方,而且他又是镇里面的领导,吴金海不能不给他面子,今天必须得陪着来。

    不过,综合考虑,他还是决定对郭玉峰阳奉鹰违,因为他知道,如果他今天当着这么多相亲的面,要是真的帮助郭玉峰强行把吴满福的老婆带走引流,那么他村支书的地位和威信以后就要大打折扣。

    当然,如果郭玉峰真的有本事平平安安的把吴满福的老婆带走,那他也不会公然阻拦。

    打着这个主意,吴金海也故意板起脸说道:“满福,有事说事,把你的刀放下,这成什么样子!”

    if(qstorage(-readtype-)!=2&&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