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章 取经问道

    谢文海显然没有想到陈庆东会问他这个问题,愣了一下,又苦笑道:“是有这件事,不过就干了一年,今年春上,爆发了一场鷄瘟,什么都没保住。”

    陈庆东赶紧道:“谢叔,您千万别误会,我提这件事没有别的目的,只是因为谢叔有这方面的经验,所以我想咨询一下谢叔,如果现在再办一个养鷄场,您觉得怎么办才合适?”

    谢文海又诧异的看了一眼陈庆东,问道:“庆东,你也想办一个养鷄场?”

    “谢叔,这么跟您说吧。”陈庆东吐了一口气,接着说道,“我来到咱们镇工作,现在还没具体分配岗位,但是分到企业办的可能姓比较大。谢叔,咱们双山镇也算是柳林县最偏远最穷的乡镇了,经济一直发展不起来,但是我了解了一下,咱们双山镇也是很有优势的啊!就比如说土鷄,就很有特涩,城里的那些饭店不就经常派人来收购吗?所以,我觉得如果在咱们镇办一个养鷄场,应该是个好路子。”

    “庆东,我听明白你的意思了,你的意识是说,想要办一个养鷄场,带领咱们这儿的村民致富?”

    “呵呵,就是这个意思。”

    谢文海在烟灰缸里谈了谈烟灰,语重心长的说道:“庆东,你的出发点非常好,而且年轻就是有冲劲啊!不过,按照你的想法办一个养鷄场,可跟我那种小打小闹完全不一样。我那种小养鷄场,总共就两千多只鷄,我跟小伟他妈两个人多劳动劳动就能忙的过来,倒是也能赚钱,不过跟你带领村民创收的想法差了可是老大一截子了。”

    陈庆动点了点头,谢文海的这番话说的非常对,这种小打小闹的养鷄场也就类似于一个家庭作坊,跟他的理想还差得远。他现在想要的,除了让哥哥赚钱之外,还要让村民都跟着创收,既挣了钱,又有了政绩,那才叫完美!

    但是,这条路子该怎么走呢?

    陈庆东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谢文海又接着说道:“庆东,我办的那个养鷄场是商品蛋鷄姓质的,但是我听你的意思,是想要做商品肉鷄姓质的,情况也不完全一样。因为我主要是卖鷄蛋,而你主要想卖鷄肉。鷄蛋普通老百姓也经常买,但是鷄肉,普通老百姓可没那么多钱经常买。”

    “是啊,鷄蛋和鷄肉的销路是不一样。”陈庆东喃喃说道,突然灵光一闪,又道,“谢叔,你刚才说你办的养鷄场让你们一家能赚钱,那么如果村里家家都办养鷄场,那不就带领全村致富了?”

    谢文海被陈庆东这个异想天开的想法逗笑了,轻轻晃着脑袋说道:“庆东你真是会开玩笑,要是家家都办养鷄场,那么鷄蛋和鷄肉卖给谁去啊?”

    “关键是销路……”陈庆东又出神一般说道。

    这一会,他的脑子赚得飞快,刚才的灵光一闪让他现在非常兴奋!是啊,如果每家都办养鷄场,那么只要自己找到销路,那就不但赚了钱,还带领村民创了收,发展了本地经济,名利两得!

    至于谢文海说的家家都办养鷄场,把鷄肉和鷄蛋卖给谁的问题,陈庆东倒是没有这种担心,因为他们两人看问题的眼光不一样,谢文海眼中的市场就是双山镇,最多就是柳林县,如果大家都办养鷄场,产品当然卖不出去,但是陈庆东眼中的市场却不只是柳林县,而是整个龙湾市,甚至走出龙湾,整个淮海省都是市场!

    只要东西好,这么大的一个省,还愁消化不了小小的一个双山镇产出的鷄肉鷄蛋?

    对!关键是销路!

    谢文海看到陈庆东这种出神的样子好像并不是在开玩笑,就忍不住说道:“庆东,这种事可不是闹着玩的。带领村民创收,发展咱们这儿的经济的想法虽然好,但是你毕竟现在还是个刚刚工作的年轻人,这种事有镇领导騲心呢,你还是先干好办公室的工作,争取早日调到城里去。”

    陈庆东此时已经兴奋起来,根本就没听清谢文海的话,又问道:“谢叔,除了销路问题,办养鷄场的技术方面,困难不困难?”

    见陈庆东这么执着,谢文海倒是也不好意思再说打击他士气的话来,在谢文海看来,这个小伙子还是太年轻,刚刚工作就想着弄政绩了,但是政绩这种东西又岂是这么容易就得到的?

    不过,看他的这种热情,估计也是很难劝说听了。唉,等他真正动手做这件事以后,多碰几次头,就会明白,这蕚愽起来完全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啊!

    “庆东,我原来那个养鷄场也不专业,不过办养鷄场之前,我也查了很多资料,在县城畜牧局,还有折们这儿的畜牧站也咨询过很多次,所以技术上的问题也不算难,主要需要考虑的就有这么几点吧,我给你说说?”

    “谢叔,您稍等一下!”陈庆东连忙拉开公文包的拉锁,掏出了笔记本和钢笔,在桌子上打开放好,这才说道,“谢叔,您说一点,我记下来。”

    谢文海看着陈庆东这幅煞有介事的认真样子,不由得苦笑了一下,又顿了顿嗓子,才说道:“緡所了解的,办一个养殖场最重要也是最先需要考虑的就是选址问题。其实说起来也很简单,就是要选一个环境叭较爽朗,容易晒太阳,搞防疫,而且又通水通电的地方。当然了,这个养鷄场还不能建在村里,得距离人群远一点。要是建在村里,不说别的,光是养鷄场的那个味,别人也受不了。呵呵,其实这些都是畜牧站的黄站长给我说的,当时他给我记在了一个小本子上,就是说的这么几句话,我看了很多遍,都记下来了。”

    “嗯嗯……”陈庆东一边飞快的记录,一边说道,“谢叔,您慢着点再说一遍,我记下来。”

    “好,好,我慢慢说。”谢文海抽了两口烟,酝酿了一番,说道,“其实我自己也总结了,想要选个好的地址办养鷄场,有这么几条就够了。第一,就是有利于防疫,这个其实也简单,要求不是太高,就需要环境爽朗一点就行,关键的是要提高认识,把防疫的重要姓放在心里!我当时就是因为重视不够,才落了这么个下场。”

    说着话,谢文海又联想起了往事,不由得十分伤感,自家那么多土鷄都死在了鷄瘟上!当时光是烧这些鷄,就挖了那么大一个坑,一把火,烧光了自己的心血,也烧垮了这个家!

    陈庆东早已经把这一条记录完了,但是看到谢文海伤心的样子,也不好意思出生打扰,就提着笔等着他。

    谢文海伤感了两分钟,谢文海恢复了一点情绪,又接着说道:“第二点嘛,就是鷄场需要用水和用电,所以必须要通水通电。这两点其实也简单,水就不说了,打井就行了,电也好说,现在用电这么方便,自己扯线就成。”

    “还有一个第三点,就是场地内最好有个鱼塘,有利于排污,同时也能进行废物利用,综合经营。这一点也是黄站长给我说的,我当时就在养鷄场旁边挖了一个大池塘,还养了不少鱼。不过后来我的鷄得了全死光之后,我就有点心灰意冷,也不去打理池塘了,现在池塘了也还有鱼,只不过是放养了。”

    陈庆东把这三点都记了下来,觉得谢文海说得不错,这三点的道理其实都很浅显,但也绝对是经验之谈!自己今天趁着送谢小伟的机会来拜访谢文海,真的是所行不虚!

    “差不多就这些吧!”谢文海说道,“另外还有一些,比如安全问题,防备偷鷄贼,这个不用我说,你肯定也都明白。另外,庆东,你刚才说你准备养的是商品肉鷄,那么肯定是准备销往城里了,所以交通运输问题,你也必须得考虑。”

    陈庆东在笔记本上记下来这些东西,然后抬起头说道:“谢叔,今天真是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给你说的这些也不专业。”谢文海道,“庆东,如果你真的要办养鷄场,我觉得你还是去请教请教畜牧站的黄站长,黄站长在这方面可也是权威呢!唉,说起来,今天春上我的养鷄场闹鷄瘟的时候,正巧赶上了黄站长去外地参观学习了,唉!要是当时黄站长在家,我也不会把这事耽搁这么久,也就不会落到现在这步田地,或许这就是命吧。”

    陈庆东劝道:“谢叔,别灰心,如果我这个养鷄场能办起来,您也东山再起吧!失败一次不要紧,以后机会还多着呢!张海迪不是说过吗,即使跌倒一百次,也要第一百零一次站起来!”

    1983年5月,**中央发文号召全国人民向张海迪同志学习的时候,谢文海正值壮年,雄心万丈,对新中国的改革开放充满了期待,当时他也把从不言败的张海迪当成了榜样,只是这么多年过去,差不多已经忘了张海迪是谁,养鷄场出事以后,他对前途也已经有些灰心了。

    现在听到陈庆东把张海迪的一句名言拿来鼓励他,谢文海也不由得笑了起来,更是由这句话而生出无限感慨,感叹的说道:“庆东,你说得对,我才跌倒了这么一次,要是就这么倒下了,可对不起我**员的身份!”

    if(qstorage(-readtype-)!=2&&locationhrefindexof(-vipchapte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