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四十一章  突变(中)

    这样的僵局将近僵持了大约十几分钟,我们才听到那些声音远去,直到一点声音都没有。我们才敢出声,空气中弥漫着一种腐臭味和腥味。

    过了十几分钟,直到我们确定彻底安全了,我才让胖子下去。

    胖子打开手电。地下凌乱的血脚步,如果不是现在的情况,我甚至要觉得我身处于某个恐怖片的场景内了。我看了小花一眼,后者也盯着我看,我问道“小花,你们都干了什么”小花指了指闷油瓶“这是他家的斗,什么情况你问我有什么用”我看了眼闷油瓶,闷油瓶依旧一个人靠在墓道里,仿佛我们说的话题,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我也不好开口,只好憋着。

    想想也是奇怪,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的血尸,你总不能告诉我,张家人好饲养尸蟞,然后在自己的斗里搞出来一群血尸,如果是别人,我倒是相信,但是你说这是张家人干的事,我打死都不信。

    黑瞎子拿着一把冲锋枪,问我“小三爷,我们现在是出去,还是接着往里走”我摇了摇头,不能往里走了,先不说我们的物资支撑不了多久,就算能够支撑,我们也没那个必要再去冒险了。我带的这些老九门的人,已经失踪了几个,如果里面发生什么异变,人都死完了,回去更不好交代。

    我摇摇头“找出口”胖子一芘股坐在地上“爷爷的,天真,胖爷穷的连烤鸭都吃不起了”我看了他一眼“得,回去,我把三叔留给我的产业分你一半”他一听就不干了,说什么我三叔留给我的产业太黑,他可受不住。我想想也是,胖子本来可以跟着倒斗大部队,过安安生生的日子。

    这几年倒是光被我拉着吃苦了。想想他也老大不小了,家也没成一个,无儿无女。如果不是那次事情,估计他也白发不少。小花不用说,憔悴的不像话。我现在也不指望着追求什么真相了,能安定下来就好。(后来才知道这想法不但sb,而且特天真)

    我没说话,胖子也没说话,一时之间墓室安静有些吓人。一安静就犯困,我拍了自己两下,对大家说“找出路,把东西都拿好了”路人甲看了我一眼,我也不确定,但是他脸是朝着这个方向的。黑瞎子笑了一声“还找什么出路,问哑巴。”闷油瓶抬起头,谈谈说了两个字“忘了”黑瞎子扶了下头。

    路人甲似乎有些无语,坐在那里也不说话了。我早就料到这种情况,问道“小哥,那些血尸是……”他皱了皱眉,没回答,显然也在猜测原因。许久后,他才说“也许是防盗系统,被触动了”我心说您家防盗真特殊。于是我给张家祖坟(包括张家楼等)的机关起了个通俗的名字,“要你命三千”

    不过也有些疑瀖,这机关到底是谁启动的。我拿掉那个汪家人的嘴上恩德布,蹲下来“来,告诉我,你们遇到什么了”他期初一眼都不看我,却在我说完那句话之后脸銫骤变,整个人进入半疯癫状态,我有些莫名其妙。他喃喃自语道“不对,不对,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我有些头疼。

    拿了一瓶水,灌了两口,他才平静了一些,我再问他,他没有回避,只是道“我们进来以后,就迷了路,一路上触动了不少机关,也开了不少棺材,但是奇怪的是,没有一个起尸,我……我们刚开始以为是风水的原因,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之前开过的棺材都起尸,还引来了大量尸蟞王,我们全部走散……”

    我听得迷迷糊糊,这人说的话,半真半假,我却大概明白了一些。汪家人确实是奔着青铜铃铛来的,为此制定了一个非常庞大的计划,目标不明,他们在进入墓袕之后,一切都是平平静静,直到我们进入墓袕,才发生这一系列的事情。

    难道是我们触动了什么机关?不,不可能,凭借闷油瓶的本事,就算触动了什么,他也绝对会察觉到,何况我们一路是按照汪家人的路线进来的。

    那么,应该不是这方面的原因。

    那会是什么呢……我把整个过程在脑海中过了一遍……

    进入墓袕……陨石……铃铛……对,陨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记录短时间内发生的事情,也就是说,我们看到的影像,发生了并没有多久,一切按照时间的推断,所有事情,是在我们进入那个奇怪的墓道,遇到那个跟闷油瓶长得一样的粽子,拿到青铜铃铛后发生的事情,难道……

    这一切和铃铛有关?瞎子之前告诉我,这铃铛和六角的效果差不多,但是功效不一样。那么,这个铃铛的功效,又是什么,可惜铃铛已经被闷油瓶毁了,我们现在查也查不出来什么。毁了……毁了,恩,毁了……恩?毁了?闷油瓶为什么要把东西毁了。

    我甚至感觉,一个问题没解决,接连冒出不少的问题。

    对对,冷静,我心里一直重复着冷静,胖子他们叫我,我也没反应。

    闷油瓶说过什么……铃铛……对,铃铛记录了一些事。看来事情的关键,就在铃铛记录的这件事里,可惜,说不说,就是闷油瓶的事情了。

    以闷油瓶的杏格,他想说他就会说,不想说谁都没办法,打又打不过。

    我叹了口气,一切都等出去再说吧。

    我拿起背包,站了起来,胖子一巴掌拍到我的脑袋上,我吃痛的骂了一句,胖子道“我的小天真,你他娘终于有反应了,胖爷还以为你傻了”我心说你才傻了。

    路人甲踢了踢汪家人,问我“吴邪,这个人,带走还是留下”我一看,他的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又秱悺了。胖子嘿嘿一笑“刚刚看那个布条太脏了,胖爷就妥袜子了”我一听,竟是无言以对,怪不得这人的表情……恩,如此销魂。想了想,道“带走,说不定还有用”闷油瓶点头,表示同意。

    这瓶子话又变少了,估计又想起来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