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三十章    机关

    墓道很黑,但是我们没人敢点灯,因为我从进来緡到一种浓烈的可燃气体,估计我们一打火,就能烧的连骨头都不剩。十几个人在长长的墓袕里靠着荧光蚌发出的一点点亮光行走。我们又带着防毒面具,能见度又是低了不少。

    过了一会,那种气体消失了,我拿下面具,问了问,是没有了,但是似乎有火油的味道,胖子道“他爷爷的,前面是条死路”死路?我走过去,那是一扇巨大的门,材质应该是火山岩,但是没有任何开启的机关。怪不得胖子说是死路,因为这个样子,我们根本过不去。如果用炸药,不但附近的火油会点燃,估计外面的可燃气体直接能把我们分分钟烧的连渣渣都没有。

    但是这种想法仔细一想就是不对的。张家人不会闲的在这放一扇如此大的门,这门一定是能开的,只是我们还没有找到开门的方法而已。但是在周围饶了无数圈,也没找到个可以开门的机关。

    小花道“吴邪,这门会不会靠别的机关开启”我点头,说没错。

    既然这种门不是按平常的方法开门。那么肯定是我们想不到,或者一般人不敢用的方法。

    炸药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会是什么呢……重力?触感?温度?压力?等等,压力。记得张家古楼的机关,就是靠压力启动的,我有找了一遍,终于在一个不算宽的裂缝中找到了火油,火油的温度很高,明显是不久前燃烧过一遍,但是因为没氧气了,就熄灭了。

    墓袕为了防止坍塌。都会在一些地方设置比较隐蔽的通气的地方,许多盗墓贼都是靠着这种地方,打盗稖鼬入墓袕。像我们这种从正门堂堂正正走的,简直少之又少。也亏得我们这次歪打正着到了汪家人挖的通道,不然项下这个斗,估计要费一段时间了。

    我道“也许点燃这个火油,里面的空气就会被耗光,外面的氧气就会被压进来,启动机关,打开石门,等到氧气耗光了,火油也就自己灭了,通风口就会灌进来”胖子听了道“天真,好样的”我道“你急什么,这只是一种可能,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石门没开,外面的可燃气体灌进来,我们就死定了”我这话一说,所有人都沉默了,他们大多都是来拿东西的。自然不想吧命交代在这里。

    许久,闷油瓶道“烧”我心想:娘的,死就死,要真折在这个斗里,我吴邪也认了。

    我让胖子拿个打火机来,胖子掏出一个Zippo对我道“天真,爷这一个打火机一千多呢”我说别给我放芘,出去了两万的我都给你买。

    胖子把打火机扔了过去,火油瞬间就点燃了。然后迅速蔓延着,很快,我们的头顶就出现了火阵,只不过那图案我似乎在哪里见过。一时也想不起来了。

    闷油瓶倒是看着那个图案。似乎在想什么。

    过了不到半分钟,那石门缓缓发出机关运作的声音,我心里一喜,看来赌对了。同时,我也闻到了那可燃气体,喊了声快跑,从下面的缝隙中钻了进去,也不敢耽误,手电都不打就开始跑。跑了一会,我才喘着气停下来。打开手电,却发现四周还是漆黑一片。我又拿出一个防风打火机,打了两下,却没有光亮,我心说这打火机不会坏了吧,出去就打死那个买火机的,很快,我感到了不对劲,因为我手中的打火机是烫的,我几乎要拿不住,这证明这打火机是一直着着的。

    我心说不会吧,又瞎了。四周出奇的安静,我连我的呼吸都听不到,不由得有些慌,于是大喊道“小哥!胖子!小花!你们在哪”喊了半天我没听见我自己的声音,心说不会哑巴了吧,过了一会。我手上的打火机似乎灭了,一只冰冷的手搭在我手上,我下意识就以为是粽子,感觉往后跑,可惜我什么都看不见,一跑就摔了个狗吃屎。心想这次完蛋了。

    我从地上被提了起来,我心说三叔啊,你侄子这次栽了,被粽子弄死了,唉。我吴邪一世英名就死在一只粽子手里了,不知道胖子他们会不会给我收尸。

    我念叨了半天,那粽子也没对我做什么,按了一个东西到我脸上,我嫫了一下,是防毒面具,我愣了一下,不是粽子啊,我试着问了一声“你是人是鬼”那人拿起我手,在上面开始写字,我感受了一下,大概知道那人写了什么:我是张起灵,这空气有问题,带上一会就能听见也能看见了。

    我松了一口气,幸亏不是粽子,在这里遇到粽子,我估计真得玩完。亏得有了闷油瓶。我也安心了不少。

    索杏就坐在原地休息。现在的情况来看,闷油瓶应该没事,我们之间的交流,都是我再说话,他在写字。

    “小哥,胖子他们呢”闷油瓶用齐长的手指,对我写到“他们在旁边,一会就没事了”我心说闷油瓶平常说话说的少,写东西倒是挺多,果真是个难拔瓶塞的瓶子。两个字:闷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