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十九章   神宫的结构

    再醒来,是我躺在闷油瓶身上,闷油瓶躺在一个厚厚的草堆上,我一起身,就和一个红衣女粽子撞了个满怀,我下意识的就要动手,但是那红衣粽子似乎没有恶意,转身在地上写了一些文字,我看了看勉强翻译过来,闷油瓶这时也醒了过来,翻译到“她说,我们弄坏了她的花,要陪她”陪?小爷这一辈子就这么在斗里了?陪着一个女粽子?

    闷油瓶道“如果我们不让他满意,齐羽就会死”我听了头痛不已,齐羽啊齐羽,亏得你是正牌的吴邪。怎么比我还能惹事?闷油瓶坐在一边开始闭目,我开始陪粽子,是的,陪粽子。我起初怕这粽子突然出来给我啃了,但是我发现,这粽子像是有思维的,不由得奇怪。那粽子告诉我,她是太子的一个妾室,生前喜欢花,刚开始她并没有意识道自己还活着,直到最近,她的魂魄在这个斗里找到了自己的尸体,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我颜了。算了,小爷这次就当长见识,不知道聊了多久,我感到困了,那女粽子倒也通情达理,让我休息,睡醒再找她,我点点头,坐到闷油瓶旁边,斗里可不是一般的冷,尤其是睡着了的时候,我迷迷糊糊下意识就往闷油瓶那边靠,很快我发现了不对劲,闷油瓶的身体意外地烫,我看他脸銫不好,额头渗出汗珠,我看了一下,完了,这闷油瓶估计是发烧了,从那么高的地方下来,护着我,又在这么冷的墓室睡了一觉,铁定发烧。我翻了翻背包,拿出药,给他换了药,又用草堆铺了个相对柔软的地毯,把外套妥下来,给闷油瓶当被子,才微微安心,这一折腾完,我也累得不轻,靠着他就这么睡过去了。

    再醒来的时候,身上盖着我自己的衣服,闷油瓶正和那粽子大眼瞪小眼,虽然那粽子没有眼睛。我过去咳嗽了一下,道“小哥,你昨天发烧怎么也不说声”他复杂的看了我一眼,我心说吴邪你个熊孩子,人家干嘛给你说。他没有说话,站了起来,把地方腾给我。我刚坐了一会,那粽子道“好了,我也不留你们了,我答应把你们尽量往上送,但是我要点你的阳气”我点点头,不就是阳气,来吧,尽情的拿吧。小爷多得是。

    那粽子果真没骗我,第二天,就带着我闷油瓶,到了一个墓室,对我道了声谢就走了,我看到路人甲在那里躺着,上去扇了两巴掌,他悠悠的醒过来。我心说差点被你害死。闷油瓶道“就是这里”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什么就是这里?什么意思?过了一天,胖子几个人也到达了这里,不过状态比我们差的多。几乎浑身是血,看来受了不少伤。我啧啧几声,有粽子护送就是好。胖子见了我,道“靠,早知道胖爷和你换”我挑挑眉,同时了解了一下胖子那边发生的事。

    他们进入那条墓道以后,就是机关,机关完了就是粽子,粽子完了就是镇水尸。那镇水尸变成了胖子的样子,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后来只好一起带上,结果镇水尸一路机关才过来,也能解释胖子一行人的惨状了。我说完这边的状况后,胖子一脸不可置信,“你是说粽子送你到这?”我点点头,把事情从头到尾的交代了一遍。胖子道“槽,小天真,我就知道我们才该走那边”我没有说话,帮小花和黑瞎子简单的处理完伤口后,我们休息了一下。

    我们商量了一下,恐怕这个路,我们不能按常规走了,因为食物等装备支持不了那么久。

    最后一致决定,打盗洞打到最后一层,然后一路破机关上,我点点头,目前只有这个办法。但是我们必须弄清楚这个神嗊的结构,不然最后的机关根本不会破解。闷油瓶很快画好了神嗊的图。突然,他倒退了一步。我以为他哪不舒服,赶紧过去问。闷油瓶道“噬魂症快开始了”我心说这么快?万一我们还没出去,闷油瓶就失忆,怎么办?我到时候怎么让他认识我?在地面上还好说,斗里怎么办?他从怀里拿出一枚玉佩,递给我,道“我失忆了,你拿出这个就行”旁边的黑瞎子用一种暧昧的眼光看着我俩,我心说这玉佩怎么了?张家族长的信物?

    我们修整了一下,留了三天的装备,就开始打盗洞。这里的盗洞不是很好打,因为每隔两三米,就会有有一些墓砖,我闷油瓶就是负责抽砖的。闷油瓶的是天生的,我的是后天的,用起来也没有闷油瓶那样得心应手。这段距离比我们想象的长,我们挖了一天,还是没有到最后一层,我叹了口气。我们坐在那个墓室,简单的弄了点吃的。休息时,由于物资不够,只好两个人挤一个。我们抽签时,分到我闷油瓶,胖子和齐羽,小花和黑瞎子,黑瞎子一副偷了鱼的猫的表情,小花明显很嫌弃。

    由于今天太累了,也没有太闹腾,几个人损了一阵,便靠着墙开始睡觉,胖子和齐羽守第一夜。闷油瓶几乎是倒头就睡,我也困得不行,往他那边一靠,也睡了过去。第二天再醒来的时候,我们又开始挖盗洞,这个过程是乏味而且漫长的,再加上抽砖,我可怜的小手指都快断了。心道闷油瓶就不能倒正常点的斗吗。

    我一边要担心这个地方的机关,一边担心随时失忆的闷油瓶,我发现闷油瓶最近很嗜睡,几乎能达到站在我对面,下一秒靠着我睡着,黑瞎子说这是噬魂症的前提,我心说黑瞎子怎么这么了解,听说道上都穿黑瞎子和闷油瓶一个价位,我好奇,闷油瓶会不会唱歌?要不要尼濎苾他唱一首?

    我脑洞大开无限的YY中,闷油瓶唱歌的场景,要不顺般让他再跳个舞?胖子看了一眼笑的像个傻子一样的我,白了一眼,路人甲用看神经的眼神看着我。黑瞎子凑过来,“吴邪,你知道哑巴给你的玉佩代表了什么吗”他这么一说就带起了我的好奇心,我这个人就是好奇嗅澵别重,尤其是被黑瞎子这么一吊胃口,更想知道这玉佩是什么了。黑瞎子正准备说,小花道“到了”我也没了听好戏的心情,收拾好装备迅速过去,一看,这种砖不再是可以抽出来,而是要开始解机关了。我深吸一口气,跟上了大队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