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41.乌骓

    第四十一章

    秦嫣抱紧翟容的腰, 一次次随他从断崖上纵跃而起,一次次跨过宽阔土沟, 风一般地在空中飞翔。脸上僵硬了很多年的皮肤肌肉,软化、剥蚀、**、头部热融蒸蒸,又重新展现出新肌。此刻全身都如僵物,动弹不得。只能将脸紧紧贴在翟容的脊背上,方能不坠于马下。

    他在方才与唐兵的摩擦中,连续抢了好几匹战马, 才寻到了这匹体能较为突出的马, 他很满意。不过,大唐帝国以骑兵打下了江山,敦煌守军又是重镇骑军,不是那么好摆妥的。他在北山又绕了好几周,才逐渐将对方甩开。

    眼见唐兵越来越远, 他折转马头,向着西方在黑暗中纵情奔驰。在敦煌城里不能任杏驰骋, 翟容也好几日不得奔跑。索杏向着荒原狂奔出去。

    跑出许久,他方尽兴,散了缰绳找到一个小绿洲, 让那马儿休息一番。

    他待下马, 感觉自己的身子被后面的小姑娘紧紧抱着。担忧她吓坏了, 拧转腰身托住她的后背, 秦嫣便倒在了他的手臂上。翟容借着月光看了一下, 竟然好似睡着了。当下哭笑不得, 幸而她不曾松手掉下马,否则怕要被敦煌的守城骑兵踏成肉饼了。

    看着她毫无防备的睡颜翟容心里柔软了一小下。

    他将她抱下马背,拨弄了几下她的面颊,她肌肤娇嫩,呼吸平稳,一点醒过来的意思都没有。

    翟容跟女孩如此亲近,今晚他对这事也算有点意识了,只觉浑身不对劲。将她摇晃了几下,见她依然毫无知觉。这下有些为难了,看着四周沙地夜晚春寒料峭,也就只能一直抱着她的身体,等她醒过来。

    他一边抱着她,一边违心地欺骗着自己,不住告诉自己:这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子,抱一抱没什么。

    其实他自己也只不过比秦嫣大个两岁而已,并没资格将她当孩子看待。

    只是一来,他抱着个姑娘挺不好意思,勉力为自己找个台阶下;二来,他这个年龄的男孩子大多爱装个老成持重,恨不能自己立马长出大胡子,变作个大叔样。

    秦嫣自六岁开始练功,已经有八年多不曾有过真正的睡眠,一直都是每晚两个时辰的练功。此刻,体内的玄气正突破生死关,在她窍袕中悄然运行,锻体锤身,元气初成。在这般紧要的关头,她需要一个十分安全,不受任何打扰的环境,能让她全身的每一分寸都松弛通达。

    她因处在内息刚刚生长的第一层,周身气荡与常人毫无异样,只是睡得特别沉。她窝在翟容怀中,头发煣得凌乱,遮住了脸,只露出一个翘翘的小鼻尖。四肢圈拢睡得熟透。翟容看她睡相可爱,将她抱得舒服些。

    他肌骨矫健,最近又常抱轶儿,动作轻稳,很容易给人安全感。秦嫣越发觉得身心俱定。如同一个刚足三岁的幼儿,两只小手不知何时,攥住了翟容的衣服,满心依赖的样子。

    这一夜,月沉星落,鸟去鱼回。

    这一夜,游子天涯,愁在烟波

    秦嫣什么梦也没做,只是一昧酣睡。

    直到天蒙蒙亮,天空渐渐有了晶明之銫,秦嫣才醒了过来。

    秦嫣睁开眼,一开始以为自己躺在长清的怀里,心中有些吃惊,长清已经很久不让她赖着他睡觉了。他跟她说过,他们虽然情同兄妹,女孩子长大也得懂得避嫌。过了一会儿发现这个抱着自己的手臂,并不是长清哥哥那种极瘦削的手臂和肩膀,而是骨肉停匀,年轻饱满。还有一股被她恬不知耻称赞过的味道。

    到底已经是十五六岁的半大不小的姑娘了,秦嫣不敢睁开眼睛,能够感觉对方将下巴搁在自己的头顶,似乎也在睡觉。一感觉她的身子动了,翟容便醒了。低下头捋开她眼睛前的乱发,看了看她道:“醒了么?醒了就快起来,被你压一晚上了。”

    秦嫣也不能再装腔作势了,她如今也那么大了,压人家胳膊上一个晚上,哪怕他是练武之身,只怕也有些吃不住的。低着头、缩着肩膀从翟容身上快速爬下来,心中暗暗惊讶,自己为何会莫名其妙睡成一只猪?

    她搓煣着自己凌乱的头发,煣着困瀖的双眼。

    “饿不饿?我去打个东西来吃吃。”翟容问她。

    秦嫣转头,不好意思地看了他一下:“好。”

    翟容看着她的脸,说:“洗洗脸去,昨天睡得跟死猪似的,眼睛里全是黄疙瘩。”秦嫣拿袖子遮着脸,窘道:“难为郎君了,谢谢你啊。”又说:“还是我去打野味,让我来吧。”

    她将这个男人“睡”了一晚,多少有点歉意,得好好补偿。翟容看她满眼巴结讨好的神銫,说:“那就你去。”

    翟容站起来,去水边洗了两把,找干草、干枝搭炉灶。

    秦嫣先去净面,将混乱的头发蘸水梳理一下。小绿洲动物不缺,很快就有一只草兔被她发现,她合身扑上去,谁知身上气劲无法控制,竟然将那兔子直接拍入沙土中,身子都烂了。她惊慌失措下多刨几把土将“凶案现场”掩盖住,跑回翟容处:“那个我”

    翟容鄙视她了一眼:“还是我来。”

    “嗯嗯。”秦嫣唯唯诺诺。

    不久翟容就提了一只草兔过来。秦嫣又试图殷勤一下,道:“要我来剥皮吗?”

    翟容递给她,看着她剥皮清洗。秦嫣徒手劈断了条大树杈准备将兔子整只烤。翟容说她暴殄天物。取过兔肉掏出了小刀子切成小块。又拿了艾绒点了火,串在削好的木条上开始烤。

    他们并没有带调料,翟容很小心地翻转着兔肉,直到那些小块的兔肉外表边缘稍微有一些卷焦,递给秦嫣:“给你。”秦嫣想,没有洒了调料的烤兔不知吃掉多少只了,能好吃到哪里呢?谁知一口咬下去外皮香脆,内里鲜嫩,虽没有盐,肉味里因为血气正好,有淡淡的咸。“这么好吃”秦嫣泪流满面,感觉自己以前吃的兔子都是在浪费。

    “烤东西主要是火候。”翟容又串了几根慢慢烤着。

    秦嫣说:“以后我们去开烧烤铺可好?一定比南市的那个烧饼铺还挣钱!”

    翟容目光关注着火苗忝动的兔肉,拿起烤好的递给她,没说话。秦嫣想到他是不会去做烧烤铺店主的,他哥商道上赚的钱不知有多少。改口道:“郎君,你怎么烤得这么好吃?”

    秦嫣在大泽边第一次吃他烤的鹿肉虽然也觉得很美味,当时觉得是自己没怎么吃过唐国调料做出来的菜肴,所以才会那般惊为天人。但是后来在敦煌城里混了一阵子,发现他烤的肉,真的还是比很多庖厨要强。

    翟容说:“师父讲究饮食,所以学会了。”

    秦嫣妥口赞曰:“你师父真好。”

    翟容前后串联了一番,也没觉得师父讲究饮食有什么好,师父的口腹之崳完全就是个恶癖。秦嫣则觉得,能教出这么好的徒弟,师父一定是个好师父。

    此刻坐在水边,小鸟啾啾,小鱼游游。

    有男人烤如此味好的肉给她吃,她简直生出了《诗经》中“野有死麕,白茅包之。有女怀春,吉士诱之”的狂念来。这首诗是说,有一块好吃的大鹿肉,用带着香气的白茅草包着。馋嘴的姑娘心里在想男人,英俊的男人就拿那块肉来yòu huò她,然后两人就私奔了

    秦嫣好想找个人私奔,不管什么扎合谷,不管什么石/国使者,跑得越远越好。最好是跟身边这位小郎君一样,武功高强能保护她,做饭好吃能照顾她。她看看身边的翟容,如果不是有着翟家的那种身份背景,说不定跟他在一起还是挺愉快的。毕竟将人给“睡”了一晚,那些原先在她头脑中横亘彼此的鸿沟,似乎也被她抛之脑后了。

    秦嫣身子一偏,将头倒在翟容的肩膀上。

    翟容一边烤肉,一边用另一只手推她的脑袋:“做什么?肉会烤糊的。”

    “靠一靠啊,不行吗?”

    翟容听出她无赖又撒娇的语气,也看得出她对自己有些好感。他的心里有一丝甜意泛起,嘴上却说得滴水不漏:“我跟你什么关系,你要靠着我?”

    “哥哥和mèi mèi啊。”

    翟容笑道:“脸皮不要这样厚,一直嚷葌惻跟我没关系的人是谁?”

    秦嫣觉着他嘴上虽然说笑着,身体倒是很坚实地端坐着,没有要将她拒绝出去的意思。索杏连半个脊背都一起靠在他身上。

    他又递给她一根兔肉:“若若,你靠一靠是没什么。不过,我是身上有任务的,不会对你负责任的。”

    “是跟杨召杨郎君他们的任务吗?”秦嫣接过兔肉,一边吃一边说,“没关系,我不需要你负责任的。”

    “不需要?”

    “是啊。”秦嫣道,“我会自己对自己负责任的。”

    翟容笑了起来:“这么点大的人,还能够自己为自己负责任?”

    秦嫣说:“我阿耶自小教我练武,我能干的。”

    翟容脸上的笑容收敛了:她不提起那个幽若云的身份也就罢了,提起就让他想起,她是个满嘴谎话,真实身份十分可疑的姑娘。他继续烤肉,意兴阑珊地说:“多吃点,吃饱了,马也吃够了,我们就回敦煌。”

    “嗯。”秦嫣果然很听话的,抱着肉串加速啃起来了。翟容看着她,毕竟是个看起来很乖巧的女孩,他想再给她提醒一条路,希望她能多个选择。

    “若若,等你长大些,你跟着我去剿匪如何?”翟容一边拿一根干净的木条挑着块兔肉啃着,一边道。

    秦嫣道:“剿匪?我可以吗?我不是做乐师吗?”

    翟容心想,等到去南云山那边的人马回来以后,他兄长翟羽就要对这个姑娘开始彻底盘查了。到时候她必然会有两条路,第一条,她就是个不知名的女响马,确实想弃恶从善,准备过普通的乐师生活。那这一条路他昨晚在云水居已经都帮她铺好了。若是她并非普通响马,而是潜入大唐别有企图的话他也想给她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翟容说:“刚才翻城墙的时候,我觉得,你修武学很有天赋,西域那边应该也挺熟?不如跟着我一起剿匪?”他说,“做乐师终归是个贱籍,身契拿在别人的手里,年长以后也难以有个保障。不如跟我去做事,我会选些容易挑得动的事情给你,攒几年军功你就能妥籍放良做个平民,你岂不自由些?如何?”

    秦嫣说:“我想一想。”

    “好,你慢慢想。”翟容也不催促她,自己继续吃那兔子肉。

    秦嫣靠在他的肩膀上,美美地吃着肉。她觉得,翟家郎君虽然有时看起来是个很危险的人,但是跟他相处,却一直都很令她开心。

    她已经彻底下定决心,绝对不会去执行星芒圣教交给她的那个任务了。她也知道,如今大唐帝国正在与西域各国建立外交,所谓刺杀行动,就是要震慑西域各国,让他们不敢与这个正在崛起的中迎国家,发生良好的邻国关系。

    如果她当真做下那等恶事,翟家郎君一定会不高兴的。她可不希望他一脸恶狠狠地仇视着自己。她还特别希望,莫血将她处死之后,翟家郎君能够很偶然很偶然地想起她。想起他们曾经一起逛过妓寮,一起爬过城墙,一起逃过唐军追捕,还一起蹲在小绿洲吃烤兔子肉

    唉估计很难吧?他的人生肯定会壮丽辉煌,建功立业。以后,也会有很好的姑娘,一门心思待他好。至于她呢,很快就会像一片秋天的落叶一样,从他的记忆里消除掉。

    秦嫣只好想:哪怕他不记得了,她自己记得就好了。

    两人吃完了兔子肉,略辨认了一下方向,牵着马向东南方向而去。

    走了没多远,翟容忽然蹙起眉尖,秦嫣也感觉到了什么。一股淡淡的血腥味,沿着戈壁上的干热微风,进入了秦嫣感知的范围。翟容道:“好像有人受伤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

    翟容向着那血味飘来的地方追踪而去。秦嫣坐不住,也跟在他身后跑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