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六十三章 金阳蛊再现

    一个外族人,在苗寨这种排外的地方,肯定会受到排挤。据说苗女如果外嫁,要回家必须得到苗王的同意。

    林虎有些搞不懂这个年轻人,他到底是恨苗寨,还是不恨苗寨?

    苗刃自顾自地落寞一笑,对林虎说:“可是,我不恨苗寨。这些不是他们的错,他们从来不接受新的事物,所以他们才难以接受新的生活,难以接受这里之外的东西。其实苗人是这个世界上最聪明最勤劳的民族之一,他们配享受更好的生活。你要伏羲玉,可以,我给你。因为苗寨需要一个新的王。这个人,只能是我。”苗刃的视线投向远方,坚定地说,“只有我,才能改变这个老气沉沉的苗寨。”

    苗刃的眼神中带着一股自负,睥睨苗寨。

    苗刃身后,山林在风雨中飘摇,一股摧枯拉朽的巨变正在酝酿。

    在风雨中,这个看上去温和朴实的年轻人,眼神坚定。

    没有人可以否认,如果苗寨要巨变,必须要走出去苗寨的年轻人来带领。和苗刃相处短短一段时间,林虎知道,苗刃的心智武功,都是苗王的不二人选。

    林虎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但是他还是问苗刃:“那为什么不能是苗凤儿?她也是一个年轻人,你可以辅佐她。她还是你的表妹。”

    这个苗刃应该不知道凤儿不想当苗王的心思。

    “不行!”提到了苗凤儿,苗刃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忽然计凁来,眼神中有一丝哀伤,说:“不能是她!”

    这个苗刃,在他的眼里,只怕没有什么比权利更重要了。

    林虎又问:“苗王的伏羲玉是你偷的,真的么?”

    “不是。”苗刃瞪大眼睛看着林虎,“其实,这就是苗王送给我的。”

    苗王大概是不想林虎缠着苗刃要伏羲玉,所以编了这么个借口骗林虎吧。这个老小子,还真是鷄贼,要赤星草给个假的,要伏羲玉,说一句谎话。

    其实林虎心里还有一个疑问。看柳絮的样子,伏羲玉显然也是可以抵御蛊母的。但是先前苗刃却告诉林虎,全苗族只有圣女可以抵御蛊母,其他人连苗王都不能免除蛊毒的侵害。

    不过林虎转念一想,就没有问出来,苗 刃可能也是怕林虎把伏羲玉霸占,所以才这么说的吧。

    林虎说:“好,我可以帮你去杀苗岭。不过我不是为了帮你成为苗王。苗寨是什么样子不关我芘事,谁是苗王也不关我什么事。我只希望你记得我们的约定。”

    苗刃镇重其事地点头说:“第一,我会把赤星草给你。第二,我会告诉你,金阳蛊是谁下的,又是谁毒晕了你的手下。”

    “不错。”林虎很满意,又说,“那我现在还要再加两条。”

    “什么,再加两条?”苗刃怕林虎又跟他要其他的苗族圣物,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太难做。第一,我要你饶了苗凤儿;第二,我要你不杀苗王。”林虎觉得,苗刃可能比较难接受第一条,毕竟苗王的命也撑不了多久了,但是苗凤儿却不能留。

    哪想苗刃很爽快地就答应了。

    雨这时也小了下来,一条彩虹出现在苗寨的上空。

    林虎看着苗刃问:“什么时候动手?”

    苗刃点头说:“快了,到时候你会知道的。不过,我不要你杀了苗岭,而是要你让苗岭知道,苗王要杀他。”

    林虎疑瀖地看着,他有点猜不透这个年轻人的想法。他本来以为,苗刃会要求林虎先杀了苗岭,试探一下林虎的身手。

    苗岭是苗寨的第一勇士,如果林虎可以取下苗岭的首级,那他一定也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取下苗王和苗凤儿的脑袋。

    可是现在苗刃却说不需要杀苗岭。不但如此,还要给苗岭通风报信。这不是妥裤子放芘,多此一举么?

    “要通报他,你可以自己打个电话给他。”林虎倒不懂苗刃的想法,摊手说道。

    “不行,不能让人知道我苗岭有联系。你找到苗岭之后,必须要把他杀得很惨,但是不能要了他的杏命,不过你可以断他一只手。”苗刃背过身去,不再看苗寨,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冷漠而残酷。

    咕咕咕咕

    林子的深处忽然响起了奇怪的声音,这里是深山老林,有点动静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十万大山里多的是鸟兽。

    “不好,有人来了。”苗刃的脸銫却立刻一变,拉着林虎躲到森林边上,还好两个人都是有功夫的人,知道怎么隐藏自己的身份。

    没多久,果然有人从林子里走出来。那人站在一棵大树底下,喉咙里又发出那种让人听不懂的怪声。

    没一会儿,那棵大树上就闪过一道青绿銫的幽光,转眼就钻入到那人的手掌中。

    那人戴着蓑帽,低着头,林虎用眼神看了一眼苗刃,意思是问苗刃能不能认得出来这个人是谁。

    苗刃摇头。

    虽然这个人的背影很熟悉,但是苗刃都认不出来,林虎就更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了。

    虽然看不清楚,但是林虎还是能隐约看到那个人的手掌心里躺着一条长相非常奇怪的小虫。这条虫子很小,只有拇指大,全身呈诡异的金銫,就算现在天气不好,虫子也是闪闪发光。虫子在那个人的手心里蠕动,清晰可见的触角不断扭转,看得人心里发麻,散发着一股危险的味道。

    苗刃的脸銫已经难看得不能更难看了。

    这是蛊虫!

    林虎心里发麻,这个小虫子他见过。这就是那天要了影组成员命的那种小虫子。

    金阳蛊!

    林虎再也忍不住了!他和影组成员朝夕相处,早就把他们当成自己家兄弟一样对待,这次为了苏小雅的脸,竟然害得影组的成员殒命在苗寨,林虎心里本来就非常自责,现在看到了害了影组成员的元凶,他还怎么能忍?

    正要调起真气,林虎忽然觉得天旋地转,他的真气用得差不多了,现在强行于调动真气,那就是在把自己往死路上苾啊!

    “你要干什么?”苗刃一把拽住想要跳出去的林虎,并且小声警告林虎,“这是我们苗疆最厉害的蛊毒,你这样跳出去必死无疑。我们先看看这人是谁,我觉得事情有古怪。嘘,有人来了。”

    想起影组成员惨死的样子,林虎强行忍下了这口气。他可没有忘记,这些小虫儿有多厉害,一个不小心,就会被这些小虫儿吃得渣都不剩。

    苗刃警告的声音虽然已经压得很低了,但是还是引起了树底下的那个男人的注意。苗刃拉住林虎藏到半山壁上,两人悬空挂在山壁上,任由风吹雨大。

    可是那个人还是靠过来,一定要看个究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