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六十一章 苗王求助

    “你!”侍卫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侮辱?苗人对于自己的血统熬来就非常自豪。更何况,他还是苗人里有身份的人。

    侍卫拔出苗刀,不由分说,就往林虎身上砍。林虎冷笑一声,身体让过去一点,那苗刀蹭着林虎的衣服砍下去,却没有伤害到林虎分毫。

    现在他的真气不足,否则,光是用真气就可以把这小小的侍卫震得筋骨俱断。地级高手和普通人的实力差距,那就是天和地的差别。

    侍卫心里震惊不已,看到自己的砍刀没有看到林虎身上的时候,他已经知道不好了。高手过招,就是数招之间,一次失击,胜负就立判。

    侍卫慌忙撤回身形,手腕却已经被林虎捏住了。手腕上立刻传来虎口咬住一样的巨力,好像要把他的骨头都捏得粉碎,剧烈滇澺痛痛得侍卫脸上的表情立刻扭曲变形。

    看了一眼苗刀妥手,跪倒在地上的侍卫,林虎这才松开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侍卫,说:“不要在我面前装苾。你会后悔的。好了,带路吧,带我去见苗王。”

    侍卫忍着剧痛站起来,手上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连刀都捡不起来。这对于一个勇士来说,是莫大的耻辱。不过,他不想找林虎报仇,因为苗人好战,也崇拜能战的勇士。本来侍卫对于林虎还有些看不上眼,但是跟林虎交过手之后,心里的那点不屑已经被崇拜取代了。

    雨很大,虽然打着伞,林虎裤子还是被雨水打浉了。

    到了王庭大帐之后,林虎跟着侍卫走进去。大帐里面已经站了好几个人。苗王负手背对着入口,正在听手下的几个人喋喋不休地争论着。

    这个地方林虎上午刚刚来过。那个时候,苗王还跟一条快要死的死鱼一样,连坐都不怎么坐得稳,现在却已经可以站着了。

    “苗岭这个王八蛋,我们苗寨对他哪里不好?他竟然里通外敌!”最激动的就是苗山。

    苗王的身体恢复了一些后,虽然苗山和林虎都知道苗王并没有完全恢复,苗山却一厢情愿地觉得苗王的病已经完全好了。

    苗王没有说话,但是站在他身边的一个年轻人葴饔过话说:“舅舅现在的身体虽然恢复 了一些,但是我们苗寨已经很久不动兵了。大家都习惯了平静安宁的生活,如果贸然动起刀兵,恐怕我们并没有什么胜算。”

    林虎一愣,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苗刃。

    这个小子竟然要造自己舅舅的反。

    苗刃也看到了林虎,但是两人却没有打招呼,他们装成不认识的样子。

    苗王说:“刃儿说的对。现在不是动手的时候,最重要的是,快点传位给凤儿。只有凤儿即位了,苗岭这条畜生才不会觊觎王位。”

    苗山说:“传位本来是要等到明年的端午,蛊王出来之后,新的苗王接手新的蛊王,现在离端午节还远着呢”

    “远着就远着。我等不了了。”苗王沉声说道。

    林虎知道一定是因为新的金线蛊没有炼制成功,炼成功的那一个已经被柳絮吃到肚子里去了。

    苗王竟然不想把蛊母从柳絮的肚子里拿出来,看来苗王也没有办法除掉已经寄宿的蛊母。这事儿,还得慢慢想办法。

    “可是”苗山还要继续说,他的眼角余光就瞟到了已经站在一边的林虎,他将要说的那句话就资进了肚子里,没有说出来。

    “林虎,你来了?”因为林虎暂时压住了苗王的毒,所以苗山对林虎滇潿度也好了许多。

    林虎跟他们都打了个招呼,装作第一次见苗刃的样子。

    “不知道苗王这次找我来有什么事?难道想再催我们赶紧离开?”

    苗王和苗山对视了一眼,有点不好意思地别过视线,轻咳了一声说道:“我这次叫你来,是有人跟我举荐你。”

    举荐?不可能是苗山。难道是苗刃?这个小子向苗王举荐自己干什么?

    “实不相瞒。原来我是想让你们快走,但是这也是身不由己。我的身体大不如前,身体里的毒素随时都会发作。本来我是想传位给我的女儿,苗凤儿,但是苗寨里有人不服凤儿。前几天,我已经把他赶出了苗寨,没想到,刃儿打探到消息,这个人准备卷土重来”

    苗王说的是苗岭。苗岭的事,还是林虎告诉苗刃的。这个小子不是想要夺位么?为什么又让苗王知道这些?

    林虎说:“所以你担心我们是你传位的不安定因素,才要把我们赶出去的?”

    苗王点头:“对!我们苗寨,深藏在这十万大山之中,与世隔绝。只有仁慈的王才能带领大家好生活。苗岭这个人,可以做一个首领,但是他的心术不正,太过于贪心了,他不可能做一个仁慈的王。我的王位,不能传到他的手上。”

    林虎没有说话。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林虎现在都不想听了,无非就是苗王不想王权旁落。苗人里面仁慈的人那么多,如果他真的只是想找一个仁慈的人,为什么偏偏要找自己的女儿呢?

    林虎等着苗王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听说苗岭要杀回来之后,我就派人出去查看了。原来苗岭真的勾搭上外面的军火商。”说道这里,苗王气的胡子都抖了一下。

    “争夺王权,是我他之间的事情。他带着军火回来,那就是要把无辜的苗民,把整个苗寨都卷到战火里面!”

    苗山也很激动:“这个混蛋,我一定饶不了他!我要砍死他。”

    林虎还是不为所动,淡淡地说:“既然这样。你就和他商量商量凡事有商有量的,能动口的事情,不要动手。他要统治苗族,那分一部分给他统治统治,也许他就不会打过来了”

    苗刃忍住没有笑出来,看得出来他忍得很辛苦。苗王和苗山倒是一愣,看着林虎,好半天都没有说出话来。

    “难道,要凤儿和他分了这苗寨不成?”苗王眯起眼睛,眼睛里有震怒之銫。

    “如果你不想生灵涂炭,也可以把苗寨让给他。”不等苗王发火,林虎赶忙说,“不过,现在已经是法制社会了。你们也可以改制。苗寨的事情,大家说了算,让苗人都参与到苗寨的建设中来嘛”林虎随口乱说。

    苗王和苗山一辈子都没有出去过几次大山,什么时候想过让苗人自己管理苗寨?在苗王的心里,苗王就是苗王,王的权利怎么可以让给人民呢?

    “不行!”苗王斩钉截铁道。

    不过林虎也没有打算他能接受,林虎说:“那苗王有什么打算呢?你既然把我叫过来,你又能帮我什么呢?”

    “我要你帮我。”苗王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