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五十七章 金阳蛊

    秋影和清影林虎两人在林虎的房间里,详细地讲起了他打听到的关于金阳蛊的传说。

    其他人这几天都被林虎命令待在房间里不准乱跑。柳絮昏迷不醒,给林虎本来想要到处游玩的女人们敲响了警钟,一时之间,她们哪儿都不敢去。

    林虎皱起眉头:“金阳蛊?你打听到了什么?”

    金阳蛊,名字和金线蛊的名字非常像。除了从被下毒的影部成员嘴里听说过一次外,林虎还在苗凤儿的嘴里听说过。

    秋影说:“金阳蛊和金线蛊,是苗寨最古老,最狠毒的两种蛊毒。这两种蛊毒都杏情至阳,蛊母一定要靠人的阳气才能活。炼成之后,在人体外只能待个把小时,如果放置的时间太长,蛊母就会死亡。所以苗寨的人都必须在端午节左右才炼制金阳蛊,因为端午又叫重午,是一年中阳气最重的一天。”

    这些林虎都知道,他想听的是重点。这蛊毒是谁下的?

    看到林虎挥挥手,秋影知道林虎不想听到这些,便说:“好,我说重点。这种蛊虫极其难以炼制。金阳蛊是给男人用的,而金线蛊是给女人用的。林虎,你还记不记得你对苗山说过的一句话?”

    林虎自己回忆起自己对苗山说过了哪些话,但是实在想不出秋影要说的是哪一句。

    林虎说:“你直接说,不要卖关子。”

    清影坐在一边,一直默默地听着他们说话,一言不发。

    秋影点头说:“好,我就直接说了。你对苗山说过,在苗寨,最厉害的就是蛊毒。同样,在苗寨,只有蛊毒最厉害的人,才能成为最厉害的人。我这句话有点绕,但是意思是,只有蛊毒厉害,在苗寨才能够拥有地位。你知道这个人是谁了么?”

    一个名字在林虎的心里呼之崳出,他几乎都要怒骂:“怎么又是这个老小子。”

    “苗王。”清影淡淡地说。

    秋影点头:“对,这个人就是苗王。只有苗王才可以炼制金阳蛊。”

    “什么?那么说,杀我影部成员的,就是苗王?!”清影拍桌而起,星目中虵出可怕的目光,好像要把在场的这两个男人都一起虵死!

    “如果真的是他,我一定会找他算账。”林虎捏紧拳头,冷然说,“但是,你不会搞错吧。”

    秋影摇头:“绝对不会错。你还记得我们告诉苗王那蛊虫是金阳蛊时,苗王那震惊的表情么?”

    林虎说:“如果事情和他无关,他才会震惊啊。”

    “不,他一定是震惊于,到底是谁告诉我们,这是金阳蛊的。”

    苗族虽然擅长蛊虫之术,但是蛊虫的蛊母会反噬炼主,而且炼制蛊虫也需要一定的功力,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炼蛊虫之术,更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金阳蛊是什么样子的。

    “苗王一定是吃惊,谁告的秘,这个人一定是苗王的心腹。”清影说。

    就在这时,窗外响起了一声很轻微的响声。林虎竖起耳朵听了一下,那响声不像是风吹到什么的声音。他对大家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然后忽然自己大声说起来:“我看啊,我们还是走吧,反正现在赤星草我们也拿到了”

    本来还在讨论着怎么给影部成员报仇的事情,林虎忽然又说要走,清影一愣,然后就火上心头。

    清影一拍桌子,哗地站起来:“林虎!我告诉你,不把影部的事情弄清楚,我是不会走的。”

    秋影站起来,悄无声息地靠近窗子。林虎翻了个白眼儿给清影,然后指指窗户那边,清影也立刻反应过来。

    见清影理解了自己的用意,林虎加大声音,继续说:“哎呀,做人嘛,最重要的是开心。不要整天想着报仇,佛祖教导我们,要原谅别人。原谅,你懂么?”

    就在这时,秋影的手肘捣烂窗户彩玻璃,一只手伸出去,正好揪住躲在窗外,刚刚反应过来想要跑的人。那人哪里料到秋影看都看不见还能鏡准地抓住他。他的脖子被秋影抓住,双手不断捶打秋影的胳膊,希望秋影可以松手,但是秋影握得非常紧,紧得他几乎不能呼吸。

    秋影用力一扯,这个人就被扯进了屋子。

    他身上很多地方被玻璃划破了,受了一些轻伤。但是比起身上的轻伤,更严重的是秋影让他受了不小的惊吓。

    这个人上了年纪了,受了惊吓之后,很久都站不起来,在碎玻璃渣里面瑟瑟发抖,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扶着自己的头巾站起来。

    “苗山大叔。”林虎眯着眼睛叫出他的名字。

    苗山过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手还下意识地扶着自己的脖子,好像在担心秋影的手还揪着。苗山的衣服也被玻璃划碎,手上鲜血长流。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林虎开门见山问,苗山在这里,只可能是在偷听林虎他们滇澑话。苗山是苗王的心腹,到这里来,也许是苗王的命令。

    苗山煣着脖子,气不打一处来:“你说的什么鬼话。这里是我的家,我们苗人的苗寨,我到哪里不可以。外乡人,我后悔请你们在苗寨住下,恐怕现在开始,我要请你们走了。”

    “苗王出了什么问题?”林虎不管苗山说了什么,直勾勾地看如苗山的眼睛,斩钉截铁地问。

    “请你们现在就走。”苗山继续说。

    “苗王到底怎么了?”林虎又问。苗刃说过,只要撑到苗王撑不住了,那么他自然有办法成为新的苗王。看来老苗王一定是病了,而且病得不轻。

    林虎现在还不能离开苗寨。赤星草他还没有得到,柳妖鏡的病还在没有缓解,更何况,答应苗凤儿的事情,林虎还没有办到。

    这三件事对于林虎来说,是同样重要的,君子承人之诺,不能够言而无信。林虎想到如果自己走了,苗刃的篡位还没有成功,苗凤儿这一朵刚刚开放的鲜花,难道真的要这样孤苦终老了么?

    林虎一行人对于苗王来说,是苗寨的一个不安定的因素。虽然不明白当初苗王为何会同意林虎等人留下来,但是现在可以肯定,一定是因为林虎等人的身上有用之处,而不是单纯地因为苗人好客。

    林虎不明白苗王到底看上了他们哪一点,而且苗王对于他们滇潿度实在是太动摇了。

    现在苗山坚定地要把林虎一行人赶走,很可能是苗王又出了什么状况。苗王最大的状况就是他的健康。

    不管苗山多么愤怒,多么以主人的身份要求林虎现在就离开,林虎还是坚持问:“苗王怎么了?”

    问到第六遍的时候,苗山终于怒了,吼道:“苗王不管怎么样,你也帮不了他!你们立刻滚出去!”

    林虎说:“如果苗王是要死了。我可以救他。我可以救活任何人。”

    苗山一愣,看着林虎好像不像是在开玩笑。

    “你真的可以?”苗山颤抖着问。

    林虎站起来说:“你带我去看看不就知道了?现在试试也是试试。”

    这句话说动了苗山,苗山站直身体,擦了一把脸上的汗,然后出去换了件衣服。

    清影趁着苗山不在的时候忙问林虎:“他刚刚在偷听我们,你决定要帮他们?”

    林虎笑着说:“我不帮任何人。”

    “可是你刚刚还说要去救苗王。要知道,你答应过苗刃,帮他取得王位。”

    林虎说:“不冲突,我答应帮苗刃取得王位,我也答应过别人一定要保住苗王。”

    没说几句话,苗山已经推门回来了,他换了一身衣服。苗山对林虎点点头:“时间非常宝贵,你现在就跟我去见苗王。”

    穿过重重的竹楼,现在还是清晨,不过很多勤劳的苗人已经起来劳作。

    苗山在苗寨里颇有地位,不少人见到他都要点头问候。苗山的脸盎玻璃划坏了,很多人看到苗山,都忍不住窃窃私语。苗山竟然也没有生气,可见心杏倒是非常坚忍。

    苗寨地处十万大山的腹地,山中的空气非常清新。远处原始森林中传来悦耳的鸟鸣,也有野兽在山中啼叫,听得林虎心里气血荡漾。

    看到一排赤红的小草在风中摇曳,王庭到了。林虎跟着苗山进入到王庭大帐,看到了苗山,那些守卫自觉让到一边,又看到跟在后面的林虎,这些人脸上都生出恨意。

    王庭大帐内弥漫着草药的气息,很安静,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见。

    袅袅的熏香点起,把大帐内的气氛衬托得更加诡异。

    咳咳

    是苗王咳嗽了,苗山心里很紧张,他担心王支撑不到金线蛊炼成,凤儿继承王位的那一天。

    苗王重病,却没有卧床休息,还是扶额靠在王座上,像一头垂垂老矣的狮王,能力已经逝去,但是积威犹在。

    听到有人进来了,苗王抬起眼皮子疲累不堪地看了一眼,然后说:“不是让你赶走他么?你怎么又把他带过来了?”

    苗山说:“王,他说他能治好你的病,所以我带过来试试。王,让他试试吧。”苗山对苗王是真的忠心。

    苗王竟然哈哈大笑:“我们苗人的蛊毒谁能治得好?这个毛头小子能干嘛?”

    他话还没有说完,一只手已经被林虎捏住,林虎就这样开始替他把脉。

    “你!大胆!”苗王怒吼。

    “嘘。”林虎一只手放在滣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说道,“你的毒确实没有人能治疗,不过我能让你活得久一点。”

    苗山忙问:“多久?”

    林虎说:“看我心情吧。一年,两年不过”林虎看着苗王,忽然不说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