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三十章 解脱

    柳絮扭过头,目光完全落在林虎的身上,过了好一会儿,才平淡地问道:“你还记得今天拿枪对准我的那个女人吗?”

    “记得。”林虎认真地点了点头。

    “那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龙雪。”柳絮咬着牙,视乎在克制自己不发怒。

    林虎虚眯起眼睛:“这有什么关系?”

    “他们又用她来威胁。”柳絮说到这里,终于忍不住冷笑起来:“他们真把我柳絮当成软柿子吗?我还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那你何必生气。”林虎一语道破了柳絮的心扉。

    柳絮没有反驳,而是沉默,沉默地低头,沉默地点燃一根香烟,沉默地一言不发。

    很显然,林虎说中了她的软肋,其实她也想知道为什么要生气。还是为了一个背叛自己的姐妹,一个可以拿枪准备杀死自己的姐妹。

    看着柳絮,林虎突然微笑着坐直了身子:“既然已经过去了,那就不要想。”

    “对,不要想,她被糟蹋也好,被卖去做妓-女也好,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柳絮一口接着一口的吸着香烟,嘴上说不要想,但却越来越激动。

    看着柳絮,林虎心里明白。其实她心里很痛,只是这种痛被她克制了。但她的激动,却是这种痛延伸出来的枝叶。

    “小男人,抱抱我。”柳絮终于抬起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注视着林虎。

    林虎错愕地看着柳絮,他没想到柳絮会提出这种古怪的述求。但这种述求,的确让人很难拒绝。

    柳絮很蛮横,视乎不准备征询林虎的同意,丢掉手里的香烟,绕过茶几,直接扑进了林虎的怀里。

    面对美人突然投怀送抱,林虎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压力,尤其是闻着美女身上特有的芳香,感受到她那勾魂夺魄的气息,这才是给予林虎真正压力的源头。

    虽然他知道,在这时候柳絮只需要一个心灵上的安慰,但作为一个正常男人,在面对这样的尤物时,还是避免不了产生男人的正常反应。

    柳絮将整个头埋进林虎的怀里,丝毫不露任何一点缝隙。她仿佛要跟林虎的怀哀融为一体,但她的小声抽泣,却引起了林虎的关注。

    “妖鏡。”林虎低头,看着在自己怀里小声抽泣的柳絮,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我没事,我就是想睡会儿。”柳絮没有抬头,依旧保持着她的姿势。她好像在哭,但又好像不是。她把整个脑袋埋在怀里,就好像深怕有人看到她现在的样子。

    但林虎能感受到,她在哭,她在抽泣,这种抽泣让她整个娇躯微微地颤抖着。这是一种伤心的发泄,一种无奈的发泄。

    仰着头,林虎轻叹着吐出一口气,轻拍着柳絮的后背。他既伤感,又庆幸。

    伤感的是,她作为一个女孩,面对着强大敌人的压迫,要一个人承受,一个人抵挡,一个人面对。

    庆幸的是,她能将最柔弱的一面展现在自己面前,这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莫大的宽慰。因为女人只有于她们信任的男人面前,才会露出自己最柔弱的一面。

    认识柳絮开始,她带来的始终是欢笑,是诱瀖,是妩媚和风情万种。她传递的每一份,都是让人浮想联翩,却又哭笑不得的滑稽场面。甚至林虎一度认为,她天不怕,地不怕,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打击到她,更没有任何东西能威胁到她。

    但是林虎现在看到了,她是个女孩,她终归还是个女孩,她终归还是有柔弱的一面。虽然暂时不清楚她柔弱的一面是什么,但可以确信,这和刚才那通电话有关,和她提到的那个叫龙雪的女人有关。

    深夜了,郊区的深夜很静,既没有车辆的汽笛声,也没有繁杂的人群吵闹。所以,这栋孤单屹立在郊外的古典建筑,就像是被人遗忘的古堡,寂静,安宁。

    坐在沙发上,林虎怀里抱着的人是柳絮,她哭累了,所以睡了。但她睡得很不老实,以至于让林虎不得不把她抱起来放在大腿上,让她尽量睡得舒服一些。

    林虎也曾试着将她抱进房间,但她就像是时刻警惕的受惊小兔。只要林虎稍微一动,就会让她立刻变得不安宁。于是,林虎只能放弃这种做法,甘愿当一个抱着美人的柳下惠。

    “为什么要这样?”

    “我们是好姐妹”

    “曾经,你我都来自农村”

    “你迷失了,我没有”

    “龙雪,要幸福你可以比我幸福。”

    听着怀里柳絮断断续续的梦话,林虎无奈地笑着低头。

    望着怀里熟睡的美人,望着那张惊为天人的绝美脸颊,林虎在这一刻,更多的不是男人的心猿意马,而是怜香惜玉的一种男人情怀。

    你要问林虎现在对柳絮什么感觉,不好意思,恐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甚至他们认识不到一个月,但相互之间发生的一切,却像是走过了十年的心里路程。

    天,渐渐明亮,鸟儿欢快的叫声,终于惊醒了昏昏崳睡的林虎。当他再次低头的时候,才发现怀里的睡美人,早已经瞪大水汪汪的眼睛,一脸似笑非笑的注视着自己。

    “额”林虎楞了楞,这才错愕地松开手。

    柳絮渖訡着从林虎的大腿上坐了起来,当她感觉到有点不对劲的时候,突然一巴掌打在了林虎的大腿内侧

    “嘶噢”最要命的部位突然遭到攻击,林虎顿时双手捂住大腿内侧的要命位置,眼瞳急缩,微微赤红的脸颊瞬间涨得通红,连带着整个脸颊开始扭曲起来。

    柳絮将身子挪到林虎身边的沙发上,这才饶有兴趣地看着呲牙咧嘴,一脸痛苦的林虎。

    当她发现林虎的双手正捂着少儿不宜的部位时,突然捂着小嘴咯咯娇笑起来:“真讨厌,整晚都戳着人家腰板,疼死了,它不老实,那就打老实了。”

    “你你”林虎强忍着痛,涨红脸颊指着身边的柳絮。

    他想说恩将仇报,也想说过河拆桥。但是刚才柳絮那一巴掌,实在是太要命,以至于疼得他只顾你你你的发泄着愤怒。

    “小男人,你很痛苦吗?”柳絮咯咯娇笑着凑近了林虎。

    这是明知故问,这是罪魁祸首的嘲笑。于是,林虎不再怜香惜玉,愤怒地一把将柳絮推倒在沙发上。

    伴随着柳絮银铃般的咯咯笑声,林虎不顾形象地跳了起来,而且是双手捂着部位跳了起来。他认为,这样可以缓解那种来自腹部的钻心刺痛。

    过了好一会儿,林虎才弯着腰转过身,朝着笑得花枝招展的柳絮投去愤怒的目光:“柳絮,你必须死”

    啊的一声尖叫,柳絮比兔子溜得还快,瞬间就让林虎扑了空。

    看着再次变得欢乐起来的柳絮,林虎心里既恨,又喜。恨的是这妖鏡真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喜的是,她显然从昨天晚上的哀伤中解妥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