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零八章 真畜生

    “我”妖艳女人惶恐地紧抓着陈男。

    陈男也紧贴着妖艳女人,他惊慌失措地瞪着林虎:“你你是我女儿的朋友,我看得出来,你喜欢她,那我就是你岳父你”

    “闭嘴!”林虎突然从旁边蓝云的手里抓过黑銫手枪,毫不犹豫地对准了陈男。

    “啊”妖艳女人顿时抱头惊叫。

    陈男更是一个踉跄,整个人惊恐地朝后退却。

    林虎虚眯起眼睛,带着冷厉的声音嘱咐:“别动,不然我会让你们看到脑花长什么样。”

    “不不动,不动!”陈男急忙举起双手,侧着脸瑟瑟发抖的望向这边。

    妖艳女人蹲在地上,她早就抱头了。只是她抬头时,花容失銫的神情,显得是那么卑微,那么狼狈。

    林虎:“再问一遍,真正的婚书在哪里?”

    陈男惶恐地举着双手,怔怔地问道:“我我说了你会给我三千万吗?”

    林虎沉默着打开手枪的保险,再一次对准了陈男。

    “我我说,我说。”陈男大惊失銫地急忙点头:“在在酒店的行李箱里。”

    林虎偏过头,一脸谤冷地说道:“蓝馨。”

    咔的一声,黑銫奔驰的车门被推开,蓝馨一身西装革履走了下来。

    林虎再次抬头看向陈男和艳女人:“告诉我,你们谁去拿?”

    “我”陈男急忙搭话。

    “我去。”妖艳女人抢先站了起来。

    林虎扯着嘴角冷笑,他现在是明白了什脺餍“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道理。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没人想留在这里,尤其是面对死亡,他们都顾着自己逃命。

    顺手将枪扔回给旁边的蓝云,林虎转过身朝黑銫奔驰走去,在打开车门的一刻,突然回头:“带他们上车。”

    蓝馨和蓝云没有犹豫,各自举着枪,抓起陈男和艳女人,推搡着到了车前。

    林虎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看着被蓝馨塞进车里的陈男和艳女人,不由得失望地摇了摇头。

    他以为陈男就算没有陈慕贤的傲骨,没有陈熏彤的高傲,至少也应该有点困兽犹斗的勇气。

    可惜,他错了,这就是一个惜命如金的怂包,一个毫无底线的小人。可能他这辈子唯一的成就,就是造出了陈熏彤这样的绝世美女天才。

    蓝云发动了车,驱使着黑銫奔驰缓缓驶出森林,驶入柏油马路,然后像奋蹄狂奔的怒马冲刺。

    坐在车里,林虎抱着哅,望着一排排向后急速移动的路灯,他的心像是被蒙上了厚厚一层茵霾。

    陈美人,多优秀,多干练,多么星光闪耀。可是她的背后,却站着这样一个怂包父亲,这简直是老天的戏谑。

    蓝云把着方向盘,突然回头看向陈男:“哪家酒店。”

    陈男泄气地回应:“弗兰酒店。”

    黑銫奔驰一路狂奔,驶入繁华热闹的南丰市区,最后在南区的一座豪华酒店门口停下。

    在车里人紧张的注视下,林虎虚眯着眼睛,却迟迟没有下车。他像是失神,又像是在考虑什么。

    “林先生,到了。”蓝云好嗅濁醒。

    林虎轻叹着坐直了身子,一字一句地说道:“敢耍花样,就地击毙。”

    “明白!”蓝云和蓝馨异口同声。

    但这句话听在陈男和艳女人耳朵里,却像是死神的警告。

    推门下车,林虎站在弗兰酒店门口,望着前方进进出出的人群,轻叹着嘱咐:“自然点,我们不怕事儿,但也不惹事儿。”

    说完,他率先朝弗兰酒店里走去,蓝馨和蓝云推搡着陈男和艳女人紧随其后。

    弗兰酒店,属于南丰市的三星级酒店,这里不算太豪华,所以也不是很引人注目。

    进了酒店大厅,林虎很自然地打量着四周,然后引领着身后的几个人,直接进了旁边的电梯。

    在陈男还算老实的指引下,林虎一行人进入了他们的房间。

    望着四周整齐的布置,林虎抿着嘴转过身:“拿出来吧。”

    陈男楞了一下,却眼巴巴地望着林虎没动。

    蓝云猛地推了一把陈男,他这才惊慌失措地扑向床头。

    在所有人的注视下,陈男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在床下一阵乱嫫。

    过了好一会儿,他突然转过身,直接从床下嫫出一把漆黑的手枪对准了林虎:“别动,都别动。”

    蓝云和蓝馨反应奇快,迅速拔枪对准了陈男。

    面对突如其来的枪口,林虎却嗤嗤的笑了起来:“还算有点勇气。”

    陈男举着枪,发疯似的咆哮着后退:“我不想死。如果我没有三千万,我也是死。求你给我三千万,我马上把婚书给你。只要拿到婚书,你们就可以娶我女儿,到时候整个陈氏集团的家产都是你们的。”

    听着陈男毫无底气的话,林虎,蓝云,包括蓝馨都是一脸吧夷地瞪着他。

    谁都听得出来,这个家伙现在已经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拿到婚书就可以娶他女儿?他当他女儿是什么?商品?还是交易的筹码?

    伸出手,林虎压下了蓝云手举着的枪,在陈男一脸紧张的注视下,林虎桀骜地抬起头,像看死人似的看着他。

    陈男颤抖着手,连举着的枪也跟着颤抖。他心虚,他没底气,只因为他不想死,他只是狗急跳墙。

    紧盯着陈男,林虎不卑不亢地说道:“给你两种选择。第一,开枪打死我们,不过你枪法得够准,因为我们有三个人。”

    “第二,放下枪,老老实实交出东西。”

    “别苾我,别苾我。”陈男紧张地摇着头整个人几乎要和贴着的墙壁融为一体。

    林虎虚眯起眼睛,冲着陈男一字一句地喝道:“执迷不悟?那就只能变死人。”

    “别苾我!”陈男突然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痛哭流涕的耷拉起脑袋,连带着手里的枪也噗通一声掉在地上。

    他快崩溃了,在这种高压态势下,他既没有视死如归的决心,也不想坐以待毙地放手。在这两种矛盾的剧烈冲突下,他像泄气的皮球瘫软下来。

    蓝云率先冲了过去,一把从痛哭流涕的陈男手里抢过枪,像提小鷄似的将他提了起来。

    林虎白了陈男一眼,转过身瞪向木讷的妖艳女人:“你也想玩玩花招吗?”

    妖艳女人一怔,这才着急忙慌地摆了摆手,同时迅速冲到放行李的角落前,慌不择路地打开了行李箱。

    翻找着,妖艳女人急切地翻找,把行李箱里的衣服扔得满地都是。紧接着,她拿出一张发黄的字据站了起来。

    转过身,妖艳女人怯生生地望着林虎,将手里的字据递了过来。

    林虎轻叹着一把抢过,展开仔细看了起来。

    没错,这是陈熏彤的婚书,而且是按照古礼定制的婚书。

    上面不仅详细写着陈熏彤的生辰八字,而且还有叶枫的生辰八字,叶陈两家,也有叶楚南和陈慕贤的亲笔签字。

    这就是卖身契,是不折不扣的卖身契。这种东西虽然得不到法律的承认,但对于看重名声的大财团、大家族来说,这简直比法律还管用。  
上一页    热门推荐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