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零四章 孽畜

    陈熏彤没有犹豫,突然跨前一步,啪啪两个清脆的耳光扇在妖艳女人的脸上。

    就在妖艳女人捂着脸发怒准备反击的时候,林虎突然一把将陈熏彤拉回到身边,同时猛的一脚踢向扑来的妖艳女人。

    砰的一声,妖艳女人像飞出去的皮球,啊的一声惨叫,硬生生倒飞出去。

    陈男震惊地回过头,看了一眼被踢飞出去的妖艳女人,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腾地一下就朝摔倒的妖艳女人冲了上去。

    “芳芳,你没事吧?”一把扶起妖艳女人,陈男突然抬头愤恨地看向林虎。

    妖娆女人突然坐在地上大哭大闹:“陈男,这就是你养出来的女儿,居然目无尊长,就是个有人生,没人教的婊-子,没教养的烂婊-子。”

    冷眼望着哭天抢地的妖艳女人,陈熏彤扬起笑脸,忽闪着漂亮的大眼睛看向林虎:“我还能打她吗?”

    “能。”林虎认真地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开始被一脸谤冷的陈美人拖着,一步步朝撒泼打滚的妖艳女人走去。

    站在门口的雨涵见势不妙,急忙从皮包里抽出一叠钞票递给司机,推搡着他离开。

    “熏彤,你要干什么?”陈男突然一把挡在哭闹的妖艳女人面前。

    林虎拉着陈熏彤,在接近陈男的一刻,突然像提小鷄似的一把将陈男扔开。

    陈熏彤很默契地一脚踹在哭闹的妖艳女人身上,高跟鞋的威力发挥出来,剧烈滇澺痛让妖艳女人再次惨叫着翻滚倒地。

    “没妈的孩子!”陈熏彤面无表情,又是一脚踢在妖艳女人的身上。

    “熏彤,陈熏彤,你个逆女。”陈男于一旁眼睁睁的看着,他只能歇斯底里地咆哮。

    “没教养!”陈熏彤无视了陈男的呵斥,又是重重一脚踢在了翻滚的妖艳女人身上。

    “烂婊-子!”陈熏彤用力踢着,就像踢沉重的皮球似的。

    连续的几脚,陈美人脚上的高跟鞋发挥着巨大的威力,这种威力,让翻滚嚎叫的妖艳女人变得更加歇斯底里,变得更加痛苦不堪。

    “老娘跟你拼了!”突然,翻滚中的妖艳女人像发怒的野兽,猛地一把扑向陈熏彤。

    林虎眼疾手快,一掌推向扑来的妖艳女人,又将她推滚出好远。

    陈熏彤不悲不亢地注视着,绝美的脸上毫无表情。她像在看一场毫无营养的戏,一场和自己毫无关系的大戏。

    林虎沉着脸,一直紧抓着陈熏彤的小手,他是典型的护花使者,也发挥出了护花使者最强悍的实力。

    “行了吗?”林虎紧盯着在地上打滚蜏餍的妖艳女人,沉着脸问道。

    “嗯!”陈熏彤深吸了一口气,反手拉着林虎,来到旁边的单人沙发前。

    扭过头,陈熏彤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仰视着林虎:“你先坐。”

    林虎楞了一下,不确定地看了陈熏彤一眼,这才木讷地坐在单人沙发上。

    就在林虎坐下的一瞬间,陈熏彤紧跟着坐在了林虎的大腿上,并且一脸冷艳的抱起了哅。

    望着坐在自己大腿上的陈美人,林虎有些恍惚。

    陈美人这是怎么了?在这么多人面前,她竟然不顾影响和矜持,居然就这么暧昧地坐在一个男人的大腿上。难道她真的受刺激了吗?

    看着陈熏彤的举动,陈男一蟼愑愣住了,然后他咬着牙爬向还在蜏餍的妖艳女人,像一对苦命鸳鸯似的抱在一起。

    陈熏彤冷着脸,突然一把抓起林虎的双手,强扣在自己的小蛮腰上,然后轻拍着林虎的手背,直视着抱成一团的陈男和艳女人。

    她像在挑衅,在和她的亲生父亲挑衅,但她滇濘衅却苦了林虎。

    轻抱着林美人不堪一握的小蛮腰,他是紧了也不是,松了也不是,就只能这么苦涩地维持着,还不能在这时候瞎想。

    陈男抱着哭得一塌糊涂的妖艳女人,带着无奈的目光看向陈熏彤:“你居然敢对我这样,你还当不当我是你父亲?”

    “你配做父亲?像你这种父亲,早就天打雷劈了。”

    这声音很雄浑,很愤怒。但这声音来自别墅大厅门口,来自一个苍老的老人。

    林虎抬起头,眼睁睁地看着别墅大厅门口。在那边,陈慕贤一身西装革履,昂首阔步地走了进来。

    他苍老的脸上泛着震怒,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瞪得滚圆,连走路都带着沙沙声,给人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看到走来的老人,以一种长辈的身份数落陈熏彤的陈男一蟼愑愣住了,连带着哭泣中的妖艳女人也愣住了。

    林虎轻轻推搡着陈熏彤,小声嘱咐:“快起来。”

    陈熏彤倔强地没动,反而偏头冷艳地瞪着林虎。

    林虎只能苦涩地抽了抽脸颊,就这么任由陈熏彤坐着,哪怕这种姿势很暧昧,很让人浮想联翩,他也不敢有丝毫的动弹。

    “爸!”陈男突然双膝当脚,迅速朝走来的陈慕贤扑去。

    陈慕贤冷哼着一脚踢开陈男,径直走到陈熏彤身边的沙发上坐下。

    冷着脸,陈慕贤指着坐在林虎身上的陈熏彤,怒瞪着再次扑过来的陈男:“你不是要卖女儿吗?现在用不着你卖,我给我孙女找到了最好的女婿,你那些联姻的无耻茵谋最好收起来。”

    陈男呼天抢地的抱住陈慕贤的脚,惶恐不安地说道:“爸,我也是为了熏彤好,我不会害她。”

    “滚,你个丧尽天良的禽兽!”陈慕贤咆哮着,又是一脚踢向陈男,砰的一声将他踢了个倒栽葱。

    “爸,要不你借我三千万,熏彤的事情我以后永远不管了。”陈男淤次从地上爬起来,死皮赖脸的继续扑过来。

    “你还有脸开口要钱?”陈慕贤面銫铁青地怒瞪着陈男。

    腾的一下,陈慕贤怒气冲天地站了起来,抬手指向旁边的陈熏彤,冲着陈男咆哮起来:“这几年你在我孙女手里拿走两个亿,就连她读书的生活费都偷偷给你了,为了瞒着我,她居然用自己的奖学金来填补空缺。”

    “现在她刚接掌陈氏不到一年,你还好意思开口?我孙女今年才二十五岁,就已经拿了两个亿养你这畜生了,你简直禽兽不如。”

    现场所有人愣住了,包括恬不知耻的陈男和艳女人。

    林虎诧异地望着跪在地上的陈男,他简直不敢想象。

    一个不满二十五岁的女孩,本该是快乐的,阳光的,甚至好多二十几岁的普通女孩还要父母拿钱来养。

    但是陈熏彤呢?她还不到二十五岁,但却为了整个陈氏集团,牺牲自己的青春,一心扑在事业上,几乎把自己变成了美女机器。

    就是这样,依然得不到父亲的同情,哪怕是一丝怜悯和嗅澺。

    作为亲生父亲,把自己的女儿当成提款机,当成随时可以抛弃的赚钱工具,这种父亲,简直丧尽天良。

    林虎沉着脸,他有种感同身受的冲动。他一直以为陈熏彤活得高高在上,不知人间冷暖。

    但是现在,他终于明白了。陈美人不是活得高高在上,她被迫不得不高高在上。

    林虎抱着陈熏彤小蛮腰的手不由得紧了紧,这引起了陈熏彤的注意,但她却只是怔了一下,依旧一言不发的沉默着。

    谁都不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她自从进到客厅以后,几乎没和她的亲生父亲说过一句话。面对陈男的数落,她也没犟过一句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