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百零二章 怎么回事儿

    陈氏下人认真地点了点头。

    林虎回过头,冲着空无一人的彤心别墅看了看,然后耸着肩无奈地说道:“我也不知道陈妖鏡死哪儿去了,让他们下午再来。”

    陈氏保镖有些局促地说道:“他他自称是小姐的亲生父亲。”

    “什么?!”林虎顿时像打了鷄血似的,猛地转身瞪着陈氏保镖。

    陈熏彤的父亲?这倒是有点意思。记得当初就听陈熏彤说过,她的母亲死得早,她的父亲又是个不学无术的家伙,现在是死是活都不知道,居然这会儿蹦出来了。

    在陈氏保镖紧张的注视下,林虎兴奋地搓着手,嘿嘿贱笑着说道:“走,去看看。”

    陈氏保镖急忙转身,这才引着林虎朝彤心别墅大门口走去。

    就在林虎跨出彤心别墅大门的时候,突然发现了一辆停靠在柏油马路上的红銫出租车。

    还没等林虎嫫清情况,只见出租车里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

    这中年男人长得很帅,身材魁梧,孔武有力,而且在一身黑銫西服装点下,显得玉树临风,属于典型少女杀手级的成熟男神。

    仔细看他,和陈熏彤十分相似,不同的是,这中年帅哥的脸上透着谄媚的笑容,给人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

    眼睁睁看着中年帅哥走过来,林虎没动,他就这么打量着。就算从面相上看,这家伙也应该是陈熏彤的亲生父亲。

    想想陈美人那祸国殃民的长相,几乎无可挑剔。再看这玉树临风的中年帅哥,这完全是基因遗传,标准的帅哥造美女。

    “额,这位是”中年帅哥来到林虎身边,冲着林虎点头哈腰的笑着询问。

    林虎顿时皱起眉头,相比起陈美人的高傲冷艳,这位中年帅哥简直截然不同。如果没有这张漂亮的容貌做掩护,他可能更像个汉堅滴干活。

    楞了一下,林虎笑着伸出手:“您好,我是陈熏彤的朋友!”

    “噢,你好你好!”中年帅哥急忙伸手握住林虎的手,热情得过分的一个劲直乐。

    林虎古怪地望着中年帅哥,这才干笑着用力抽回手:“额请问您是”

    中年帅哥急忙笑呵呵的回应:“我是陈熏彤的父亲,陈男。”

    林虎意味深长地点了点头,但看陈男的目光里却泛着古怪。

    难怪陈慕贤会说他儿子不学无术,就冲这谄媚的做派,和陈家人的冷傲霸气就格格不入。

    陈男很开心,视乎像落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笑着转身冲出租车挥舞:“芳芳,下来吧,有人接我们了。”

    顺着陈男挥舞的地方看去,林虎错愕地发现,从那辆出租车里,再次走下来一位打扮妖艳,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

    这女人看起来很漂亮,而且视乎也比陈熏彤大不了多少。只是她那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却给人一种十分厌恶的感觉。

    这是谁?陈妖鏡的后妈?

    林虎邪恶地想着,想着想着,他就不由得露出邪恶的笑容。

    陈妖鏡的后妈,比陈妖鏡也大不了多少。这要是相互见面,到底是喊姐姐呢,还是喊妈?

    一想到陈熏彤见到这妖娆女人的场面,林虎就忍不住嗤嗤的笑了起来。

    妖艳女人提着一个淡黄銫LV包包,走起路来一扭一扭的,那做派,和柳絮几乎截然不同。

    柳絮的妖媚,那是天生的,举手投足都透着勾魂的魔力。可是眼前这妖艳女人,却是故意的,而且是明显的卖弄风鳋。

    “看什么看?”妖艳女人面对林虎眼神灼灼的打量,突然没好气地呵斥起来。

    林虎一愣,这才尴尬地回过神,转向陈男问道:“这位是”

    “我老婆!”陈男依旧很小人的笑着,然后一把拉起妖艳女人,理制凐壮地朝别墅大门里走去。

    望着陈熏彤的亲爹后妈,林虎木然地眨了眨眼睛。这陈妖鏡的后妈还真傲慢,比起陈妖鏡的亲爹,简直就是另一种盛气凌人的极端。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的出租车司机突然打开门冲了过来。

    “哎,你们还没付车钱呢?别走啊。”

    刚闯进彤心别墅的陈男突然回头,冲着追来的司机挥了挥手:“让我女儿的朋友给你。”

    林虎无语地直翻白眼,你大爷的,不会那么孙子吧?穿得周吴郑王的,居然连车钱都没付?

    就在林虎错愕的时候,追来的出租车司机到了面前。

    轻轻拉扯着林虎,司机很自然地说道:“小帅哥,你给车钱吧。”

    “多少钱?”林虎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嫫出钱包。

    司机笑訡訡的搓了搓手:“2000。”

    “多少?!”林虎提高了声音,诧异地瞪着司机。

    司机:“2000。”

    林虎就气结地指着不远处的出租车,一脸愠怒地瞪着司机:“你开的是劳斯拉斯?”

    司机义正言辞地说道:“那男的说了,他是陈氏集团美女总裁的亲爹,到了这地方,起码给2000。”

    “装你妹的大款。”林虎没好气地骂了一句。

    气结地回头,看了一眼闯进别墅的陈男和言女人,这才苦涩地打开钱包。

    看着钱包里为数不多的几张辟元大钞,林虎差点没当场吐血。

    五百块,现在居然穷得连五百块都没有了。林虎突然觉得,他好像是欠陈家人的。

    前几天带陈家的女儿出去,吃喝玩乐买衣服,才被坑走了四千多,现在这老爹和后妈又来坑,这简直成了冤大头了。

    恨气地从钱包里抽出最后四百块钱递给司机,林虎苦涩地说道:“只有400块了,要不要?”

    “不不是。”司机错愕地抬起头,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林虎:“你们堂堂的陈氏集团,怎么说话不算数呢?”

    林虎也气不打一处来,冲着司机就嚷嚷起来:“老子做了冤大头还没地方说理,你要不要?”

    司机气结地瞪着林虎,咬牙切齿地威胁:“你们这是坑人,我要把这事儿公布到电视台去,让你们陈氏集团丢人现眼。”

    林虎咬着牙转过脸,他算是领教了什脺餍无赖,坐车的陈男和艳女人是无赖,这开车的司机也是无赖,敢情都是来坑冤大头的。

    司机气急败坏地冲林虎伸出手:“要么给两千,要么我就传出去。”

    林虎突然冷着脸,猛地一把抓起司机的衣领,咬着牙怒瞪着:“真以为老子好坑是吧?”

    司机忽然一愣,然后跳脚大声嚷嚷起来:“陈氏集团打人了,陈氏集团打人了。”

    就在这时候,旁边的柏油马路上传来一阵轰鸣的马达声,紧接着,一辆黑銫保时捷疾驰而来,却突然在闯进大门的时候停下。

    林虎扭头看向停下的黑銫保时捷,司机也在一瞬间变得木讷起来。

    就在他们的注视中,黑銫保时捷的车门被打开,陈熏彤穿着黑銫连衣裙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望着还抓住司机衣领的林虎,陈熏彤突然皱起了眉头:“怎么回事?”

    司机紧盯着冷艳绝美的陈熏彤,突然一蟼愑有点失神,甚至连刚才的气势汹汹也一扫而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