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九十六章 回南丰

    这话很大声,大声到突然吵醒了熟睡中的陈熏彤,然后她像被梦魇惊醒似的,呼的一下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愣愣地看着四周,陈熏彤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同样愣愣望着她的雨涵和林虎身上。缓过神,这才情不自禁地用手嫫了嫫自己的脸颊。

    林虎嗤嗤笑着注视陈熏彤:“疯够了吧?”

    陈熏彤没搭话,她好像还在迷糊。

    雨涵凑近了陈熏彤,然后咯咯娇笑着在陈熏彤耳边说了两句,立即就引起陈熏彤一阵白眼。

    伸了个懒腰,陈熏彤扭头看向坐在身边的林虎,突然伸出小手:“小林子,扶本嗊就寝。”

    林虎:“”

    小林子,这名字太刺激人了,不仅刺激人,而且还打击人,不仅打击人,而且还侮辱人。

    什么人才叫小林子?只有太监才叫小林子。

    于是,林虎瞪圆了眼睛,带着仇恨的目光瞪向恩将仇报,自称本嗊的陈大美人。

    “快点。”陈熏彤有些不耐烦。

    雨涵捂着小嘴,终于憋不住噗嗤大笑起来。

    陈熏彤斜瞄着林虎,面对林虎瞪来仇恨的目光,不以为然地翻着眼皮:“就这一次。”

    林虎就咬着牙,然后恶狠狠地哼了一声。但他没去牵陈熏彤白皙的小手,而是在雨涵花枝招展的笑声中,突然一把将陈熏彤抱了起来。

    陈熏彤没反抗,反而很享受地瞪着林虎,最后局促地用手抱住了林虎的脖子。

    雨涵不笑了,她诧异,她诧异地看着林虎亲密地抱着陈熏彤,而陈熏彤也十分亲密地抱着林虎。

    然后,她像个五千万瓦的电灯泡似的瞪圆了眼睛,一言不发地瞪着,一直瞪到林虎抱着陈熏彤上楼,直到消失不见。

    雨涵转过身,自问自答地错愕着:“这这什么情况?难道真要开房啊?”

    将陈熏彤平放在床上,林虎无奈地望着她。

    她现在就像个妖鏡,还是个勾魂的妖鏡,她一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视着,她一言不发,但她的眼神好像在渴望着什么。

    无奈地叹了口气,林虎掐着腰对上陈熏彤的眼睛:“现在想通了?”

    陈熏彤认真地点了点头:“明天悄悄回南丰,七天解决一切。”

    “七天?”林虎诧异地望着陈熏彤。

    陈熏彤:“所以你不能回苏家。”

    林虎:“”

    这是要让三过家门而不入吗?不过,好像就算回南丰,视乎也没有家吧?

    苏天放那里吗?还不知道苏小雅和柳絮这两个丫头回来了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回去又有什么意思?

    楞了一下,林虎皱着眉头问道:“为什么要悄悄回去?”

    陈熏彤虚眯起眼睛:“我需要给他们震慑。”

    林虎斜瞄着陈熏彤:“下定决心了?”

    “你就是我的决心。”陈熏彤说这话的时候,目光一刻也没离开过林虎。

    林虎感觉到受宠若惊,但即便是这样,他也相信陈熏彤说的是真话。

    或许今天带她出去游离了一番,也让她有了更加冷静的思考空间。否则,她恐怕现在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哭呢。

    亲哥哥,要杀亲妹妹,这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丧心病狂。但陈熏彤不是一般人,她不是谁想杀就能杀的。

    纳兰家势力多大?高手如云的纳兰家都不能把陈熏彤怎么样,更何况是陈家内部的几个跳梁小丑?

    他们无非也是欺负着陈熏彤对于亲情太软,太不忍心,一味地迁就他们,他们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如果陈熏彤跟他们动真格,他们恐怕没有一个人敢站出罍饔招。

    现在,陈熏彤总算下定了决心,那么陈家的那群人,末日恐怕也就到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虎轻叹着转过身:“我去收拾东西。”

    “不用。”陈熏彤突然一把抓住了林虎。

    林虎转过身,诧异地望着陈熏彤。

    陈熏彤摇了摇头:“回去不过是解决问题,而不是常住。七天,七天时间,我们重返冰海。”

    林虎再一次皱起眉头:“理由呢?”

    陈熏彤咬着牙坚毅地说道:“纳兰家覆灭,我必须有足够的信息。”

    林虎:“”

    纳兰家覆灭,这个词汇他现在真不敢提起。因为他真有事瞒着陈熏彤,而且这件事瞒不住,必须征得陈熏彤的同意。

    但是现在,陈熏彤好像更坚定,心肠更狠了。她如果连自己的亲人都决定要铲除,她还可能饶得了不共戴天的纳兰家吗?

    那么,纳兰欣主张的给纳兰家留一条活路,简直就成了天方夜谭。

    “过来,睡觉。”陈熏彤挪了挪身子,给林虎让出空位,然后一言不发地闭上了眼睛。

    林虎没说话,他像个木偶似的按照陈熏彤的话做了,最后,他们都沉默着,在沉默中昏昏崳睡过去。

    清晨的阳光,笼罩着生机勃勃的大地,让初春的气息更加宜人,更加让人流连忘返。

    南丰,这座神州第一国际大都市,在清晨的清晰空气中变得繁华。

    上班的人群匆匆而过,上学的学生欢天喜地。所有的一切,都诠释着这座国际杏大都市的如火如荼。

    林虎陪着陈熏彤坐在一辆不起眼的宝马车里,他们都带着墨镜,他们像是深怕被人认出来似的,一路过来,他们都显得异常低调。

    接他们的人,是陈熏彤特意安排打前站的双胞胎姐妹。这一次回南丰,用她的话说,是秘密回来,但同时,她也低调地只带了双胞胎姐妹和林虎回来。

    大批荷枪实弹的保镖,她留在了冰海,包括雨涵和破风。用她的说法是,冰海现在比南丰重要,南丰只是小虾米,真正的大鱼,还是在冰海。

    为了不太引起别人的注意,林虎也显得异常低调。当白銫宝马驶入阔别已久的彤心别墅时,正好是傍晚时分。

    下车,不带任何行李的轻装简从,陈熏彤冲着双胞胎姐妹嘱咐了几句,就和林虎一起进了彤心别墅。

    彤心别墅里的布置依旧,依旧像以前那样奢华,别致。即便陈熏彤几个月不回来,这里仍然有人打扫,仍然有人把这里打点得井井有条。

    将皮包仍在沙发上,陈熏彤顺手妥下了自己的黑銫外套,露出一具凹凸有致,火辣勾魂的身材。

    她现在没心情想别的,她坐下以后才看向打量四周的林虎:“从明天开始,我们就在这地方呆着。”

    林虎诧异地望着陈熏彤:“呆着,什么也不做?”

    “是的!”陈熏彤认真地点了点头:“我这两天需要做点布局。”

    林虎:“”

    又是布局,他最怕听到陈熏彤说布局两个字。因为她一旦说这话,就意味着有人会被玩死,甚至会家破人亡。

    但是现在,林虎清楚地知道,陈熏彤要对付的目标是陈家自己人,她所谓的布局,恐怕并不是她平时的那么恶毒。

    就算她要打压陈家院燃起的熊熊大火,至少她也不可能把陈家人弄得个个身败名裂吧?至少她心里还是藏着亲情的。

    没有多余的话,林虎和陈熏彤经过一天的旅途,洗洗刷刷以后,就各自熟睡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