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九十五章 那就去他妈的

    陈熏彤举着烤串,像是审视似的瞪着林虎。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迟疑地靠近林虎,然后局促地抱住林虎的脖子。

    将陈熏彤背起来,林虎感受着陈熏彤身上诱人的紫花玉露香味,同时也感觉到陈熏彤贴在背上的两座傲人山丘。

    他刚心猿意马,就突然被背上的陈熏彤泼了冷水:“别胡思乱想,你个不是男人的女人。”

    林虎苦涩地笑了笑,偏着头问道:“我是不是男人,要不要野战试试?”

    陈熏彤:“可以,我敢给,你敢要吗?”

    林虎:“如果我把你吞噬了,你觉得你还可能在吗?”

    然后,林虎就感觉到肩膀上传来一阵钻心的刺痛,呲牙咧嘴的他知道,陈美人居然发疯咬人了。

    林虎刺痛地嘶了一声:“你是属狗的,动不动就咬人。”

    陈熏彤无视了林虎的诋毁,紧抱着林虎的脖子,深怕林虎一松手她就会摔下去。

    林虎:“诶,真麻烦,早知道就不带你出来了。”

    陈熏彤望着四周,然后举着手里的烤串喂向林虎:“这是奖励你的。”

    “去。”林虎嗤嗤笑着翻了翻白眼:“你多吃点,晚上一直跑厕所很爽。”

    陈熏彤无视林虎的警告,她认为林虎是骗子,还是个不合格的骗子,每一次骗人,都被她拆穿。

    不过这一点,其实也是陈熏彤最欣赏林虎的地方。她过惯了那种尔虞我诈的生活,整天浸透在勾心斗角的利益中,她最缺的就是林虎这种淳朴。

    有人说,自己没有的东西,别人又有的东西,那么两个人就很有可能结合到一起。不可否认,陈熏彤属于这种异类。

    “你怎么这么轻?”林虎突然掂了掂陈熏彤,悻悻地笑着说道:“就算把你送去屠宰场,也杀不了几斤肉。”

    陈熏彤突然嘟囔着:“我以后不出来了。”

    林虎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不出来最好,省得麻烦。”

    陈熏彤哼了一声:“我说不跟你出来了。”

    林虎扭过头,有些气结地问道:“太没良心了,我还亏待你了?”

    陈熏彤眨着大眼睛叹了口气:“太多的事情要处理,会很忙。”

    林虎笑訡訡地噢了一声:“因为你怕我把你扔到荒郊野外卖了。”

    陈熏彤:“”

    林虎:“不过你说得对,现在要处理的事情很多。”

    陈熏彤:“你当然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几个女人,就够你忙了。”

    林虎突然脚步一顿,瞪着眼睛恶狠狠地问道:“陈妖鏡,你信不信我在这地方把你就地正法,然后杀死?”

    陈熏彤立即警惕起来:“你敢!”

    林虎得逞地哼了一声:“那就别惹我。”

    陈熏彤:”孙小凤,赵小夏,柳絮,秦思,苏琴,啧啧,你都赶上皇帝了,一般做皇帝的人都很禽兽,也很变态。”

    林虎:“闭嘴闭嘴,你个蠢女人今天怎么这么多话?”

    陈熏彤靠在林虎的肩膀上,斜视着问道:“你有事情瞒着我,从纳兰家回来,你就一直回避?”

    林虎:“我没有。”

    陈熏彤:“你是不是又遇到什么麻烦了,或者在那个秦家小姐手里吃亏了?”

    林虎:“闭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陈熏彤:“那是什么?”

    林虎:“说了你也不懂。”

    陈熏彤:“我不懂的,你更不懂”

    林虎:“”

    深吸了一口气,林虎突然停下脚步,背着陈熏彤,摆出一个准备冲刺的架势。

    “你要干什么?”陈熏彤意识到情况不妙。

    “抱紧了,我带你去飞”

    林虎的话还没说完,伴随着陈熏彤啊的一声尖叫,他带着陈熏彤以闪电般的速度冲了出去。

    冰海市区离西山别墅很远,就算坐车也需要半小时。作为徒步的林虎,还得背着一个美女包袱,以至于让他经过好几次的冲刺,才在深夜十点多到了西山别墅门口。

    看着眼前璀璨灯光照耀下的西山别墅,林虎终于释然地松了口气。

    偏过头,看着背上紧贴着肩膀,十分很享受的陈熏彤,林虎不由得楞了一下:“要放你下来吗?”

    没反应

    林虎皱了皱眉头:“陈妖鏡”

    依旧没反应。

    然后林虎发现,陈大美人居然在背上睡着了。好像刚才的几轮飞一般的冲刺,让她兴奋尖叫的同时,也给予了她最享受的舒心。

    她倒是会享受,毕竟她被人背着。但作为苦大力的林虎,却只能无可奈何地充当美女床。

    但是林虎很理解,理解陈熏彤今天到底有多疯,疯得有多累。她视乎从来没这样过,从第一次见到她开始,她就是冷艳高傲的女王范。

    她很严谨,说话做事都要过脑子,遇到任何事情,包括死亡,她甚至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今天,她好像回到了一个纯真的少女时代。她压抑在心里的一切,都可以透过这种轻松的方式发泄出来。包括带着她去胡闹,吃白食,搞敲诈,这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那么好奇,都是第一次带来的兴奋。

    林虎不打算吵醒她,这不仅仅是怜香惜玉的问题,同时也是一个男人对一个女孩无奈的怜惜。

    她是天鹅,她是只被无形魔力束缚滇濎鹅。不管她怎么努力,怎么挣扎,怎么向往那种平平谈谈,她仍然改变不了被魔力束缚的命运。

    刚踏进西山别墅大门,林虎就听到别墅里有人嚷嚷小姐回来了。

    然后,林虎就看到一大群人蜂拥着冲了出来,然后像决堤的洪水,最后在离林虎只有十米远的位置上停下。

    在人群里,林虎看到了熟悉的雨涵,熟悉的双胞胎姐妹,还有熟悉的破风。

    这群人的脸上,充满着紧张和欣喜,好像是真正松一口气,露出会心的笑意和最真挚的眼神。

    林虎知道,他们担心了。他们的确担心,要是陈熏彤不在了,那么整个陈氏集团无论有多大,塌陷也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围着干什么?你们家小姐没死,睡着了。”林虎看着逐渐围拢上来的人群,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雨涵扯着嘴角,和身边的双胞胎姐妹对视着,几乎同时露出了会心的笑意。

    他们不再往前,他们眼睁睁地看着林虎背着熟睡的陈熏彤走过,然后像众星拱月似的簇拥着,一路簇拥到别墅门口。

    雨涵制止了其他人,最后她选择单独跟进去。

    林虎将熟睡的陈熏彤轻盈地平放在沙发上,这才抬起头看向跟在身边的雨涵:“让你们担心了。”

    雨涵诧异地看着熟睡的陈熏彤:“你们真去玩了?”

    林虎点了点头:“不仅玩了,还玩大了。”

    雨涵就一脸震惊地望向林虎,过了好一会儿才凑近了林虎问道:“你们开房去了?”

    林虎楞了一下,于是不由得翻了翻眼皮:“我说你个死女人想什么呢?我们要开房也在家里,去外面干什么?”

    雨涵就邪恶地咯咯傻笑,接着在林虎身边坐下:“我知道,你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小姐好。”

    林虎:“她承受了太多,她不该承受太多。”

    雨涵认真地点了点头:“是啊,可是小姐有心,陈家无意。”

    “那就去***。”林虎忍不住骂了一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