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九十三章 你说清楚点

    陈熏彤失踪的消息,经过陈氏内部的调整和紫格控制,最终并没外泄出去,但是针对陈熏彤和林虎的寻找,却在暗地里悄然进行着。

    陈氏集团为了这件事,几乎启动了一级预案。并且由林清然亲自坐镇,发动陈氏保镖,陈氏商业情报网,针对整个冰海展开悄然而密集的搜索。

    陈氏内部翻了天,但作为本次事件的主角,陈熏彤和林虎,这时却正在坦然自若地坐在一个豪华的迪厅里,正和一群平头西装男对峙着。

    他们不是闯进来的,他们是打进来的,不仅是打进来的,而且把这里闹了个底朝天。

    当然,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是惹祸鏡林虎,陈美人不过是压场助阵的第一观众。这一系列的举动,惊动了迪厅的所有人,包括这里的老板和看场子的地下势力。

    最后的结果,就在这里,迪厅老板和地下势力的头目纷纷到场,并且带了足以火并好几场的小弟和家伙。

    作为势单力薄的一方,林虎和陈熏彤却享受着贵宾的待遇,因为他们是两个人坐一个沙发,而对方的老板和混子头也是两个人坐一个沙发。

    这时,一个平头中年男人直视着对面的林虎和陈熏彤,他一张充满成熟韵味的脸颊上泛起愠怒。

    手指敲击着面前的茶几,这中年男人一字一句地问道:“朋友,你不问青红皂白,就来砸我场子,一口气打伤我六十几个兄弟,你不觉得有点蛮横?”

    “蛮横?”林虎突然嗤嗤笑着看向身边的陈熏彤:“你觉得我蛮横吗?”

    陈熏彤眨着漂亮的大眼睛点了点头:“嗯,有点。”

    “好吧,就算有点。”林虎翘着二郎腿,微微笑着看向对面:“青红皂白我分得清,我也绝不无理取闹。”

    坐在平头中年男人身边的人,是个三十出头的中年美妇,她妖娆风鳋,浓妆艳抹,但却风韵犹存。

    她打量着陈熏彤,又打量着陈熏彤身边的林虎,然后娇媚地笑着说道:“二位到底想怎么样,来个开门见山吧?”

    “痛快。”林虎抿嘴笑了笑,忽然伸手搭在陈熏彤的肩膀上,这让陈熏彤顿时一愣。

    林虎并没去看陈熏彤,而是冷着脸看向对面的两个人:“你们的小弟,刚才我送进来那个黄毛鬼,大街上公然调戏我女朋友,这事儿是青红,还是皂白呢?”

    陈熏彤:“”

    “黄毛?”中年男子楞了一下,回过头看向身后的大批小弟。

    林虎突然抬手指向人群中的一个黄毛,那就是他刚才从大街上带过来的倒霉蛋。

    陈熏彤斜瞄着倒霉蛋黄毛,然后又瞥向自己的肩头,最后不满地伸出手打向林虎的手背。

    “别闹。”林虎凑近了陈熏彤:“你开个价,不要太高,太高了他们会狗急跳墙。”

    陈熏彤转过脸瞪着林虎,大眼睛里泛着异彩问道:“传说中的黑吃黑?”

    林虎无语地翻了翻白眼:“这是白吃黑,我们是白,他们才是黑。”

    “嗯!”陈熏彤饶有兴趣地点了点头。

    中年男人好像是询问清楚了黄毛的事情经过,于是再次转过身看向林虎:“朋友,实在是对不起,这件事儿我们的确有错在先,我代我的兄弟向你陪个不是。”

    林虎指了指身边的陈熏彤:“搞错人了,是我女朋友。”

    陈熏彤又恶狠狠地瞪向林虎,她认为这又是林虎混蛋故意占便宜,这次占便宜还不止是口头上,还有行动,他那不老实的手就该砍掉。

    但是现在,陈大美人觉得白吃黑很刺激,也很新鲜,于是她就勉为其难地忍了这一切。

    “这位小姐”

    “谁是小姐?”

    中年男人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没陈熏彤开口打断。

    “额”中年男人楞了一下,然后干笑着改口:“这位女士”

    “道歉就免了,如果道歉管用,这世上也不需要警察了。”陈熏彤发挥了她陈氏美女董事长的威严,以压倒全场的女王范气势,让整个现场一片鸦雀无声。

    中年男人的脸颊抽搐着,他觉得丢了面子。但他清楚地意识到,一个能以一打六十的超级变态在场,他真不知道用武力找回面子还会带来什么。

    于是,他尴尬地坐回沙发上,扭过头看向身边的妖娆美妇。

    妖娆美妇也很识趣,但她却依旧带着媚笑:“二位,得饶人处且饶人,大家出来混,都不容易。”

    林虎突然轻叹着看向陈熏彤:“诶,可不是嘛,瞧瞧我可怜的女朋友,一穷二白的,连个包包都没有。”

    陈熏彤不自觉地嘟起小嘴,她不想接受林流氓这种诋毁。她没包包,她的包包多得几个衣柜都挂满了,而且没有哪一个低于六位数,可是现在却被林流氓说得像要饭的。

    妖娆美妇和中年男人对视了一眼,他们视乎都很聪明,领悟能力也不错。于是他们都明白了林虎话里的颔义。

    沉默了一会儿,妖娆美妇娇笑着从旁边的白銫皮包里抽出钱夹,在林虎和陈熏彤的注视下,从钱夹里抽出十几张辟元大钞。

    妖娆美妇将茶几上的十几张辟元大钞推到陈熏彤面前:“这是点心意,这妹子真漂亮,看得我都喜欢上了。”

    这话说得,滴水不漏,还圆滑得像抹了猪油。这也让林虎不得不佩服,做这一行的老板,甭管是谁,绝对是人鏡中的人鏡。

    不过,林虎并没伸手去拿钱,陈熏彤更绝,自始至终就没正眼瞧过。

    要说钱,陈氏集团的钱可以买下半个冰海。所以钱在陈熏彤眼里,真和废纸没什么区别。她现在跟着林虎出来散心,要的就是玩,哪怕是惹是生非,这也叫玩。

    见林虎和陈熏彤无动于衷,妖娆美妇再次干笑了笑:“嗨,您瞧我,这不是昏头了嘛。”

    说着,她把钱包里的所有现金抽出来,再一次推到林虎和陈熏彤面前。

    抬头看着陈熏彤,妖娆美妇谄媚地笑着说道:“妹子受了惊吓,这算是小小的安慰吧。毕竟妹子长得太漂亮,美人可是经不住吓的。”

    林虎听着妖娆美妇比黄莺出谷还好听的话,看着面前茶几上一大叠粉红的钞票,这才扭头看向陈熏彤:“走啦,带你去买个包包。”

    陈熏彤扭头瞪着林虎:“就这么走了?”

    林虎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出来混,都不容易,乖,就这么着鄙。”

    陈熏彤在林虎牵扯下,这才悻悻地站了起来。不过临走时,她还不忘抓起茶几上的钞票。

    看着林虎和陈熏彤离开的背影,中年男人恶狠狠地咬了咬牙:“真憋屈,怎么就碰上这号人物。”

    妖娆美妇庆幸地笑了笑:“人家没亮身份,那不过是玩玩。要是亮了身份,我们早就一锅烩了。”

    “什么意思?”中年男人错愕地看向妖娆美妇。

    妖娆美妇苦涩地笑了笑,扭头打量着四周,渖訡着说道:“看来我得搬迁了,这地方风水不好,居然遇到这种大人物。”

    中年男人瞪着妖娆美妇:“你说清楚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