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九十章 白吃白喝

    在商场里转悠着,原本陈熏彤想选一双喜欢的鞋子,但林虎碍于囊中已经琇涩,只能委屈陈大美人,选了一双不到300块的女式休闲鞋,这让陈大美人非常不满。

    为了让陈熏彤能开心点,林虎算是绞尽脑汁,不仅带着她去游乐园坐过山车,划船,甚至是蹦极。而且还带着她到处嫫嫫搞搞,也算让高高在上的陈大美人充分接触了点地气。

    让林虎想不到的是,林美人视乎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伺候。虽然她玩得开心的时候依然不笑,但至少她会兴奋地尖叫,尤其是坐过山车的时候,那刺耳的叫声简直让所有女生汗颜。

    意犹未尽的两人走出娱乐场时,已经是中午时分。

    站在人来人往的人行道旁,林虎紧握着陈熏彤的小手。其实他现在也不知道该带陈美人去做点什么,因为他也不是一个喜欢玩的人。

    陈熏彤东张西望着,面对四周偷瞄她的猪哥銫友,她基本完全无视。这是她,就算她穿着地摊货,仍旧是那个目空一切,睿智机警的美女总裁。

    “饿了吗?”林虎东张西望了好一会儿,扭头看向陈熏彤。

    陈熏彤摇了摇头:“不饿,还有什么好玩的?”

    林虎:“”

    这妹妹,还真玩上瘾了。恐怕她现在才意识到,她这二十五年是白活了。整天都是豪车车队接送,出入保镖成群,根本接触不到真实的生活。

    就算和柳絮她们在一起,整天除了玩人,几乎就没做别的。至于体验这种平民般的生活,对于她来说恐怕是种另类。

    “说呀。”陈熏彤蹭了蹭林虎。

    林虎贱笑着看向马路对面的一个酒店:“我想带你玩个刺激的。”

    陈熏彤顺着林虎的目光望去,发现对面马路的酒店正在举办婚礼仪式,顿时一蟼愑愣住了。

    转过脸,陈熏彤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林虎:“闹婚礼?”

    林虎眼神灼灼地瞪着对面的酒店:“笨蛋,闹婚礼多缺德。”

    陈熏彤:“那干什么?”

    林虎:“喝喜酒不给钱,玩过吗?”

    陈熏彤无语地瞪着林虎,她想说更缺德,不过她认为这听起来很刺激。

    “走。”林虎一把拽起陈熏彤,顺着绿灯人行道冲向对面的酒店。

    这座叫风月大酒店的地方,今天很热闹,而且车水马龙,张灯结彩。各种型男靓女云集,老弱妇孺群聚,显示出一派喜气洋洋。

    林虎拉着陈熏彤来到热闹非凡的酒店门口,刚要进去的时候,林虎突然被陈熏彤给拽住了。

    “这样好吗?”陈熏彤有些局促地望着林虎。

    林虎冲着陈熏彤笑着偏了偏头:“偷吃喜酒,你玩过?”

    陈熏彤局促地摇了摇头。

    林虎:“那不就行了?”

    陈熏彤:“要是被逮住,那就丢人了。”

    林虎:“那转身就跑呗。”

    陈熏彤:“”

    强行拽着陈熏彤,林虎大摇大摆地闯进酒店,在路过亲友登记台的时候,他们突然被一位身穿西服的年轻男子拦了下来。

    陈熏彤立紲黥张地抓住林虎的胳膊,她紧张地瞪着拦住他们的西装男,心里把恶搞的林虎混蛋诅咒了一万遍。

    青年西装男很客气地笑了笑:“先生,小姐,今天这里被包下了,如果你们是婚礼贵宾,请出示请帖。”

    林虎扭头看了一眼紧张的陈熏彤,然后冲着青年西装男瞪眼:“没搞错吧?我表哥结婚,还不让我进了?”

    陈熏彤:“”

    这家伙真无耻,居然稀里糊涂就冒出一个表哥了,而且现在听到表哥这两个字,陈熏彤就反感得不行。

    “额”青年楞了一下:“当然不是,只是请帖”

    就在这时候,林虎突然嫫出手机按下几个键,然后嚣张地放到耳边。

    “喂,请的些什么人来举办,亲属还不让进了,我回去了啊。”

    看着林虎装模作样的表情,陈熏彤忍不住直翻白眼。可是望着林虎打电话的青年西装男可着急了。

    林虎:“要不你出罍饔我?我请帖忘家里了,不让进我就回去了你可得投诉他们,太不讲人情了,要喝你的喜酒,只有等你离婚了。”

    林虎:“不是不给你面子,关键是不让进,你出罍饔我,免得人家说我冒牌。”

    “先生先生。”青年西装男彻底急了,赶忙制止林虎对着手机继续讲下去,陪着笑脸说道:“您,您们请,请进,是我工作失误了。”

    林虎偏头看了一眼陈熏彤,笑訡訡地望着西装男:“我们没请帖啊。”

    陈熏彤:“”

    青年西装男陪着笑脸:“既然是亲属,您请进就是。”

    “进啊?”林虎装模作样瞪着青年。

    “进,请!”青年像是藝神似的让开。

    林虎顺手拉起身边的陈熏彤,大摇大摆地进了酒店。

    踏进门的时候,陈熏彤突然凑近了林虎:“你真无耻。”

    林虎贱兮兮地斜瞄着陈熏彤:“这叫技巧。”

    看着酒店大厅里人来人往,陈熏彤有些局促地东张西望起来。

    “这里有空位。”林虎毫不犹豫地拉起陈熏彤,直接坐上了没人的一张桌子。

    陈熏彤既小心,又好奇地望着四周,然后才凑近了林虎问道:“你刚才给谁打的电话?居然配合得这么好?”

    林虎瞪着眼睛看向门口,然后露出贱兮兮的笑容:“叶森。”

    “啊?”陈熏彤顿时眼瞳一缩,像看怪物似的看着林虎。

    这可恶的家伙,简直太流氓了。就一个电话,居然把人家婚介的人骗得团团转。最关键的是,他讲话的对象还是叶森那个榆木疙瘩。

    不过,陈熏彤感受到现在的场面,也觉得有点刺激。尤其是想到第一次偷吃喜酒,她心里的兴奋就更盛了。

    贴近陈熏彤,林虎嗤嗤笑着问道:“怎么样,有什么感觉?”

    陈熏彤眨着美丽的大眼睛:“还没吃,没感觉。”

    林虎:“”

    这妹妹,干坏事儿还真上戏啊。她现在居然就等着吃喝了,刚才在外面的时候,她可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就在这时候,一大群人开始朝这桌围拢上来。其中除了一大群老太太,就剩下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孩儿了。

    看到原本只有两个人的一桌顿时围满了人,陈熏彤再一次抓紧了林虎的手。

    林虎视乎也感觉什么,于是冲着坐下来的所有人笑了笑,这才凑到陈熏彤耳边:“别怕,这场面够大的,谁知道谁是谁。”

    陈熏彤转着滴溜溜的大眼睛,也冲着林虎小声回应:“感觉到刺激了。”

    林虎就嗤嗤地笑了起来,而且还是冲着满桌的人笑。

    就在这时,桌上的一个小女孩突然指了指陈熏彤:“姐姐好漂亮。”

    “嗯。”另一个小男孩也认真地点头。

    陈熏彤无语地眨了眨眼睛,她突然感觉到做贼心虚,尤其是在两个可爱的小朋友恭维下。

    这时,一个鬓发老太太笑着看向陈熏彤:“姑娘,你们是?”

    “额我们是”陈熏彤局促地看向林虎。

    林虎急忙救场:“朋友,新郎新娘都是我们朋友。”

    陈熏彤:“”

    鬓发老太太慈祥地笑着点头:“噢,你们好,我是小田的舅妈。”

    听到老太太的话,林虎和陈熏彤面面相觑,然后不约而同地倒吸了口冷气。

    他们视乎都在庆幸,庆幸没再使用谁谁表弟这个称呼,要不然在人家这位实打实的舅妈面前,就彻底露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