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八十八章 带你去玩

    房间里,引入眼帘的,是杂乱无章,满地狼藉的各种东西。

    这是被人砸的,砸的人正蜷缩在这满地狼藉的中央,像个受惊的小兔,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独自一人小声地抽泣着。

    她是陈熏彤,她现在披头散发,穿着凌乱的睡衣,像个遭到暴力的小姑娘。

    她不再有平时的冷艳,平时的高贵和目空一切,她现在就是个懦弱,楚楚可怜的女孩。

    “何必呢?”林虎来到陈熏彤面前。

    陈熏彤急忙转过脸,用手擦拭着眼泪,然后着急忙慌地从地上爬起来。

    看着仍然眼泪汪汪抽泣的陈熏彤,林虎无奈地安慰:“你有亲情,他们没有,错的是他们,不是你。”

    陈熏彤怔怔地望着林虎,眼泪汪汪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更像是刚受了委屈的宝宝。

    她始终有柔弱的一面,尽管她把这一面藏得很好,尽管她在人前人后都是高傲冷艳的女神,是聚光灯下众星拱月的美女总裁,但她始终是个女人。

    对视着陈熏彤水汪汪的大眼睛,林虎突然会心地笑了笑:“我带你去散散心,体会一下你平时体会不到的东西。”

    陈熏彤依旧瞪着林虎,她像是被人抽走了三魂七魄的美女丧尸。

    林虎无奈地叹了口气,转过身一把抓起陈熏彤纤细的手腕,拖着她迅速冲出了房间。

    冲下楼,冲出客厅,林虎像是拽着个木偶,陈熏彤像个木偶似的被拽着。然后他们在一些陈氏保镖的古怪注视下冲出别墅大门,冲上别墅外的柏油马路。

    “我还穿着睡衣。”陈熏彤终于回过神,挣扎着想要挣妥林虎。

    林虎一直拖着陈熏彤,一边走,一边悻悻地笑着:“蛮好,到了城里给你再买一套新衣服。”

    “不行。”陈熏彤挣扎着。

    林虎停下脚步,扭身瞪着陈熏彤:“挺好,又不露哅露芘股。”

    陈熏彤:“这太难看了。”

    林虎:“现在最好别把你当成什么陈氏总裁。你就是你,陈熏彤,一个普通的女孩。”

    陈熏彤撅着小嘴,就这么一直被林虎拖着走。

    她从小到大锦衣玉食,过惯了千金大小姐的生活。所以,她基本没体验过什脺餍走路,就算是一千米的路程,她也绝对有豪车接送,大批保镖跟随。

    于是,她体会不到真正女孩的幸福和快乐。她漂亮,美丽,优秀,智慧,但她不是一个拥有健全生活的女孩。

    她像只金丝雀,像金凤凰,她永远被人塑造着,永远被一大堆事情缠身,永远像是被人禁锢在某个空间,也间接养成了她孤傲清冷的杏格。

    牵着陈熏彤,林虎无奈地抱怨着:“你属蜗牛的?走这么慢?”

    陈熏彤更抱怨:“你也不看看我穿的什么鞋。”

    林虎这才扫了一眼陈熏彤的脚上,发现她就穿了一双可爱的紫銫小拖鞋,于是忍不住嗤嗤的笑了起来。

    陈熏彤在林虎的笑声中又开始挣扎:“我要回去。”

    林虎:“回去干什么?还去坐你自己设置的牢?”

    陈熏彤:“换衣服,换鞋。”

    林虎:“城里多的是衣服和鞋。”

    陈熏彤:“我什么都没带。”

    林虎:“我包养你。”

    陈熏彤:“”

    一路吵吵着,两个人终于上了车来车往的大道。

    陈熏彤一直在纠结她的穿着打扮,完全没注意在她出现以后,过往的车辆都开始放慢了速度,一个个驾驶车辆路过的司机情不自禁地投来惊讶的目光。

    林虎就站在陈熏彤身边,他现在和陈熏彤站在一起,像是拐卖女孩的人口贩子,而陈熏彤就像是被拐卖的对象。

    好不容易等到一辆空的出租车,林虎以最快的速度招呼着停下,然后火急火燎地推着陈熏彤上车,紧跟着关上车门。

    “什么味道。”陈熏彤坐在出租车后排座上,捂着鼻子抱怨地皱起眉头。

    林虎:“群众的味道。”

    陈熏彤:“”

    林虎突然冲着前面的司机大叔拍了拍:“哎哎哎,大叔,你专心开车,你老偷看我媳妇干啥?”

    司机大叔很尴尬地笑了笑:“小伙子,你真有福气,你媳妇简直是天仙下凡。”

    陈熏彤就很不满地瞪着司机大叔。媳妇,这个词和老婆一样,关键是陈美人觉得,她现在还不是林土鳖的媳妇和老婆。

    林虎急忙打断陈熏彤,很臭芘地朝着司机大叔显摆:“当然,那是必须的。”

    于是陈熏彤就瞪着林虎,视乎在用眼神抗议林虎占她便宜。但是在这时候,她更纠结自己的穿戴。

    “去哪儿?”司机大叔笑得很开怀。

    林虎看了一眼身边的陈熏彤,悻悻地笑着回应:“市区吧,随便找个有卖衣服,卖鞋子的商城。”

    陈熏彤又瞪着林虎,她其实很想说,不能随便。但是她又觉得随便也总比现在好,至少能有一套正式出门的衣服。

    望着紧抱着自己的陈熏彤,林虎意兴阑珊地笑着问道:“这好像是你第二次坐出租车?”

    陈熏彤就白了林虎一眼,但事实证明,林虎说对了。

    她以前和柳絮,还有雨涵她们胡闹的时候,其实时间很少,或者说,碰到林虎的那一次,是她玩得最疯的一次。

    她平时要处理大大小小各种事情,稍微有一点时间,也不过是挤出来的。

    就算和柳絮她们胡闹,也不过是在某个特定场合。要说真正坐这种交通工具,的确是第二次。

    第一次,她同样是和林虎一起坐的出租车。那一次,是因为玩林虎,为了给柳絮的养父治病,她迫不得已才坐的。

    这一次,其实她也不是心甘情愿。如果她没有心烦意乱,如果她脑子再清醒点,一定不会踏进林土鳖这种低级的陷阱。

    前排开车的司机大叔很诧异地问道:“漂亮的丫头,你连出租车都没坐过?”

    林虎苦笑着回应:“这的确是她第二次坐。”

    司机大叔打着哈哈笑道:“哟,这还真是仙女下凡呐。”

    陈熏彤很郁闷地转过脸,她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她感觉到一种另类。

    第一次乘坐公共交通工具出门,是在大晚上,还是六个人挤一辆出租车。这第二次是两个人,所以她才有了欣赏窗外风景的时间。

    出租车很快驶入繁华的冰海市区,最后在林虎的指引下,在一座顾客出入还算稀疏的商城旁停下。

    下了车,陈熏彤就像做贼似的抓着林虎的衣服,一直躲在林虎身后,深怕谁认出来。

    林虎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笑着说道:“就这里了,还不错。”

    “快进去。”陈熏彤不耐烦地推搡着。

    林虎回头笑了笑,这才在陈熏彤的推搡蟼愡进商城。

    因为是早晨,所以商城里的人并不是很多。但是路过陈熏彤和林虎身边的人,也忍不住古怪地打量着他们。

    这让最注重形象的陈大美人尴尬无比,恨不得挖个坑把林虎埋了。以至于每走过一个路人,陈大美人就忍不住恶狠狠地骂一句混蛋。

    坐着公共电梯上了二楼,林虎突然一把拽出了躲在背后的陈熏彤。

    “我不。”陈熏彤又开始在挣扎。

    无奈地看着气呼呼的陈熏彤:“你个蠢女人,你越是躲躲藏藏,看你的人就越多,你大方一点不就正常了?”

    陈熏彤恶狠狠地瞪了林虎一眼,这才气呼呼地挺直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