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八十七章 亲情的背叛

    现代社会,物崳横飞,金钱利益交错,亲情,友情,甚至是爱情,在利益和金钱面前,显得是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

    陈熏彤知道这个道理,但就像深处黑暗的人始终抱着幻想光明的希望。她也一样,她觉得利益金钱,和亲情并不矛盾。只是树崳静而风不止。

    “林虎,上车了。”陈熏彤扫了一眼地上横七竖八的枪手,在雨涵打开车门的一瞬间,直接就坐了上去。

    她没有更多的评价,甚至不带一丝感动。她是人,她不是草木,她也有心,她的心不仅放在事业上,同样也放在亲情上。

    但是眼前一幕,她不想多做评论,因为她多看一眼这些人,对待陈家亲人的亲情就会减少一分,反而仇恨和报复就会增加一分。

    林虎回过头,发现陈熏彤和雨涵已经上车,不由得指了指地上躺着的一群人:“哎,他们怎么办?他们还没死呢。”

    陈熏彤靠在车椅上,轻叹着壁了摆手:“交给破风罍麾决。”

    林虎没有更多的废话,他以最快的速度登上兰博基尼跑车,然后在雨涵的一个熟练的倒车,驾驶加速中,兰博基尼像奋蹄狂奔的野马,以离弦之箭的速度冲了出去。

    坐在车里,林虎一直注视着陈熏彤,他视乎也感受到了陈熏彤的嗅潿。

    她不高兴,确切的说,她高兴不起来。陈家把所有的责任压在她一个女孩身上,现在却又要从这个赋予重任的女孩身上夺取权力,掣肘,陈家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鸟人?

    当然,这话林虎只能在心里想想,他不愿意当着陈熏彤的面诋毁陈家人。但是这件事,的确让人气愤,更让人心寒。

    回到西山别墅,陈熏彤就一直一言不发,她视乎正受着某种东西的感染,然后就像中毒似的,把自己一个人关在房间里。

    林虎担心,所以叫了陈熏彤,她不搭理,只说了一句“不要打扰我”,然后林虎只能离开,至少让她稍微安静一点点。

    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林虎望着对面正扮演着吃货的雨涵,他不禁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

    高处不胜寒,什脺餍高处不胜寒?或许陈熏彤那样才叫高处不胜寒。

    老天给了她鏡明的头脑,给了她超高的智商,给了她无与倫比的美貌,人间该有的优势,她几乎都占尽了。

    但老天给不了她一个完整的家庭,一段完整的亲情,甚至是一份亲人的安慰。

    这好像印证了那句话,老天给予你多少,就会剥夺你多少,陈熏彤,就是这种典型的例子。

    雨涵啃着手里的菠萝抬起头,当她发现林虎也沉闷地抽着香烟时,才颔糊不清地说道:“你让小姐一个人安静会儿,她会好起来的。”

    林虎轻叹着挑起眼皮问道:“前几天她遭到这种围攻,是不是也这样?”

    “额”雨涵一蟼愑愣住了,转动着漂亮的大眼珠摇了摇头:“不是的,前几天小姐还是很乐观的。”

    林虎皱起眉头:“那为什么这一次对她伤害那么大?”

    雨涵放下手里的菠萝,扯着旁边的纸巾擦着手:“因为她确认了一件事。”

    林虎紧张地望着雨涵:“什么事?”

    雨涵擦了擦嘴角,无奈地眨了眨大眼睛:“因为今天堵在车前的杀手们,让她真正确认了,要她命的人,就是陈家人。”

    林虎制凁身子追问:“陈木风?”

    雨涵:“不止,还有峪经对她最好的陈林。”

    林虎的眉头几乎拧成了疙瘩:“陈林?陈林又是谁?”

    雨涵将手里的纸巾扔进旁边的垃圾桶,无可奈何地说道:“陈林是小姐青梅竹马的”

    说到这里,雨涵突然闭嘴,然后急忙转过脸摆手:“我乱说的,我乱说的。”

    林虎虚眯起眼睛,一直注视着古怪的雨涵:“陈林是陈熏彤的哥哥?”

    雨涵有些苦涩地摇了摇头:“你别问我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林虎突然沉下脸:“是她的情人?”

    雨涵顿时着急地嚷嚷:“你乱想什么呢,他们可是亲兄妹。”

    林虎:“”

    他承认,在看到雨涵说出青梅竹马的那一刻,他紧张了,在看到雨涵崳言又止的时候,他也有点心慌了。

    这诠释着,其实陈熏彤在他心里是多么重要,陈熏彤在他心里的地位是多么高。他甚至不允许陈熏彤受到伤害,哪怕一点点。

    为了这点,他不惜委身去纳兰家卧底,为了这一点,他不惜违背自己的意愿,陪陈熏彤来冰海。

    直到现在,他才突然发现,他心里有陈熏彤,而且陈熏彤在他心里的地位,和孙小凤、赵小夏一样重要。

    林虎沉默了好一会儿,紧盯着雨涵追问:“你的意思是说,陈熏彤认定她的亲哥哥也参与了?”

    “很明显的事。”雨涵有些不耐烦地抬起头看向林虎:“你可能没发现,但小姐一眼就认出来了,领头的那个光头,其实就是陈林身边最贴身的保镖。”

    林虎:“”

    他彻底无语了,这陈家人居然这么明目张胆?难道他们真欺负陈熏彤可以忍让他们,就变得这么肆无忌惮吗?

    派杀手杀自己的亲人,居然领头的是陈家人自己滇濝身保镖,这简直就是大摇大摆地跟陈熏彤宣战。

    可是陈熏彤呢?她居然没有任何表示,甚至因为这一次认定了有她的亲哥哥在里面,让她饱受打击,甚至是落寞地把自己关在屋子里。

    林虎可以想象到,现在的陈熏彤是多么伤心。

    亲叔叔要杀她,这也就算了,或许她强大的心灵可以接受。

    但是自己的亲哥哥,还是同父同母的亲哥哥也派人来杀亲妹妹,这简直是丧尽天良,更是丧心病狂。

    陈熏彤会出事吗?林虎不知道,他甚至不知道陈熏彤能不能过得去这一关。那可是她的亲哥哥,打断骨头还连着筋的亲哥哥。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虎咬着牙站起身,冲着雨涵嘱咐了几句,然后就匆匆上了楼。

    临近陈熏彤的门口,林虎并没急着推开门,他侧耳聆听着,仔细听着房间里的一切。

    然后,他突然皱起眉头,因为他听到了房间里的哭声。

    这哭声很低,很小,视乎像抽泣。但贴着门,仍然能听得清楚。

    林虎知道,这是陈熏彤的哭声。在印象里,她从来没哭过,甚至从来也不曾哭过。

    可是现在,她真的伤心了,真的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或许在商界,没人可以让陈熏彤落泪,因为她好强,别人强,她会比别人更强。

    但在面对亲情时,她显得是那么脆弱。这种脆弱,林虎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

    上一次从纳兰家带回消息,林虎就看到过陈熏彤的忧郁簢奈,是对待陈家人的忧郁簢奈。

    轻叹了一口气,林虎推了推门,却发现房间门被反锁了。

    于是,他一声不吭地运起玄医真气,以气化锁,随着轻轻一推,房间门迅速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