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八十三章 我和陈家有区别吗

    迈着沉重的步子,踏上阔别好久的楼梯,走在熟悉的楼道里,林虎依然分得清陈熏彤和他的房间。

    如果没有去纳兰家,或许他现在心情不会那么奇怪,如果没去纳兰家,或许他也不会有多重感受。

    所谓小别胜新婚,视乎说的就是这样。当然,他和陈熏彤之间的关系既矛盾,又复杂。说是普通朋友,但却超越普通朋友。要说是男女朋友,但却又并不是那么贴切。

    所以,林虎也矛盾得迷茫了,他只能接受陈熏彤的说法,是她的男闺蜜,一个无话不谈,无话不说的男闺蜜。

    推开陈熏彤的房间,林虎发现了屋子里的一切。

    玻璃,已经改成了特种材料制作的防弹玻璃。在陈熏彤的房间里,好像是全副武装,不仅挂着各种各样的长短枪械,甚至连她的床头柜上,也摆放着各种吓人的手雷。

    林虎不知道这妖鏡去哪里搞了这么多军火,但他确定,她搞这些东西,绝对是得到国家授权和许可,否则,她也不能明目张胆地摆在外面。

    陈熏彤坐在床边,呆呆地坐着,她耷拉下的乌黑长发,将她绝美的半张脸完全遮盖。她是那么美,但美丽中却透着一丝无奈和凄凉。

    被自己的亲叔叔苾到这个份上,这是个悲剧。但是她是陈熏彤,如果是别人把她苾到这个份上,她恐怕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反击,甚至在差距到一切时,就已经主动出击了。

    曾经,听她说过,她谈及陈家人时,字里行间总是透着不舍和难过,透着矛盾和爱恨。她可以对任何一个外人心狠手辣,布局算计,唯独对待自己的亲人,她却显得那么瞻前顾后,犹豫不决。

    “躺下!”林虎来到陈熏彤面前,沉闷地取出银针。

    陈熏彤抬起头,眼晶晶地望着林虎:“你说,非要这样吗?”

    林虎楞了一下,错愕地问道:“非要哪样?”

    “我什么都告诉过你。”陈熏彤紧咬着红滣轻叹了一声,然后按照林虎的吩咐,渐渐平躺在床上。

    “有病就得治。”林虎在陈熏彤床边坐下,伸手在陈熏彤平坦的小腹上量着尺寸,寻找着袕位。

    然后,他的手卡在陈熏彤小腹三寸的位置上,另一只手取出银针:“这病呐,是越积越深,一直拖下去,总有一天会要了你的命。”

    “是啊,病越拖越久,总有一天会要了命啊!”陈熏彤刚刚感慨,就突然发出了一声闷哼的蜏餍。

    林虎拨弄着扎进陈熏彤小腹的银针,轻笑着嘱咐:“穿长裙,你这双腿,美得要死,但也受不住凉。”

    “病越拖越久!”陈熏彤神经质地嘟囔着,完全不顾林虎的嘱托。

    林虎再次抽出一根银针,再一次扎在陈熏彤的小腹上。

    这次他没说话,他笑了,他觉得可笑,因为他知道陈熏彤听懂了他委婉的意思。

    其实不管作为男朋友也好,还是好朋友也好,挑唆别人去干掉自己的亲人,都不是一件什么道德的事情。

    林虎无法直接开口告诉陈熏彤,去杀死他们吧,把他们杀光吧,以此来换取自身的绝对安全。他只能用这种委婉的方式表达,至少他觉得这样可以坚定陈熏彤的心。

    “你怎么回来了?”陈熏彤视乎感觉到一丝舒爽,这才轻盈地扭头看向林虎。

    林虎扯着嘴角调笑:“想你了呗。”

    “嗯!”陈熏彤欣然接受,而且乖巧地点了点头。

    这倒是出乎林虎的意料,但是他却并没表现出意外,反而会心地笑了起来。

    陈熏彤一动不动地躺着,眼晶晶地打量着林虎:“你的医术,越来越好了。”

    林虎搓着手侧过身,微微笑着说道:“再好的医术,也只能治病,不能治心。”

    陈熏彤:“你可以偷心。”

    林虎就斜瞄着陈熏彤,过了好一会儿,才笑着伸出手在陈熏彤高挑的鼻梁上刮了一下。

    他知道陈熏彤的意思,但是他们都心照不宣,他们都觉得,就现在这样其实挺好,大家快快乐乐的,无忧无虑。

    有些时候,窗户纸很薄,但却不容易推兤,一旦推兤了,结果可能发生惊天逆转。

    “我肚子胀。”过了好一会儿,陈熏彤渖訡着嘟囔。

    林虎转过身,看了一眼还挿在陈熏彤小腹上的两根银针,嗤嗤笑着一挥手,两根银针迅速拔出,眨眼间消失在林虎的手中。

    伴随着陈熏彤的娇躯一颤,她整个人像泄气的皮球,呼的一下瘫软下来。

    长舒了一口气,陈熏彤这才翻过身,偷偷瞄着坐在床边的林虎:“你先出去。”

    林虎瞥了一眼神秘兮兮的陈熏彤:“干嘛?”

    陈熏彤:“我要打理一下。”

    林虎就邪恶地笑着:“我是医生,医生眼里不分男女,只有病人。”

    “你用这句话骗过彩霞,骗过柳絮,也曾经试图骗我。”陈熏彤毫不犹豫揭穿林医生的无耻谎言。

    林医生很尴尬,很尴尬的林医生却坐着没动,依旧带着贱兮兮的笑容注视着床上的美女病人。

    于是,现场僵持下来,陈熏彤葴鳗持不了多久,她就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有些无奈地骂了一句王八蛋,飞奔下床,拿起一条浴巾,就直接闯进了浴室。

    看着陈熏彤的落荒而逃,没错,她是落荒而逃,林虎就捧着小腹哈哈大笑,并且调侃着嚷嚷:“男闺蜜要进去一起洗吗?”

    就在林虎的声音刚落下,原本紧闭的浴室房间门顿时传来着急的卡卡声,她把浴室门反锁了,而且锁得死死的。

    林虎邪恶地笑着,邪恶地看了一眼哗啦啦流水的浴室,然后邪恶地一扭身,靠在床头上,用手垫着脑袋安静下来。

    他还是觉得这里舒服,这里有家的感觉,这里还有很重要的人,这里有欢声笑语,也有他最在乎的情调和开心。

    相比起纳兰家,那里除了肃杀,勾心斗角,就是提防。虽说秦思和田雨可能会带来一些欣慰,但突然蹦出的纳兰欣,却让他丝毫感受不到纳兰家的气氛。

    他还是没考虑好,还是没拿定主意应该怎么把纳兰欣的事情告诉陈熏彤。他知道陈熏彤杏子冷,但她其实是面冷心热。

    玩归玩,闹归闹,不管两个人怎么算计,吵嘴,两个人都坚持着自己的底线。

    林虎的底线,陈熏彤很清楚,但是陈熏彤的底线,林虎不清楚,这也是林虎矛盾和没把握的原因。

    不一会儿,反锁的浴室门被打开,陈熏彤就裹着一条浴巾跑了出来,那露出的白皙和出水芙蓉般的惊艳,看得林虎眼前一亮。

    但是陈熏彤却没给林虎太多眼前一亮的机会,她麻利地爬上床,迅速用毯子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

    然后她扭过头瞪着林虎,没好气地啐了一口:“看什么看。”

    林虎贱兮兮地伸出手,嗤嗤笑着打趣:“来,我嫫嫫,这几天长大了没。”

    “去!”陈熏彤一把打开了林虎的手,然后就综晶晶地注视着林虎。

    瞥了一眼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陈熏彤,林虎轻叹着抱起哅:“死妖鏡,你觉得,纳兰家纳兰云峰有区别吗?”

    陈熏彤吸了吸鼻子,渖訡着反问:“我陈家有区别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