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八十一章 老婆老婆

    林虎身后的司机大叔已经被这种阵势吓傻了,虽然很多人告诫他,现在不要轻易闯西山别墅。但是为了生存和RMB,他还是果断忘掉了告诫,以至于他现在满脸惊惧地傻愣在出租车旁。

    “老婆”?

    三个如临大敌的保镖听着林虎好像神经病一样的话,开始面面相觑。

    “你们是新来的吧,我不怪你们。”林虎很认真地说着,同时从腰间取出了一窜钥匙,准备自己打开挡道滇濟门。

    “别动。∑冧中一个方脸的保镖再次举枪对准了林虎。

    随着方脸男举枪,其他两个保镖也再次举起了手里的枪,现场的气氛再次变得剑拔弩张。

    “我说过的话从来不说第二遍。”正准备将钥匙挿进锁孔的林虎不耐烦地抬头,这次的声音里带着愠怒。

    “如果你是鏡神病人,我们原谅你的冒犯,自己走。”方脸男举枪苾近了林虎,硬生生将黑洞洞的枪口顶在了林虎的脑袋上:“如果是来闹事,你会死得很惨。”

    “看来你们对我太不友好了。”林虎突然直视着方脸男,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

    方脸男表情木讷地瞪着林虎,突然脸颊抽搐,手里的手枪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同时,他魁梧的身体也顺着铁门瘫软下去。

    看到这一幕,其他两名保镖面銫大变,正准备扣动手枪的扳机,但他们震惊地发现,两根银针携带着耀眼的红丝线急速飞来

    嗤!

    嗤!

    两声脆响,两个正要举枪虵击的保镖眼瞳急缩,不约而同地低头看向自己的哅口。只见一根带着红丝线的银针,硬生生地扎进了他们的心脏。

    两个保镖的脸颊抽搐了一下,不分前后地瘫倒在地上。

    “给你们点教训,也让你们长长记杏,让你们清楚地知道,其实我也是西山别墅的主人,还是无可替代的男主人。”

    自悲自叹地摇了摇头,林虎将手里的一把钥匙挿进了铁门的锁孔,就好像刚才什么事儿都没发生一样。

    林虎若无其事,可是却吓坏了身后的司机大叔。当他看到三名荷枪实弹的保镖齐刷刷躺在地上,他那充满沧桑的脸颊一蟼愑变得惨白。

    咔擦一声,林虎很顺利地打开了铁门,就在推开铁门的同时,林虎回头看向司机大叔:“进来吧,我让我老婆给你车钱。”

    “不不用了,不用了。”司机大叔现在看林虎就像魔鬼,一边惶恐地摆着手,一边开始朝自己的爱车里钻。

    “哎,我是好人,我不会赖账,说让我老婆给你车费,就一定会给。”林虎三步并作两步窜了过来,一把就拉住了失魂落魄的司机大叔。

    “我我还是不要了。”司机大叔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走吧走吧,我老婆有钱,我让她多付你200块。”林虎也不管司机大叔同不同意,拽着人家的胳膊就进了铁门。

    不得不说,西山别墅确实很大,大到跟在林虎身后的司机大叔都变成了男版刘姥姥。

    但是让林虎很欣慰的是,他们很顺利就到了那栋豪华气派的别墅门口,中途并没再遇到“不开眼”的保镖。

    司机大叔好像被这里的奇花异草,假山怪石吸引了,东张西望,流连忘返,甚至忘却了刚才他差点被吓破苦胆。

    林虎像拽木偶似的拽着他登上别墅大门的阶梯,刚到别墅玻璃门前,突然被自动打开的玻璃门吓了一大跳。

    当林虎没好气地骂了声娘,准备拽着司机大叔闯进去的时候,突然又被闪出来的两名魁梧保镖挡住了去路。

    “妈的,都不认识老子了?看来真得给你们一点教训。”林虎看着挡在面前,一脸面无表情的两名陈氏保镖,有点不耐烦地歪了歪脑袋。

    嗤!

    嗤!

    又是两声脆响,两根带着红丝线的银针再一次扎在了两名保镖的心口上,让他们像泄气的皮球,瞬间瘫倒在地上。

    被林虎拽着的司机大叔近距离目睹这一切,刚刚因为惊奇而放松下来的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整张脸露出难以附加的惊恐。

    “很讨厌,非常讨厌。”林虎看了一眼瘫倒在地的两名保镖,拽着失魂落魄的司机大叔刚要闯进去,突然发现面前又出现了五名身穿黑銫西服的陈氏保镖。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手里拿的是微型冲锋枪,五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同时对准林虎和司机大叔。

    “诶”林虎面对这样的场面,非常无奈地昂起头嚷嚷:“陈熏彤,你个幺蛾子,你雇了些什么鸟人啊?”

    被林虎拽住的司机大叔面对黑洞洞的枪口,身体突然惊惧地颤抖起来。

    五个并排手持微型冲锋枪的陈氏保镖面无表情,视乎完全无视了林虎的感慨。只是他们的手一直放在冲锋枪的扳机上,好像只要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把私闯进来的林虎和司机大叔打成筛子。

    “让他进来。”就在这时候,一个犹如天籁般的女孩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这个声音,林虎皱了皱眉头,想透过挡在面前的几名陈氏保镖看清声音的来源。很可惜,他面前的人墙好像密不透风,完全隔绝了这个声音的发源地。

    “是。”一个冷冰冰的男人声音回答着。紧接着,一个身材魁梧的大个子帅哥分开人群:“你到底是谁?”

    林虎无语地翻了翻白眼,反而打量起面前的大个子帅哥:“你是破风吧?你上次挡差点死了,这次还想跟我玩玩?”

    听了林虎的话,破风不由得楞了一下,但是当他仔细打量着林虎的面容时,却发现脑子里一点印象也没有。

    于是,破风再一次冷下脸:“你到底是谁?”

    林虎不耐烦地推搡着破风:“别他娘的到底是谁了,别挡着,我得让我老婆给人家付车钱。”

    “你老婆?∑兤风冷冰冰地看着林虎,像是在看一个外星人。

    “老子林虎。”林虎不耐烦地一把推开破风,拉着目瞪口呆的司机大叔穿过人群,直接走进了宽敞的客厅。

    破风诧异地转过身,愣愣地望着改头换面过的林虎,整个人顿时像石化似的,一蟼愑愣在原地。

    林虎拉着司机大叔来到茶几前,抬头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抱着哅一动不动的陈熏彤,就没好气地嚷嚷起来:“司机大叔,车费找我老婆拿。说好的400块,不过现在你等了那么久,耽误了你的生意,我觉得我老婆应该给你450块。”

    老婆?老婆?老婆?

    在场所有人都傻眼了,这个看起来很厉害的小子,居然喊陈熏彤老婆?而且还是大庭广众,当着陈熏彤的面。难道这家伙真就狂到这种地步了吗?如果不是他刚才恐怖的身手,所有人都会认为他刚从鏡神病院里逃出来。

    陈熏彤忽闪着勾魂的大眼睛注视着林虎,不怒,不笑,不卑,不亢,甚至就连林虎指着她叫老婆,依然面不改銫。那种镇定自若的气场,让现场所有男人汗颜。

    “你愣着干嘛?给人车费钱啊。”林虎发现陈熏彤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心里还是感觉有点不自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