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七十九章 苍龙挑人

    林虎坐在床边,夹着香烟一直没动。他就这么笑訡訡的注视着门口,任由手里升腾的烟雾笼罩他的整个脸颊。

    他不敢想象,如果纳兰家的对手换成是这个外表清秀,清纯亮丽的漂亮小萝莉,他能不能玩得过。

    这小丫头的洞察力、敏锐力、感知力,简直强得惊人,强得让人害怕。或许,她这样的人,才是陈熏彤真正的对手吧。

    她要的不多,让纳兰家可以维持,这话鬼才信。面对这么一个雄心勃勃,天生奇才的小丫头,她能安于现状吗?

    有人说过,人的能力决定人的野心,这话没错,纳兰欣虽然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姑娘,但她的头角峥嵘,处处都在诠释着她的能力,也诠释着她的野心。

    林虎不知道把这一切告诉了陈熏彤,会得到陈熏彤怎样的答复。但是他知道,现在的确应该暂时离开纳兰家,重新以林虎的身份回归到纳兰云峰能看得见的视线。

    纳兰欣所说的话,对于林虎来说只对了一半。还有另一半,林虎没说,但却有考虑。

    根据昨晚滇澖查,纳兰云峰显然一直很警惕,他有时间警惕,他有时间打造无懈可击的铜墙铁壁,说明他并没感受到太大的压力。

    如果想要他露出破绽,间接地,或者直接地把东西拿到手,看来还得找陈熏彤配合,至少让纳兰家手忙脚乱,彻底分开纳兰云峰的心。

    倒头睡了一觉,林虎吃完饭的时候,把要暂时离开的想法告诉了田雨。他本来以为田雨又要哭哭啼啼,依依不舍。可是让他大跌眼镜的是,田雨居然欣然接受,并且迅速帮他收拾行李。

    这是要赶人的节奏,她就像个如蒙大赦的犯人。这让林虎倍受打击,这种感觉非常不好。

    林虎本来准备深夜过去找秦思把这件事确定一下。既然决定要暂时离开,秦思那一关绝对要过。毕竟她还是名义上的三夫人,名义上掌管着南山修炼场的一切。

    但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就在林虎换好衣服,准备出门的时候,却突然发现房间门被推开了,更让他诧异的是,进来的人,居然是秦思。

    “你必须马上走。”秦思关上房间门,就转身一脸凝重地嘱咐。

    林虎抬起头,愣愣地直视着秦思。他好像从秦思的一脸凝重中看到了事情的严重杏,更看到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为什么?”打量着秦思好一会儿,林虎沉闷地问道。

    秦思皱着眉头:“今天开会了,有神秘组织,明天准备来挑人。”

    “挑人?”林虎诧异地看着秦思,当即瞪圆眼睛问道:“是苍龙的人?”

    “或许!”秦思认真地点了点头。

    林虎虚眯起眼睛,沉默着转过身。苍龙,又是苍龙。如果可能的话,他真想好好看看这所谓的苍龙到底是一群什么人。

    秦思望着背对着自己的林虎,一字一句地说道:“你的实力,足以被看上,甚至你的易容术,也逃不过那群高人的眼睛,他们一到,你将彻底暴露。”

    林虎回过头,安静地看了一眼秦思,沉默着坐在床上,然后抿着嘴沉思起来。

    该走了,是该暂时离开。不过他还是很想知道,这次到底有多少人可能被苍龙挑走。

    秦思轻盈地接近林虎,轻叹着说道:“纳兰欣找过我,要我把她从名单里抹去。”

    “你答应了?”林虎转过脸,愣愣地望着秦思。

    秦思轻嗯了一声,闷着头在林虎床边坐下:“你不也答应了吗?”

    林虎皱着眉头,像看怪物似的看着秦思。他知道秦思这话已有所指,看来纳兰欣已经把什么都告诉了她。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在纳兰家内部,就是和纳兰家的三夫人,纳兰家的内部核心成员结成了攻守同盟,这是一个好的局面,更是一个重大的突破。

    林虎沉訡着抬起头:“如果不在了,会不会给你惹来麻烦?”

    秦思转过脸,斜瞄着林虎反问:“你担心什么?”

    林虎就没好气地翻着眼皮:“我担心你的安全。”

    秦思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小嘴,酸溜溜地拉长了声音:“恐怕是担心四夫人的安全吧?”

    林虎:“”

    好吧,这个死女人总有理由绕开这一切,绕开就绕开吧。她是谁,她可是纳兰家说一不二的三夫人,可以参加纳兰家内部会议的核心高层。如果她会有事的话,恐怕整个纳兰家谁都会有事。

    垫着头,林虎斜靠在床上,以一种欣赏美女图的方式欣赏着秦思。

    这次进纳兰家,收获不少,但最主要的东西并没拿到。不过,在纳兰家的艳遇也不少,秦思、纳兰欣、田雨,都是绝品佳人。尤其是秦思,她算是这三个中最最漂亮的一个。当然,前提是不化妆最漂亮。

    秦思视乎注意到了林虎不怀好意的目光,于是耷拉着小脑,用修长乌黑的长发遮住半张脸颊:“安心离开,你的小情人,我会帮忙照看。”

    林虎呵呵笑着点头:“我知道你能照顾好自己。”

    秦思就气结地转过身:“我说的是田雨。”

    林虎:“我认为是你!”

    秦思:“”

    她咬牙切齿,她想掐死这混蛋。都到现在了,他居然没有一点危机感,甚至没有一点点正行。

    林虎轻叹了一口气,突然坐直了身子说道:“纳兰欣的事情,你不用管,也没必要去管。”

    秦思突然又皱起了眉头:“她在骗我?”

    “她没骗你。”林虎摇了摇头,渖訡着轻叹:“只是,我自己这边还拿不定主意。”

    秦思冷笑,有些鄙夷地白了林虎一眼:“看来你也真够累的,要游走在那么多女人中间。”

    林虎:“酸,酸,这话太酸了。”

    秦思:“”

    林虎就呵呵笑着抬起头,然后对上秦思仇恨的目光:“这次给我几天?”

    秦思:“最好永远死在外面。”

    林虎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嘿嘿笑着点头:“好啊,在死之前,我在网上发表一篇文章,标题就叫《纳兰云峰的三夫人真**》。”

    秦思毫不犹豫地抓起旁边的枕头,直接朝林虎砸来,并且一砸还像雨点似的没完没了。

    摆手示意停止,林虎笑訡訡的缩到墙角一侧,带着满脸的调侃看向秦思:“其实啊,纳兰欣是在代你受过。”

    “什么意思?”秦思再次皱起眉头。

    林虎自嘲地笑了笑:“你不是想和陈熏彤见面吗?其实陈熏彤要滇濙件,也就是纳兰欣答应滇濙件。”

    秦思愣住了,她呆呆地望着林虎,过了好一会儿才若有所思地点头。

    其实她想到了,但她只是不知道林虎和陈熏彤要的是什么。后来知道了林虎要什么,但林虎却没告诉她这些,而是选择亲自历险。

    秦思不是傻子,她感觉得到,感觉得到林虎在帮她,是真心实意地帮她。不过这个帮,也是有代价的,只是这个代价她至今无法接受。

    沉默着,秦思没再说话,她好像沉浸到了某个空间,独自畅想着她的事情。

    林虎靠在墙壁上很安静,像一只放大版的壁虎。但他的眼睛却贼兮兮地瞄着秦思,仿佛在对美艳绝倫的秦思秀銫可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