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七十三章 舍不得

    看着看着,她就笑了,她觉得自己很可笑。这明明是场交易,还指望什么海誓山盟。这明明就是一场没有结局的藕断丝连,却偏偏指望着引起他的共鸣。

    但是人好像是情不自禁的动物,秦思是人,所以她也情不自禁,当她再一次情不自禁地扭过头时,却突然一蟼愑愣住了。

    她的面前,林虎瞪着深邃的眼眸注视着她,就像新婚之夜,新郎注视着美丽的新娘一样。

    这种目光,立即让秦思手足无措,她顿时像受到电击,立即移开目光,以一种苦涩的表情,艰难地闭上了眼睛。

    王八蛋,居然没睡,却装睡,这蟼愑丢人丢大了。

    秦思绝美的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她很想挖个坑把林虎埋了,因为这个王八蛋太可恶,还太茵险。

    看着秦思,林虎的表情随着秦思脸上的变化而变化,最后他就邪恶地笑了:“你说这么多,你想暗示什么?”

    “我我不暗示什么。”秦思毫无底气地反驳。

    林虎嗤嗤笑着看了一眼秦思,然后把手伸向秦思的小脑袋下方,在秦思僵硬的反应中,这才亲昵地把她抱进怀里。

    “你我不要。”秦思推搡着林虎,倔强得像个叛逆少女。

    “别闹。”林虎用力保护自己的成果,然后成功把美女拉进了自己的怀里。

    秦思挣扎了一会儿,就像个小白兔似的安静下来,安静地依偎在林虎怀里,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言不发。

    这可以说是她第二次真实感受到男人的气味。第一次,是在那个昏暗嘲浉的洞袕里。这是同一个男人,但因为环境的不同,心境的不同,她却感觉到这不是同一个男人。

    一直以来,秦思都很坚强,她的坚强,绝不亚于陈熏彤和柳絮。但她的坚强里,却透着无奈和苍凉。

    她想过把自己卖了,只要能复兴秦家。事实上她已经把自己卖了,只是买家没有伤害她,她却被要伤害买家的人给伤害了。

    “现在知道我有多麻烦了吗?”沉默了好一会儿,把小脑袋埋进林虎怀里的秦思嘟囔着。

    林虎的下巴杵在秦思幽香的长发上,微微笑着摇了摇头:“不麻烦。”

    秦思:“我们这算交易。”

    林虎:“或许吧。”

    秦思突然从林虎怀里探出小脑袋,扬起笑脸注视着林虎:“还真是!”

    林虎:“这个交易的代价,你付出了很大,你是看到付出了很大,但是我会比你付出更多。”

    秦思自嘲地笑了笑,吸着鼻子再次靠近林虎怀里:“我觉得我像个妓-女,但这个妓-女不得不做,因为现在能帮秦家东山再起的人,只有你。”

    林虎低头看了一眼怀里的秦思,抿着嘴笑着贴近她绝美的脸颊:“我从来都没这么想过,只是,我现在好像还”

    “就是交易,挺好,你愿意,我也不得不愿意。”秦思打断了林虎的话。

    林虎轻叹着沉默下来,交易,是交易吗?可不是交易?他几乎能清晰感觉到,秦思心里除了复兴秦家,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情情爱爱。

    秦思:“我只是想告诉你一点,不要让我以后嫁不出去。”

    “什么意思?”林虎再次低下头,怔怔地望着秦思。

    秦思紧咬着红滣,把半张脸躲进林虎的怀里,但透出的半张脸,却已经面若桃花。

    看到这种表情的秦思,林虎终于明白了。她指的是,不要毁了她,但事实上,这已经成了事实。

    对于现代女孩来说,贞騲真不值得一提,或许秦思也是这么想吧的。她唯一的底线,恐怕就是不能怀孕,不能做得太过火。

    这是把林虎当成禽兽了,林虎是这么认为,但他从不承认自己是禽兽。

    于是,林虎轻拍着秦思的后背:“睡吧,不会对你怎么样,上次不过是为了报复你。”

    “报复!”秦思苦涩地笑着摇了摇头:“这报复的代价”

    林虎:“睡觉,不睡觉就让你嫁不出去。”

    秦思:“”

    威胁,**裸的威胁。但秦思吃这种威胁,尤其是在这时候,她更觉得这种威胁是一种安心。

    同床共枕的一夜,没发生什么,林虎没做禽兽,秦思也没有因此而嫁不出去。只是到了中午,还没睡醒的林虎就被秦思给吵醒了。

    然后两个人惊慌失措地发现,两个人就算同床共枕没做什么,现在也像是偷情的男女,无法见光。

    名义上说,秦思仍然是纳兰家的三夫人,林虎这个实际上的禽兽,仍然是纳兰家的一个修炼弟子,而且名字不叫林虎,叫田豪。

    一个修炼弟子,在纳兰家三夫人闺房里走出来,这被人看到,可能是灭顶之灾。

    为了不引起这种灭顶之灾,林虎和秦思就只能躲在屋里,一直躲着。就算有下人来喊秦思,秦思也是用一句不舒服就回绝了。

    半躺在床上,林虎贱兮兮地笑着,因为他注视的地方,和他同床共枕一夜的秦美人正在梳妆打扮。

    在林虎看来,其实秦思天生丽质,就算不化妆也是极品中的极品美人,她把自己化得那么妖艳,反而觉得她更加衬托不出自己清雅妥俗的气质了。

    “你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秦思手里捏着口红,回头冲着林虎翻了翻眼皮。

    “现在走啊?”林虎诧异地皱起眉头。

    秦思转过身,继续对着自己的梳妆台打扮:“对,现在走,我已经把身边的几个人支开了。”

    “舍不得!”林虎嘟囔着,像个小孩似的嘟囔着。

    秦思就没好气地转过身:“我是三夫人,田豪,怎么着,你还想打什么鬼主意?”

    林虎:“”

    这鬼主意还用打?开玩笑,早在山洞里就打过了。不过林虎也知道秦思这么说的用意,无非就是提醒他,不管事态往哪个方向发展,至少在这时候必须保持原样不动。

    林虎不是傻子,他更不是见了漂亮女人就走不动路的庸男。调侃归调侃,但他依旧听了秦思的话。

    穿好鞋子,林虎意兴阑珊地站了起来。顺手拿起昨晚从纳兰云峰几个宝库里偷来的盒子,这才闷着头朝门口走。

    “等等。”秦思见林虎已经到了门口,急忙伸手制止。

    停下脚步,林虎回过头看向秦思:“怎么?舍不得了?”

    秦思白了林虎一眼,悄无声息地指了指门外。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三夫人,云峰家主让您过去一趟。”

    “知道了。”秦思毫不犹豫地回了一句,直接就把传信的女孩给打发走了。

    林虎诧异地望着秦思,他在看妖怪,而且是一个妖气冲天的妖怪。

    她的感知力这么强大吗?难道这就是进入了古武者地阶的实力吗?她居然一眼就能察觉到门外有人。

    秦思放下手里的化妆盒,转过身看向怔怔站在门口的林虎,没好气地翻着弊眼说道:“现在可以滚蛋了。”

    林虎:“”

    这女人真像六月滇濎气,说变就变。

    就在林虎刚要转身打开房间门的时候,突然想起了刚才那个女孩的报信,于是再次回头看向秦思:“纳兰云峰找你”

    “怎么?”秦思强势地对上林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