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六十八章 图画错了

    纳兰欣并没被秦思的强势所激怒,她反而怡然自得地抱着哅在床边坐下。

    偏着头,她像打量一只暴怒的动物,好奇地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她光笑,她就是不说话,好像刻意要惹秦思生气,惹秦思着急。

    秦思显然是做贼心虚地着急了,但这种着急让她没办法控制。她不想在一个小女孩面前丢人,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小女孩面前。

    于是,她不断白眼纳兰欣打量,同样的沉默着,只是她的沉默是刻意的,是刻意压抑自己的愤怒来保持镇定。

    这个小女孩不简单,她以前一直都没看出来。但是现在,她彻底明白了纳兰家里,也并非个个都是庸才。

    “三夫人,你把自己丢了。”打量了秦思好一会儿,纳兰欣的笑容更灿烂了。

    把自己丢了,这话意味深长,这话有着上千种解释。但是这话从纳兰欣嘴里说出来,秦思只想到了一种解释。

    这小姑娘话里有话,她指的丢了,恐怕是所谓的失节。于是,她更加做贼心虚转过脸。深吸着气,强压着心底的忐忑不安。

    怎么办?现在杀人灭口吗?显然动静不能闹得太大,她还没忘记这地方是纳兰家的府邸。

    但是这可恶的小丫头视乎什么都知道,难道就任由她抓住把柄?到时候和林虎一起坐以待毙?

    把自己丢了,这话说得多深刻,既委婉,又深刻。她一个不谙世事的小丫头,懂什脺餍把自己丢了吗?

    “不过没关系,你本来就不属于纳兰家。”看着秦思惴惴不安,纳兰欣又恬静地笑着站了起来。

    秦思愣住了,她愣愣地转过脸,瞪着漂亮的大眼睛,诧异地望着纳兰欣。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毫无底气地冷哼了一声:“纳兰欣,该吃药了吧?”

    纳兰欣在秦思的怒瞪下,开始接近秦思:“我该不该吃药,我自己知道,只是现在你们总得给纳兰家一副药方。”

    秦思没动,就这么眼睁睁看着纳兰欣接近,然后一直盯着比自己矮半个头的纳兰欣,一言不发地对峙着。

    扬起笑脸,纳兰欣毫无畏惧地凝视着秦思:“我们都是聪明人,聪明人就没必要说太多拐弯抹角的话。”

    秦思和纳兰欣对峙着,就这么静止着,像是在等她接下来的话。

    纳兰欣面对秦思的注视,轻叹着转过脸:“纳兰家,百年古武世家,百年清誉毁于一旦。”

    说到这里,纳兰欣再次扬起笑脸看向秦思:“但这些不是纳兰家上下所有人的想法,这只是纳兰云峰和纳兰信德父子的想法,他们要毁了纳兰家。”

    秦思渐渐虚眯起眼睛:“你跟我说这些,是在抱怨?”

    纳兰欣咬着牙转过身,吸着鼻子继续说道:“抱怨也好,发泄也罢,我想表达一个观点,一个真正为纳兰家考虑的人的观点。”

    秦思依旧注视着纳兰欣:“我并没听到这种观点。”

    “纳兰家离败亡不远了。”纳兰欣再一次黯然地坐回床边,轻叹着说道:“自从林虎来的那一天开始,纳兰家的败亡就不远了。”

    秦思皱着眉头,仔细剖析着纳兰欣的话。

    她的话模棱两可,像是作为一个纳兰家的人,对纳兰家的不满和失望,又像是对现在的纳兰家痛心疾首,愤怒发泄。

    她到底要表达什么?想表达什么?她既然知道林虎的身份,为什么不直接上报给纳兰家?她既然知道林虎来这里的目的,她怎么不告诉纳兰云峰?

    如果她真为纳兰家,真想挽救纳兰家,那么她现在不应该一个人坐在这里,而是应该带着纳兰云峰和纳兰家的高手们出现在这里,然后封锁这里的一切,同时把林虎给抓住。

    但是事实不是这样,她选择一个人面对,还是这种偷偷嫫嫫似的面对。

    房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儿,纳兰欣突然有气无力地嘱咐:“对纳兰家温柔点,纳兰家没有大错,错的是纳兰云峰和纳兰信德。”

    秦思转过身,斜瞄着纳兰欣:“你到底想说什么?”

    纳兰欣:“我知道纳兰家败局已定,我只是想告诉你们,并不是每个纳兰家的人都是坏蛋。”

    秦思抱起哅,意味深长地笑着反问:“这簢有关系?”

    纳兰欣:“因为你和他关系密切,所以和你也有关系。”

    秦思:“”

    她不想承认这个他是林虎,但纳兰欣嘴里所谓的那个他,正是林虎。

    她无法拒绝这种关系,因为事情已经发生了,就算想极力撇开这层关系,也是无济于事。

    “你找错人了。”秦思没底气地回了一句,然后拉过一把椅子坐下。

    纳兰欣隔着老远,眼晶晶地望着秦思:“我现在只期盼纳兰家的浴火重生,这个过程可能有些痛苦,但总比彻底灭绝了要好。”

    秦思挑起眼皮,似笑非笑地问道:“你认为还可能浴火重生?”

    纳兰欣自信满满地昂起小脑袋:“有我在,可能。”

    秦思扯着嘴角露出风情万种的微笑:“理由呢?”

    纳兰欣:“因为我会和你一样,为了挽救纳兰家,我可以放弃自己的一切。”

    秦思愣住了,她再次愣愣地望着纳兰欣,过了好一会儿才切了一声:“小丫头,算计得够鏡,但是你忘记了,你还未成年。”

    纳兰欣摇了摇头:“这和是不是未成年没有关系,这只和决心有没有关系。”

    秦思咯咯笑着靠在椅子上,斜瞄着纳兰欣说道:“你何必要现在坐以待毙,将来再大费周章?你现在只要跨出这道门,进了云峰殿,他就彻底完蛋了。”

    纳兰欣:“我说了,纳兰家需要浴火重生。”

    秦思:“死了怎么办?”

    纳兰欣:“死的是纳兰云峰的纳兰家,不是纳兰人的纳兰家。”

    秦思点了点头,她总算明白了这个小丫头的用意。只是她诧异,这么一个未成年的少女,居然会有这种见识和目光,更有这么大的魄力和手腕。

    她在赌,她拿的是纳兰家的命运去赌,她应该很清楚,纳兰家会葬送在林虎手里,但是她赌的就是林虎,她认为她有办法说服林虎,让纳兰家浴火重生。

    无论这场豪赌是输是赢,秦思觉得,纳兰欣这种手段,都足以诠释她超然的能力和远大的目光,也让人感叹她小小年纪的魄力。

    她,如果赌赢了,她可能是纳兰家未来的第一位实际掌控人,如果赌输了,她也可能失去一切。

    看了一眼秦思,纳兰欣缓慢地站了起来,有些惋惜地摇着头说道:“看来你做不了他的主。”

    这是**裸滇濘衅,秦思这么认为,但她不得不赞同纳兰欣的话,她的确做不了林虎的主,甚至现在和林虎之间到底是怎样一种关系她还没搞清楚。

    看着纳兰欣离开,秦思并没说什么,只是目送着,带着一脸的复杂目送着。

    刚到门口,纳兰欣突然回头冲着秦思说道:“对了,你那张图,好像有些地方画错了,如果造成不必要的后果,恐怕就麻烦了。”

    “你”秦思正想说什么,可是纳兰欣却不给她机会,转头消失在昏暗的灯光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