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六十七章 纳兰欣

    秦思:“”

    这王八蛋太可恶了,老惹人生气,要是换成以前的脾气,早就把他大卸八块喂狗了。

    对于秦思来说,林虎就是个恶棍,不仅是个恶棍,还是个大智若愚的恶棍。说他聪明,他整天却装傻充愣,始终玩着调侃和不正经。

    说他太笨,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让你震惊得崩溃,还在你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掉进他设下的陷阱。

    对待这样的家伙,能做什么?可以做什么?就像他说的,不管承不承认,这好像都是什么所谓的亲夫

    即便对这个所谓的亲夫有千百万个不愿意,千百万个强烈抵制,但事实好像都无法改变。

    沉默了好一会儿,秦思恶狠狠地斜视了林虎一眼,恨气咬牙一转身,直接朝门口走去。

    “作死去?”看着正要拉开房间门的秦思,林虎拉长了声音。

    秦思气结地转过身:“你就是个王八蛋。”

    林虎:“王八蛋也是你亲夫,现在你亲夫让你回来。”

    秦思:“”

    她没搭理林虎,她直接拉开门走了,而且气得连门也没关。

    看着秦思消失在黑夜里,林虎脸上调侃的笑容渐渐收敛。

    毋庸置疑,他是故意的,这一是为了防止秦思挿手,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二也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

    不管怎么说,她现在的身份还是纳兰家的三夫人,即便和她达成了某种默契,但这种明面上的事实,仍然无法改变。

    脑子里,茵阳王还在唉声叹气地呼喊着问世间情为何物,但在遭到林虎长时间的无视以后,他终于消停了。

    关上门,林虎半躺在自己的床上,双手垫着头,出神得一眨不眨。

    他想过马上行动,然后他铲除了马上行动的念头。他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做这件事的动机,包括秦思。

    这和信任无关,这涉及太大,他输不起。对于输不起和没把握的东西,他连自己也不信任,更何况是别人。

    茵阳王:“小子,你跟老子说说话好不好?”

    林虎:“”

    茵阳王:“不管怎么说,咱们也是一体的吧?”

    林虎:“”

    茵阳王:“不管怎么说,我对你还是有帮助的吧?你不能无视一个对你有帮助的人,还是一个老人。”

    “滚蛋滚蛋滚蛋。”林虎终于不耐烦地爆发了,顺手拿起旁边的枕头,一个劲朝自己小腹砸去。

    茵阳王:“诶,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你这是给自己下套,让自己钻呢。”

    林虎突然停止了摧残自己,然后愣愣地抱着枕头沉默下来。

    老东西说得有点道理,事情本来就该来,何必要瞻前顾后,何必要庸人自扰?早在决定来纳兰家之前,不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吗?

    一拍脑门,林虎虚眯起眼睛,将手里的枕头往旁边一扔,直接就下了床。

    换好早已准备好的夜行衣,林虎带上蒙面巾,迅速打开房间门冲了出去。

    冒着灯火通明的漪澜阁灯光,林虎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出,直接消失在寂静的黑夜里。

    回到天依阁的秦思,气急败坏地推开房间门,像个受气小媳妇似的坐在自己床边。

    她愤怒,她觉得林恶棍是恩将仇报,过河拆桥,不仅过河拆桥,拆了桥还幸灾乐祸,不以为然。

    这让她对林恶棍仅存的一点点好感也消失了,剩下的除了幽怨就是憎恨。

    “看样子你失望了。”就在这时,秦思所在的房间里,突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少女声音。

    楞了一下,秦思立紲黥张地抬起头,过了好一会儿才冷笑着回应:“别装神弄鬼。”

    就在秦思的话音刚落,一道人影凭空闪烁,眨眼间出现在秦思面前。

    望着突然出现的人,秦思没有半点惊讶,反而非常平静地打量着。

    眼前的人是个少女,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女。

    少女很漂亮,很清秀,一身萝莉裙的妆点下,显得清雅妥俗,清纯迷人。

    她面对秦思的打量,毫不避讳地露出恬静的微笑,就像迎合一切关注的美丽公主。

    秦思收回目光,冷哼着转过脸:“我早就应该想到。”

    清纯少女依旧带着微笑:“你想到什么?”

    秦思斜瞄着清纯少女:“纳兰欣,看来你的易容术学得不错。”

    纳兰欣背着小手,天真无邪的转过身打量四周:“如果我不恢复纳兰欣的面容,你是把我当成玉容呢?还是监视你的纳兰家密探?”

    “我觉得你今天可能走不了了。”秦思一动不动地望着纳兰欣。

    “是吗?”纳兰欣回过头,再次报以最恬静的微笑。

    秦思虚眯起眼睛,突然芊芊玉手一挥,一股磅礴的透明真气瞬间弥漫整个房间。

    在这股磅礴真气的笼罩下,整个房间里瞬间陷入静止,仿佛一切都被这股磅礴的真气完全冻结。

    面对磅礴真气的覆盖,纳兰欣依旧保持着恬静的微笑,依旧背着小手天真无邪的望着秦思,丝毫不受秦思这种真气的压制和干扰。

    “好强大的巅峰玄阶古武者。”纳兰欣低着头走了两步,用清脆的声音调侃。

    秦思震惊了,她震惊地望着若无其事的纳兰欣,望着依旧行动自如的纳兰欣,整个人像是被抽空了灵魂,呆呆地瞪圆了美眸。

    望着震惊的秦思,纳兰欣不卑不亢地微微笑着问道:“你很想知道,我不过才一个黄阶初期的古武者,为什么能抵抗你玄阶巅峰古武者的真气压迫?”

    秦思皱起眉头,带着冰冷的目光质问:“你到底隐藏了多少?”

    纳兰欣:“我没隐藏啊,我比起那个用易容术混进来的林虎,一点都没隐藏。”

    秦思一怔,突然腾地一下冲床上弹起来,像鬼魅似的冲向纳兰欣。

    就在秦思的手快要临身纳兰欣的脖子时,只见纳兰欣露出诡异的笑容,整个小身躯轻飘飘的一闪,当即出现在秦思的身后。

    “看来你还是在乎他的。”站稳身子,纳兰欣依旧背着小手露出微笑。

    猛地转过身,秦思一脸震惊地望着纳兰欣:“看来你实力很不错。”

    纳兰欣抿嘴笑着低头,玩世不恭地提着小脚丫子:“如果你不想弄得全纳兰家都知道,最好和平点。”

    秦思:“”

    她觉得看不透眼前这少女,甚至嫫头不嫫脑的就展开攻击,视乎是一种很不明智的办法。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纳兰欣提到林虎的真实身份时,却不知不觉地开始慌乱。

    纳兰欣抬起头,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视着秦思:“三夫人,平时你偷偷拿点纳兰家的秘方,我会认为你是迫不得已,振兴秦家,可是这次,我真有点搞不懂了。”

    “有必要跟你解释?”秦思虚眯起眼睛,暗自做好再次出手的准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