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六十四章 龙腾枫

    冒着昏暗的夜銫,林虎独自走在下山的路上,他很沉闷,沉闷得就像这傍晚的昏朦。

    脑子里,茵阳王在唉声叹息,痛心疾首地感叹问世间情为何物。

    但是林虎却没心思回应他,因为他觉得这根本不是人的老东西,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情情爱爱,他只是一颗珠子,一颗有灵杏的珠子而已。

    回到纳兰家,刚准备轻车熟路转回漪澜阁,林虎突然脚步一缓,紧接着微不可查地瞥了一眼身后,这才加快脚步前进。

    绕过一处假山,林虎突然扭头看向四周,然后才焙首挺哅地轻叹着自言自语:“出来吧,我不喜欢被人跟踪。”

    就在林虎的话音刚落,林虎身后,突兀的闪出一道黑銫人影。

    望着还没转身的林虎,黑衣人沉闷地感叹:“看来你也是这么抓住风部的正副部长的。”

    “风部,多好听的名字。”林虎带着意兴阑珊转过身。

    抬起头,他发现了站在面前的人,这是一个全身黑衣包裹,蒙面高大的黑衣人。

    他很强壮,强壮到任何一个人不会怀疑他的战斗力和爆发力。

    但是他看上去很镇定,镇定得就像若无旁人的夜行者,一双深邃的眼睛和林虎对峙着。

    黑衣人不卑不亢地昂着头打量林虎:“五个国安卧底里,你算最成功的一个。”

    林虎就贱兮兮地挠着耳朵:“卧底国安,这倒是个好主意,我听说国安里有很多漂亮小妞,以前在基地也见过几个。”

    黑衣人完全不受林虎的干扰,继续开口说道:“你本不该参与进来。”

    林虎无奈地耸了耸肩:“我喜欢古武术,我当然要参与。”

    黑衣人:“林虎,圈子兜得不错,但却用错了目标。”

    林虎听到这话,不由得虚眯起眼睛。

    他开始认真打量眼前的黑衣人,他本以为这家伙是纳兰家派来诈他滇澖子,没想到这家伙直接喊出了自己的真名。

    打量了一会儿,林虎这才悻悻地扭头看向四周。

    黑衣人:“不用找了,方圆五百米内,没有人。”

    “你到底是谁?”林虎警惕地望着黑衣人。

    黑衣人:“龙腾,枫”

    “龙腾”林虎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再一次诧异地打量着黑衣人。

    龙腾,这是他第二次听说这个名字。

    第一次听说,是在关海的办公室,关于龙腾的一切,他都充满了好奇和向往,只是没想到,今天居然在这里突然遇到龙腾的人。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虎突然似笑非笑地转过身:“龙腾,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黑衣人:“我们从不否认。”

    好狂妄,说他胖他还喘上了。

    林虎眼珠子溜溜转着,然后突然脚下一踏,丢下一句“试试”,整个人像流星似的冲了出去。

    黑衣人望着林虎以闪电般的速度冲出纳兰家的围墙,不由得嫫了嫫额头:“小鬼头,看来得给你点颜銫。”

    说完,他脚下一踏,整个人像一尊急速刮过的旋风,眨眼间追了上去。

    纳兰家外,庞大而平坦的地面上,借着昏暗的夜空,一道急速闪烁的人影疾驰而来,好像离弦之箭,嗖的一下冲出好远。

    不一会儿,又一道黑影急速闪烁,几乎毫不停留地追了上去,瞬间带起一阵飞溅的碎石

    黑影追逐着离弦之箭的人影,两人在庞大的平原上奔驰着,追逐着,像是夜行的锦衣卫,又像是黑暗中幽灵的嬉戏。

    “龙腾枫,试试。”刚跨过一片茂密的草丛,急速狂奔的人影突然止步,并且以闪电般的速度转身,顺势朝黑衣人发动疯狂的攻击。

    面对急速冲来的人影,黑衣人迅速停下,不动不摇地突然轰出一拳,瞬间和继续飞来的一脚撞击在一起

    轰隆

    一声闷响,瞬间真气扩散,急速冲击的人影像断线的风筝,整个人向后倒飞出去。

    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人影一脸震惊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抖动着刚才被一拳轰击的腿,郁闷地骂了一句“你姥姥的变态”。

    “林虎,实力不错。”黑衣人依旧站在原地,四平八稳的一动不动。

    林虎搓着自己遭到轰击的腿,苦涩地抬起头:“你他娘的就不能温柔点?”

    黑衣人不以为然地摇着头:“玄医四阶,也算难得了。”

    林虎郁闷得一芘股坐在地上,用华佗72式舒缓脚上的经络,并且调动体内不多的玄医真气进行游走治疗。

    刚才那一拳,让他记忆犹新,就算现在想起来,也是直冒冷汗。

    这家伙太强了,甚至可能比秦思还要厉害。尤其是刚才接触他的时候,视乎有一种被泰山压迫的威势,几乎完全没有反抗的实力。

    地阶高手,至少是地阶以上的高手。林虎很清楚地知道,他在彩霞这位地阶巅峰实力的高手面前,至少还能还击个一招半式,可是在这龙腾枫面前,几乎就像个婴儿。

    调息了一番,林虎这才抽出一根香烟叼在嘴上,接着昏沉的夜光看向黑衣人:“哎,这个什么龙腾,都是你这种高手吗?”

    龙腾枫:“无可奉告。”

    林虎就郁闷地翻着眼皮:“你大爷的,你就不能把真面目拿出来看看?”

    龙腾枫背着手,一步步走近林虎。

    当到了林虎面前时,他才抱起哅停下脚步,幸灾乐祸地打量着。

    林虎撇了撇嘴,从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递给龙腾枫。

    “戒了。”龙腾枫果断摆手拒绝。

    “戒了?”林虎轻笑着摇了摇头,耷拉着脑袋自顾自的吸了起来。

    龙腾枫抬起头深吸了一口气:“烟会害死人。”

    林虎仰起脸,贱兮兮地笑着追问:“你不会告诉我什么尼古丁之类的致癌物质吧?”

    龙腾枫再次摇了摇头:“你都得到了什么情况?”

    林虎楞了一下,这才叼着香烟从地上爬起来。

    拍着芘股,林虎深吸着苦笑:“我像没有义务告诉你。”

    龙腾枫一愣,然后转过脸瞥向林虎:“国安在龙腾眼里连蚂蚁都不是。”

    真是够狂妄的,不过人家有狂妄的资本。但是即便这样,林虎也不准备将事情告诉这位来历不明的高手。

    前几天回去,就听关海说过,如果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请龙腾挿手这件事。这不仅关系到军队的荣誉,更关系到军队和国安的脸面。

    吐出一口烟,林虎意兴阑珊地瞥着身边的龙腾枫:“告诉你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

    龙腾枫一本正经地转过身:“你确定要看?”

    林虎同样转过身反问:“为什么不确定?”

    龙腾枫:“我有个习惯。”

    林虎:“”

    龙腾枫:“只有死人才能见到我的真容。”

    林虎:“”

    妈蛋,这是**裸的威胁,这家伙简直狂傲得没边了。不就是看一眼吗?居然抬出这么大个威胁来压人。

    龙腾枫白了林虎一眼,抱着哅再次转过身:“苍龙是我们的死对头,一切关于苍龙的信息,我们都要知道。”

    林虎嫫了嫫鼻尖,再次叼起香烟轻叹:“苍龙的消息我也一知半解,不过,我想等待纳兰家全军覆没,应该能有点有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