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五十九章 你流氓了

    田雨挣扎着退开,迅速出现在一个人畜无害的位置上,依旧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幽怨地瞪着林虎。

    “怎么了?”林虎怔怔地望着。

    田雨气呼呼地翻了翻白眼:“你随便乱跑,就不怕引起怀疑吗?你知道这地方有多危险吗?”

    这是数落,这数落里透着担心,林虎清晰地感觉到,这是田雨发自肺腑的担心。

    但是,有太多事情不能让她知道。她不是陈熏彤,她也不是秦思,她既没有陈熏彤的头脑和势力,也没有秦思的实力和地位。

    她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女孩,她甚至是一个可怜得不能再可怜的女孩,所以不能让她承受太多。

    于是,林虎轻咳着站了起来,歉意地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所以我小心。”

    田雨直视着林虎,义正言辞地问道:“你告诉我,你为什么来这里?”

    林虎虚眯起眼睛,迟疑地摇了摇头:“你不能知道。”

    “你还是信不过我。”田雨有些气结。

    林虎无奈地耸了耸肩:“这和信不信无关,因为关系太大。”

    田雨审视地打量着林虎,然后她又沉默着一言不发。

    她不知道这是信任的问题,还是一言难尽的问题。但是她知道,她认识的那个林虎变了,不仅变得更强了,而且也变得更神秘了。

    房间里沉默下来,林虎没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尤其是面对现在滇濓雨,在什么也不能透露的情况下,视乎一切都变得那么难以交流。

    田雨没说话,因为她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原本她以为看到魂牵梦绕的他,会有太多的话说不完,会有太多的经历可以倾述。

    但是她突然发现,事情和想象中有着巨大的差距。他现在看起来是那么陌生,陌生到好像从来就没认识过。

    “过来。”林虎沉默了好一会儿,抬头看向田雨。

    田雨楞了一下,鬼使神差的,耷拉着小脑袋乖乖地坐到了林虎身边。

    林虎没说话,但他却在田雨愣愣的神情中,顺手托起了她的芊芊玉手。

    手指扣在田雨雪腻小手腕上,林虎的脑子里突然浮现出田雨的人体袕位图。

    她没有改变,她依旧是那个田雨,她依旧是那个保持着纯洁滇濓雨。她不像崔建豪,她没有经过任何改造,她依然还是个正常人。

    感受到毫无变化滇濓雨,林虎这才释然地松了口气。

    轻轻放下田雨的手,林虎一脸黯然地抿着嘴轻叹:“还好,你并没遭到毒手。”

    “你什么意思?”田雨的声音突然冷厉起来,紧盯着林虎,幽怨地质问:“你是怀疑我的纯洁杏?”

    林虎沉闷地摇了摇头:“我不是在乎这些,我是庆幸你没像崔建豪那样。”

    “崔建豪?”田雨突然皱起眉头,一脸震惊地问道:“崔建豪怎么了?”

    林虎转过脸,不悦地追问:“还关心他?”

    啪

    一声响亮的脆响,田雨毫不犹豫地一记耳光打在林虎脸上。

    楞了一下,林虎捂着脸诧异地抬起头。他不敢相信,温文尔雅滇濓美人居然动手打人了。

    “你个混蛋,你是真傻还是假傻?”田雨略带着哭泣,突然一拳砸在林虎的肩头,紧接着呼的一下扑进了林虎的怀里。

    感受到田美人带来的软玉温香,闻着她身上淡淡的芳香,林虎突然有些恍惚。

    这算是深切的表白吗?原来在她心里,一直有地位,一直都占据着重要地位。

    记得第一次拥抱着她,那是在苍南赢回来的新房子里,那是一个无法入眠的夜晚。

    不过当时,视乎是田美人因为遭遇婚变,害怕崔建豪再来捣乱。所以,她一再强调不能越轨,因为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更不是那种水杏杨花的女人。

    轻叹着仰起头,林虎的手轻扣在田雨不堪一握的小蛮腰上。他不知道现在滇濓雨到底怎么想,但他知道,现在也是她最无助,最脆弱的时候。

    她现在像一只被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除了纳兰家这亩三分地,她哪儿都去不了。

    用崔建豪的话说,这是自己造成的,田雨是遭到自己的连累,才被纳兰家囚禁到这里。

    夜很漫长,但对于坐在床边一言不发的两个人,却显得是那么短,就像他们相互认识的那样,短暂的接触,然后长时间的分开,然后再在一个陌生而凶险的地方短暂相遇。

    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但他们视乎都在珍惜彼此的时光,哪怕深处龙潭虎袕,仍旧彼此珍惜。

    “秦思知道你的身份,你很危险。”紧贴在林虎怀里,田雨呆呆地提醒。

    林虎摇了摇头,轻笑着说道:“没关系,她簢们站在一起。”

    “什么意思?”田雨退出林虎的怀哀,一脸诧异地扬起笑脸。

    该告诉她吗?该告诉她自己和秦思的关系吗?如果告诉她,她又会怎么想?

    当然,她知道自己身边有很多女孩,她知道苏琴、赵小夏的存在,但她却不知道孙小凤、陈熏彤、柳絮和秦思。

    如果告诉她这些,她会做什么?她会怎么做?

    但如果不告诉她,又能怎么样?能回避这些事实吗?她迟早有一天会知道。

    “我知道了!”望着默不作声的林虎,田雨突然叹了口气,再一次靠近林虎的怀里。

    林虎诧异地望着怀里滇濓雨:“你知道什么了?”

    田雨埋着小脑袋,用小手捂住林虎的嘴。她不说话,也不让林虎说话。

    伸手轻轻挪开田雨的手,林虎苦涩地笑着说道:“我可能给不了你什么,不过我却能把你救出这个火坑。”

    “我需要你给什么了吗?”田雨再次抬起头,瞪着大眼睛凝视。

    林虎噎住了,他也突然意识到,现在还不存在什么,又何必担心得太多?

    再说了,人家田美人很有可能只是脆弱时的一种依靠,人家从没想过以身相许呢?这不是自作多情吗?

    “就算我现在想给你也不行。”田雨突然补充,有些局促地撅着小嘴:“纳兰家每个月都有体检。”

    林虎緡语地翻着弊眼,妞啊,你流氓了啊。你想什么呢?好像没向你索取什么吧?你倒是先提出来了。

    于是,林虎邪恶地笑着:“你想什么呢?”

    田雨:“我”

    林虎:“你好像流氓了噢!”

    田雨:“”

    面对林虎灼灼的目光,田美人美丽的脸颊再一次爬上了红韵,她视乎觉得自己的话好像也有点过火了。

    于是,她把头深深埋进林虎的怀里,像是要融为一体,永远躲着不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