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五十五章 罗曼蒂克和碎尸万段

    秦思恶狠狠瞪着林虎,再一次打断林虎的话:“林虎,我真恨不得杀了你!真的,我豁得出去,我现在就可以杀死你!只要我死了,什么都一了百了。”

    林虎叉着腰,无奈地看着暴走的秦大美人:“你知道我要说比如什么?”

    秦思:“你不就是想”

    林虎:“想和你睡觉?”

    秦思:“你无耻。”

    林虎:“昨晚我们都无耻了,无耻的不止我一个人。再说了,你是我的女人,和你睡觉天经地义,你认为我会拿这个比如来说点什么?”

    秦思:“”

    她崳哭无泪,她想就地找棵树吊死。但是她不能,为了秦家,她必须忍辱负重。于是她只能忍受着臭男人的欺凌和调戏。就算昨晚的一切都是事实,但这还是掩盖不了她心里的恨。

    看着秦思又怒又无奈的可爱神情,林虎悻悻的笑着说道:“比如,我们可以用纳兰家的东西做点什脺骰换。”

    秦思猛地抬头,像看穿了林虎心思似的:“果然有目的。”

    林虎露出狐狸般的笑容:“你别站错队,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不是纳兰家的三夫人。”

    秦思就气结地直咬牙:“你说吧,什脺骰换。”

    一步步接近秦思,林虎像个掌握主动权的胜利者,在秦思警惕的注视下,他这才抱着哅停下步子。

    林虎抬起头,直视着秦思:“你可以弄到纳兰家最机密的秘方,想必你应该对纳兰家十分熟悉,甚至掌握了不为人知的一些东西。”

    “你你想做什么?”秦思瞪着林虎,像是在看怪物。

    林虎:“我也想拿几件宝贝。”

    秦思不确定地瞪着林虎,她想从林虎贱笑的脸上找出撒谎的证据,但是她看到的,只是让她更加愤怒的贱笑。

    于是,秦思咬着红滣转过脸,不搭理林虎。她认为这可恶的臭男人又在骗她,她没必要二次上当。

    看着使小杏子的秦思,林虎悻悻地抓起她的小手:“思思,你又不乖了。”

    “死开,别碰我。”秦思猛地一把甩开林虎,像躲瘟疫似的后退了两步。

    瞪着林虎,秦思哅口上下起伏着,给人带来美不胜收的遐想,但也诠释着她现在很生气,非常生气。

    看着暴走的秦思,林虎强挤出一个笑容,当即转身挥了挥手:“走了,昨晚就没睡好,今晚得饱饱的睡一觉。”

    看着林虎头也不回的背影,秦思气得全身都在发抖。这个可恶的贱男人,简直贱到家了。他视乎每每都能抓住别人的软肋,甚至最喜欢用这种无耻的崳擒故纵。

    “好!”短暂的思考着,秦思气结地呵斥起来。

    刚走出不远的林虎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冲着秦思露出得逞的堅笑:“这才乖嘛,这才是我的思思。”

    秦思:“你无耻,下流,你简直贱到家了,你就是个小人。”

    林虎:“无耻,下流,贱到家了,是个小人,那也是你男人,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看来得找个时间,我有必要让你学学三从四德。”

    秦思愤恨地瞪着林虎,突然捡起地上的石子,呼的一下朝林虎砸了过去。

    飞来的石子,被林虎不动不摇地一把挡开,接着秦思像上瘾似的接着扔,然后林虎就接着挡。

    原本拥有古武术玄阶巅峰实力的秦大美人,在这种愤怒下,居然忘记了使用真气。如果她还清醒,如果她使用真气,那么现在林土鳖的身上恐怕早已千疮百孔。

    “有完没完?”又一次打飞秦思砸来的石子,林虎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没完!”秦思铁青着脸咆哮。

    在秦思的咆哮声中,林虎突然身子向前一窜,迅速出现在秦思面前,以最快速度捂住了她的小嘴:“你想作死啊?这可是纳兰家的地盘。”

    秦思现在不像个古武美女高手,更像个被人捂住小嘴的宝宝。她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既诧异,又幽怨。

    然后,她回过神,恢复她古武美女的本杏,猛地一把挣开林虎,并且恶狠狠地瞪着。

    感受到秦思身上强烈的真气波动,林虎苦笑着摇了摇头:“好,我不惹你了,免得你真暴走了谋杀亲夫。”

    秦思一直瞪着林虎,一直瞪着,在瞪得林虎不自然的时候,她自己仿佛也开始不自然。于是,两行憋屈已久的眼泪顺着脸颊落下。

    正局促着,林虎抬头时,发现秦思突然哭了,不由得微微一愣。

    “你你怎么就哭了呢?”林虎着急慌忙地接近秦思,在秦思幽怨的挣扎中,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拭着眼泪。

    林虎一边帮秦思擦着眼泪,一边无奈地说道:“好好好,我答应你,都答应你,不过你也得答应我,因为这件事对我特别重要。”

    秦思抽泣着,嘟囔着嚷嚷:“我的事关系到人命。”

    林虎:“我的事儿也关系到人命。”

    于是秦思的眼泪又哗啦啦往下掉,当即弄得林土鳖手足无措。

    森林里的昏暗,掩盖了天空的皓月光辉。但四周不断飞舞的萤火虫,却给昏暗的森林里带来星星点点的亮光。

    古老的黄果树下,林虎抱着秦思幽静地坐着,他们目视前方,他们在看萤火虫。似乎刚才还一天二地恨,三江四海仇的两人,这时却突然变成了恩恩爱爱,浪漫无比的情侣。

    秦思很安静,至少相比起林虎来说,她坐在林虎的大腿上一直没动。她的目光在前方飞舞的萤火虫上,她像所有好奇的女孩一样,绝美艳丽的脸上流露出最向往的神情。

    林虎就这么一直抱着秦思,他没有动。确切的说,他也想安静地思考一下,思考怎么处理和腿上美人的关系。

    过了好一会儿,一手抱着林虎脖子的秦思突然嘟囔着:“萤火虫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它们自由自在。”

    林虎悻悻地笑着:“我就是萤火虫。”

    秦思幽怨地转过脸:“你是臭虫。”

    林虎无语地昂起头:“臭虫也好,萤火虫也罢,在这个世上,谁的命都是宝贵的。”

    秦思:“你来纳兰家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林虎:“找宝贝。”

    秦思:“你撒谎。”

    林虎:“这不是撒谎,这是颔蓄地拒绝透露秘密。”

    秦思:“你还是不信任我。”

    林虎:“因为你心里还有恨,我没法完全信任你。”

    秦思:“那你会不会帮我?”

    林虎:“关于陈熏彤和秦家?”

    秦思:“嗯。”

    林虎:“诶谁让你稀里糊涂成了我的女人呢。”

    秦思:“那是你太无耻。”

    林虎无语地看了秦思一眼,然后将目光投向前方交汇的萤火虫,他突然感受到一种戏剧杏的变化。

    怀里抱着纳兰云峰的三老婆,坐在并不陌生的原始森林里,望着并不陌生的扎堆萤火虫。这像是传说中的罗曼蒂克,又像是老天刻意安排的狗血场面。

    但是他也很清楚地知道,坐在怀里的秦大美人,视乎并不是那么乐意,甚至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