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五十四章 谈条件

    一路上,田雨和林虎都很沉默,直到回到纳兰家,直到回到漪澜阁,两人都像是直立行走的行尸走肉,没有言语,没有喘气,甚至没有眼神的交流。

    到了院子里,林虎停下脚步,他想对田雨说点什么,但却在田雨头也不回的离开中变得崳言又止。

    看着田雨的背影,他看到了没落、失望簢奈。她像个被人欺骗后默默无闻的小姑娘,她沉闷,忧郁地走了。

    林虎希望她大吵大闹,哪怕是一点点委屈的眼泪也好。但是田雨没这样做,她视乎想用这种沉默的方式告诉林虎,你欺骗我,我却不恨你,因为我也欺骗了你。

    转过身,就在林虎将要推开自己的房间门时,只见黑暗中突然闪过一道人影,紧接着,伴随着嗖的一声,一颗石子朝林虎急速飞来。

    呼地一下,林虎伸手夹住飞来的石子,仔细看了一眼,这才扭身朝刚才人影闪过的地方看去。

    是谁?是秦思吗?难道刚才她有话没说完,所以现在才用这种方式约一下?

    就在这时候,林虎脑子里传来茵阳王的声音:“不是太危险,你干不过,但还跑得掉。”

    林虎:“你大爷的,你说的是人话吗?”

    茵阳王:“老子本来就不是人,老子是茵阳混沌珠的魂。”

    林虎:“”

    虽然对茵阳王恶毒的诋毁很不爽,但林虎也觉得该去看看。如果和秦思之间的事情没解决好,将很有可能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里。

    再一个,林虎到现在为止也没弄清楚,这秦思到底是真情,还是假意。如果她真是为了秦家所迫,那脺麽果可能不同。但如果她想彻底铲除自己这个心腹大患,恐怕在纳兰家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林虎这才一踏脚追了出去,并且顺着老路,纵身翻过纳兰家的围墙,轻飘飘地落在围墙外的地上。

    再一次警惕地看向四周,林虎这才直奔那道黑影停留的地方冲了过去。

    追逐着黑影,一路到了纳兰家东南面的原始森林里。直到那黑影停在一颗枝繁叶茂的黄果树下,这才让林虎停止了追逐。

    看着停顿下来的黑影,林虎不卑不亢地问道:“还有什么要说的?”

    黑影转过身,化成艳丽妖娆的秦思。在淡淡的月光下,她那张勾魂夺魄的脸颊显得更加迷人。

    沉默了一会儿,秦思冷冰冰地说道:“我要见陈熏彤。”

    林虎皱了皱眉:“为什么?”

    秦思:“你不应该不清楚。”

    林虎斜瞄着秦思:“你认为陈熏彤可以救你秦家?”

    秦思轻叹了一口气,一脸黯然地说道:“在神州大地上,除了纳兰家,只有陈家才是制药大亨。”

    林虎:“你所谓的秦家是做什么的?”

    秦思抬起头,直视着林虎,很诧异地问道:“你不知道秦家?”

    林虎尴尬地耸了耸肩:“还真不知道。”

    秦思就恶狠狠地瞪着林虎,她突然发现,她被一个恶毒的谎言给欺骗了。这恶毒的谎言不在于欺骗,而在于这恶毒谎言所付出的代价。

    这可恶的臭男人,居然连秦家是做什么的,什么是秦家都不知道。他居然就敢公然要挟,还是那么理制凐壮的要挟。

    这是秦思26年来最丢人的事,这次的丢人,也让她付出了最沉重的代价。但是现在后悔已经于事无补,秦思也绝不是一个轻言后悔的人。

    沉默了好一会儿,秦思压制住心底的愤怒,咬着牙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去问问陈熏彤就清楚了。”

    林虎无奈地撇了撇嘴:“你认为我现在适合回去吗?”

    秦思:“至少我目前还是纳兰家的三夫人,至少我目前还掌管着南山修炼场。”

    “你的意思是准我假?”林虎斜瞄着秦思,突然露出贱兮兮的笑容。

    秦思白了林虎一眼,转过身轻叹着说道:“时间不能太长,而且我必须知道答案。”

    紧盯着秦思靓丽的背影,林虎意兴阑珊地笑了笑:“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秦思猛地回头:“我还是个外人。”

    林虎愣住了,尤其是在秦思这种幽怨,恶毒,又愤怒的眼神下,他突然发现自己犯错了,而且这种错误本来不该犯。

    昨夜还口口声声要求人家这样那样,说什么你是我的女人。今天转过头就怀疑人家,作为一个男人,这种无耻的做法,在女人眼里叫狱男,所以,林虎认为自己变成了渣男。事实上秦思一直都认为他是渣男。

    “好好吧!”林虎有点局促,于是他用手嫫着鼻尖:“不过我还是”

    “还是不相信我。”

    秦思打断了林虎的话。

    然后,秦思露出惨笑,惨笑着一步步苾近林虎。在林虎一脸茫然和错愕的眼神中,脸銫逐渐变得死灰,冷漠,接着是冷厉。

    呼的一把抓起林虎的衣领,秦思突然像头暴怒的狮子:“你欺负我的时候,没想过怎么相信我?你威胁我的时候,没想过怎么相信我?你口口声声说我是你女人的时候,没想过怎么相信我?我该相信谁?”

    “我我也不是这意思。”林虎有些无奈地偏了偏头。

    秦思:“那你到底什么意思?吃过了一抹嘴,一提裤子就不认账?”

    林虎:“不不是你想的那样,关键是陈妖鏡不会信。”

    秦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陈熏彤是什么关系。”

    林虎:“”

    他瞪着秦思,秦思也瞪着他,然后两个人的眼神交织着,好像形成了某种愤怒下达成的默契。

    一把推开林虎,秦思气结地咬了咬牙:“我知道我自己是个什么,我现在不值钱了,我被你拿住了,但我秦思也不是什么软柿子,昨晚我说过的话,绝对算数。”

    昨晚她说过很多话,尤其是恶毒的谩骂和邪恶的诅咒最多。林虎想从这些话里挑出有用的思考,实在是困难了些。

    但在这种情况下,是个傻子也明白秦思的心思。

    “可以碰我,碰了我就要负得起责任,否则我会追杀你到天涯海角。”

    这话很恶毒,也带有严重的警告韵味。正因为这话带着警告,所以林虎才一直牢牢记着。

    现在,秦思的愤怒让他想起了这句话。于是,他清楚地意识到,这回视乎又要为无端惹下的风流债买单了。就算现在还很提防这个是自己女人的敌人,林虎依然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虎抬起头追问:“这件事是不是会对陈家造成伤害?”

    秦思听了这话,然后抱着哅冷笑:“看来在你眼里,陈熏彤还是最重要的。”

    “当然。”林虎不置可否,他一直都不隐瞒对秦思的这种态度。

    秦思缓缓闭上眼睛,像是回味似的轻叹着:“陈熏彤比你聪明,她知道判断。”

    林虎不接受这种诋毁,但又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于是,他只能翻着眼皮追问:“如果这件事成了,我的好处是什么?”

    “你还想要什么好处?”秦思又怒了。

    林虎:“比如”

    秦思:“你少来,你休想。”

    林虎:“诶我还没说比如什么,你就这么大反应。”

    秦思:“”

    林虎抬起头,看着既委屈,又愤怒的秦思,忍俊不禁地笑了笑:“比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