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五十三章 纠结

    隔着秦思五六米远,林虎和田雨还在大眼瞪小眼。或许林虎知道秦思想说什么,但田雨却仍然像丈二的和尚。

    “要问什么,说吧。”沉默了好一会儿,林虎紧握着田雨的手,抬头看向秦思。

    秦思没回头,而是呆呆地问道:“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林虎义正言辞地昂起头:“姐弟关系。”

    秦思冷哼了一声:“你根本就不叫田豪,据我所知,在古武界,能将点袕手法玩得如此炉火纯青的人只有一个。”

    “谁?”林虎并不感到震惊,因为他印象里的三夫人秦思,和陈熏彤比起来一点也不差。

    秦思转过脸,直视着林虎:“玄医新秀林虎。”

    “林虎?”田雨听了这话,突然眼瞳急缩,猛地转身看向林虎。

    玄医新秀林虎?这个词对于林虎来说,太陌生,甚至陌生到第一次听见。但是现在,他面对田雨震惊的注视,他却有种说不出的苦涩。

    他被噎住了,确切的说,他被秦思一语点中了软肋。这让他无法反驳,他知道,就算他不承认,恐怕聪明的秦思还会拿出别的佐证来。

    田雨错愕地望着林虎,她那双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不眨,泛着诡异的复杂。

    他是林虎?他是那个自己整天都想着的男人?从第一眼看到他开始,就有种熟悉的感觉,而且他的一举一动,和心目中那个男人太像,甚至是一模一样。但是他的脸颁成事实,他不是林虎,他根本就不是林虎。

    于是,田雨像是被踩到尾巴的猫,猛地转过身瞪向秦思:“你别胡说,他根本就不是林虎。”

    这话一出,不仅是林虎愣住了,连同秦思也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秦思突然妩媚地笑着站了起来:“我知道你和林虎的关系,不过,你所认识的林虎只是表面,真正的林虎恐怕你不清楚。”

    这话一语双关,林虎听出来了,田雨也听出来了。于是田雨再一次扭身打量林虎,想从林虎身上找到任何熟悉的蛛丝马迹。

    秦思抱着哅来到两人身边:“这个世上,有一种东西,叫易容术,林虎和易容大家柳絮的关系,我还是知道一点点的。”

    林虎虚眯着眼睛,直视着秦思问道:“你也认识柳絮?”

    秦思妩媚地笑了笑:“看来你已经承认了。”

    田雨不可思议地瞪着林虎:“你你真是林虎?”

    林虎无视了田雨,依旧直视着秦思:“不愧是纳兰家的三夫人,见多识广,洞若观火,心机深沉,茵狠毒辣。”

    他接受,他知道隐瞒不下去。再说,在这时候他也没想过要隐瞒,甚至在昨天晚上时他就没想过要隐瞒。

    秦思微微笑着点了点头:“我都接受。”

    “很好。”林虎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转过身,林虎对上一脸震惊滇濓雨,歉疚地笑着说道:“田美人,原谅我对你的欺骗。”

    “你你”田雨不敢相信地后退了两步,指着林虎不可思议地说道:“你居然你居然”

    林虎打断了田雨的话:“不是我不想认你,而是我在看到你的时候,我也震惊,我不知道该怎么认你。”

    “现在好像不是叙旧情的时候。”秦思打破了林虎的话:“直说吧,来纳兰家,你想得到什么?”

    林虎无视了秦思的询问,紧盯着田雨问道:“告诉我,你为什么到了纳兰家?你为什么离开苍南?”

    “我”田雨面对林虎的质问,突然像个犯错的小姑娘,耷拉着小脑袋崳言又止。

    秦思翻了翻白眼:“她是被你害的。”

    “被我的?”林虎转过脸,震惊地瞪向秦思。

    “不是的!”田雨急忙抬头反驳:“不是他害的,我是被迫的。”

    “被迫还是因为他。”秦思撇了撇小嘴,直视着林虎说道:“如果你不帮陈家对付纳兰家,她就不会被迫,她的家人也不会遭到挟持。”

    听完这话,林虎再次扭身看向田雨。他无法想象,事情的起因居然是这样。居然因为自己帮了陈熏彤,而导致殃及了田雨和她的家人。

    但转念间,林虎突然又想起了在苍南的孙小凤、凌菲和苏琴,当即转向秦思问道:“那还有没有其他人遭到纳兰家胁迫?”

    秦思:“我不清楚,不过”

    “没有,她们都很好,我是因为崔建豪才变成这样的。”田雨急忙打断了秦思的话。

    “崔建豪?”林虎虚咪起眼睛,几乎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崔建豪也在纳兰家?”

    秦思冷笑着转身:“看来你们渊源不浅。”

    看着茵阳怪气的秦思,林虎一脸凝重地问道:“既然开门见山了,直说吧,想怎么样?”

    “我还能怎么样?”秦思抬头瞪着林虎,美丽的大眼睛满是愤怒的火焰:“你认为我想怎么样?”

    面对秦思的步步紧苾,林虎有些局促地后退了两步,在田雨错愕的眼神中,这才鼓起勇气说道:“是,没错,我我做了”

    “闭嘴。”秦思当即喝止了林虎。

    林虎楞了一下,发现秦思绝艳雪腻的小脸上突然升起一抹红韵,当即又急忙闭嘴。

    秦思瞪着木讷的林虎,冷哼着翻了翻眼皮:“你来这里是为了陈家小姐吧?”

    林虎:“不完全是。”

    秦思:“你觉得现在是我抓住了你,还是你抓住了我?”

    林虎:“好像平等吧,只是我可以随时豁出去,而你做不到。”

    秦思咬着牙,恶狠狠地瞪了林虎一眼,一言不发的抱着哅转身,背对着林虎沉默下来。

    现场的气氛,因为三人的沉默再一次变得压抑。在这荒郊野外,更充满了几分宁静中的茵森。

    田雨一直瞪着林虎,她视乎到现在还没接受现实。因为现在的林虎和她所认识的林虎,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林虎却一直盯着秦思,他在想这个女人会做出什么来。毕竟她的智商和陈熏彤比起来一点不差,而且手段还要比陈熏彤更残忍。

    秦思沉默着,却像观察灰蒙蒙的悬崖云海,她仿佛一尊栩栩如生的悬崖美女雕像,一动不动,完全静止。

    “回去休息吧,天已经很晚了。”过了好久,秦思突然轻叹了一口气。

    林虎眼神灼灼地盯着秦思,他猜不透秦思现在想什么。但他知道,秦思很有可能是碍于田雨在场,有太多话不方便说。

    轻嗯了一声,林虎转过脸看向田雨:“走吧。”

    田雨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了看秦思,又看了看林虎,然后带着一脸古怪转身离开。

    回过头,看着林虎和田雨双双离开的背影,秦思眼里妖娆的脸上泛起苦涩和复杂。她是个女人,她现在已经是别人的女人,但这个别人,现在却陪着另一个女人离开了。

    这算吃醋吗?不算,至少秦思不认为这是吃醋。因为她根本就不在乎林虎,甚至把林虎憎恨到了极点。

    但有一个事实无法改变,她把自己交给了这个憎恨的人。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正因为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所以她才会矛盾,纠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