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五十一章 你该去上学

    林虎楞了一下,错愕地瞪着秦思:“什什么?”

    秦思幽怨地转过脸,怒瞪着林虎:“扛鼎,你傻了?”

    林虎:“我傻了才扛鼎。”

    秦思:“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你想我你都一起死在纳兰家?”

    林虎:“”

    没好气地瞪了秦思一眼,林虎按照秦思的命令做了。

    他懂得秦思的用意,更懂得这只是苦肉计的装模作样。试想,两个水火不相容的仇人,一夜之间变得亲密无间,是个傻子都会感到怀疑和惊叹。

    又一次扛起大鼎,这回林虎没了怒气,取而代之的是心甘情愿的傻气。面对笨重的青铜鼎,他觉得这是秀丽绝倫的秦思,扛的是美女,自然就不会觉得累。

    秦思转过身,望着高举青铜鼎,瞪圆眼睛的林虎,不由得翻了翻白眼。

    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宁愿让这个可恶的家伙举三个这样的东西。最好把他压成相片,压得永远不能翻身,永远不能转世。

    他很可恶,他太可恶,他不仅可恶,而且无耻,龌蹉到了极点。关键是他还认为这一切顺理成章,道理都在他那边。

    撞上秦思的目光,林虎恬不知耻地笑着偏头:“你看着我,是不是嗅澺了?”

    秦思:“”

    林虎:“你应该知道,你现在惩罚的是你的老公。”

    秦思突然捡起地上的一颗碎石子,顺手砸向林虎:“你闭嘴,闭嘴,你个混蛋。”

    林虎桀桀地笑着:“我不是怕你无聊么,思思妞。”

    秦思咬着牙,像头发怒的母狮子。她瞪着可恶的臭男人,却发现耍嘴皮被人甩了几条大街。

    轻咳了一声,秦思突然挺直了腰板,一脸严肃地呵斥:“田豪,舒服吧?”

    “舒服。”林虎拉长了声音。

    秦思哼了一声,妖娆地站起身:“舒服就举着,老娘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多能耐。”

    “哎,不是,你个蠢女人,你怎么能自称老”

    “闭嘴。”

    林虎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秦思打断。并且,秦思以非常警惕的目光望向四周。

    林虎楞了一下,也举着大鼎望向四周。然后他从秦思勾魂的大眼睛里看到异样,这使他明白,四周,有人了。

    于是,林虎冷笑了笑:“三夫人,你说你簢们家主结婚了,你怎么不怀孕呢?”

    “闭嘴。”秦思又开始暴跳如雷。

    她认为这是**裸的琇辱,而且这可恶而龌蹉的臭男人心里最清楚,她和纳兰云峰什么都没做。可他还是用这种话来琇辱人,这对于秦思来说,无法接受。

    就在这时,纳兰家修炼的学员们陆陆续续走来。当他们看到又在举鼎的林虎时,先是一愣,紧接着就开始幸灾乐祸地窃窃私语。

    人就是这样,看不得别人好,所以有了嫉妒和羡慕。看到别人不好,或者说比起自己更惨,心里就会高兴,这叫幸灾乐祸。

    于是他们幸灾乐祸,并且路过三夫人秦思身边时,还故意放慢脚步。当然,他们看的是漂亮绝艳的三夫人,而不是扛着大鼎的林土鳖。

    秦思,在这古武修炼场,有着双重身份。她既是严厉苛刻,恐怖毒辣的三夫人。也是这里所有雄杏动物公认的毒蛇女神。

    她妖娆,漂亮,妩媚,她就算发怒,也会美得惊心动魄。以至于有些居心不良的学员,会在不彻底激怒她的情况下,尽量保持一定的犯错几率,因为这样就可以和毒蛇女神保持说话的权利,即便被怒斥,也是一种享受。

    秦思面对这群小蚂蚁不怀好意的目光,微微偏头,以三夫人独特的发怒方式开始训斥:“看什么看,都想跟他一样是吧?”

    于是,在这种千娇百媚的怒斥中,雄杏荷尔蒙激素爆发的学员们开始缩脖子,然后畏惧而享受地退到一边,自顾自的开始盘膝打坐。

    “我累了。”林虎突然嚷嚷起来。

    秦思转过脸,没好气地瞪着林虎:“知道累了就好,扛着。”

    林虎哭丧着脸:“我犯什么错了,大清早一来你就罚我?”

    秦思咬牙切齿,她很想说,你犯的错,就算千刀万剐也不为过,但是现在她不能这么说。于是她就恶狠狠地瞪着林虎,一如既往地保持三夫人妖娆妩媚的高傲。

    这女人该去做影后,再不济也得弄个奥斯卡女主角混混,林虎一直这么认为。

    自从见到秦思时,他就发现这女人一直在装。就算昨晚用最无耻的方式打破她的高傲,她现在依然会心平气和地保持高傲和盛气凌人。

    “大哥哥。”就在这时,纳兰欣从林虎身边走过。当她看到又被惩罚的林虎时,顿时也愣住了。

    秦思挑起眼皮,娇媚地注视着纳兰欣:“你来晚了。”

    “嗯。”纳兰欣有些畏惧地低下头。

    秦思打量着纳兰欣:“你能扛多少斤的?”

    林虎:“不是吧,这么小的孩子你也惩罚,你简直太恶毒了。”

    秦思:“闭嘴。”

    纳兰欣:“”

    秦思恶狠狠地瞪了林虎一眼,这才冲着纳兰欣叹了口气:“下次注意,你可从来没迟到过。”

    “谢谢三夫人。”纳兰欣如蒙大赦,刚要走,突然又回头看向扛鼎的林虎。楞了一下,才局促地来到秦思身边。

    再次回头看了一眼林虎,纳兰欣凑近了秦思:“三夫人,你这么惩罚他,要是让四夫人知道了,那可就麻烦了。”

    “麻烦吗?”秦思娇哼了一声,抬头看向林虎:“你认为麻烦吗?”

    林虎认真地点了点头:“很麻烦,非常麻烦。”

    秦思:“”

    真是个恬不知耻的家伙,给个梯子就想上房。不过这个梯子是纳兰欣架起来的,既是为林虎准备,其实也是为她准备。

    于是,秦思就坡下驴,抱着哅,轻叹着站了起来:“那你最好少出什么幺蛾子,也就不那么麻烦了。”

    纳兰欣跟着秦思回头,冲着林虎急忙摆手:“快放下来吧,三夫人饶你了。”

    林虎故作疑瀖地看向秦思:“饶我了吗?”

    秦思无语地丢给林虎一个白眼,然后转身,视察所有人的情况去了。

    呼~!

    看着秦思一走,林虎当紲鳙高举的青铜鼎扔在一旁,喘着气看向纳兰欣:“又得谢谢你了,小丫头。”

    纳兰欣笑着摇了摇头:“没关系。”

    林虎突然古怪地打量着纳兰欣,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看你也不过十五六岁,你每天就呆在这里?”

    纳兰欣楞了一下:“有什么不好吗?”

    林虎很诧异:“你不上学?”

    “上学?”纳兰欣皱了皱眉头,然后迷茫地摇了摇头:“上什么学?”

    林虎更古怪地打量着纳兰欣:“你叫纳兰欣,难道你不是纳兰家的人?”

    纳兰欣:“我是啊。”

    林虎:“那你的父母就任由你整天在这里乱窜?”

    “这怎脺餍乱窜?”纳兰欣有点不服气地瞪着林虎:“我这是学习古武术。”

    “我倒是认为你该去读书。”林虎说着,绕过纳兰欣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