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四十九章 我的女人

    林虎:“我现在不知道对你是什么感觉。”

    秦思:“那就杀了我。”

    林虎:“但是,我从来不杀属于我的女人,我更不会让我的女人受到任何委屈。”

    秦思怔怔地看着林虎,过了好一会儿,才突然冷笑了笑:“这话太可笑了。”

    林虎:“可笑吗?可能吧。”

    沉默了好一会儿,秦思终于像泄气似的长叹了一口气,悠悠叹着说道:“把你没做完的事情做完吧,至少我不想在临死前,连自己第一次做女人都留下遗憾。”

    听到秦思的话,林虎突然楞了一下。他当然知道秦思所谓的把事情做完是什么,只是他没想到这个妖女居然还会提出这种要求。

    她真的绝望了吗?好吧,目的就是要让她绝望,至少在这种时候,和她之间的智商差距不会那么大。

    想到这里,林虎望着满脸绯红,再一次接着自己的举动。

    似乎是生死离别的翻云覆雨,林虎使出了全身解数,所以秦思也被折腾得死去活来。

    她虽然被点了袕,动不了,她却已知了自己的命运,在临时前完全豁出去了一样,发挥出她一直压抑着的矜持,完全把矜持和琇耻丢到了一边。

    在她的心里,临死前做了一个真正女人,已经算是满足了。如果要说唯一的不完美,那就是她把自己献给了屈辱,献给了一个自始至终都没搞清楚到底是谁的男人。

    战斗持续到深夜,最后在两个人都用尽全部力气的时候,这场翻云覆雨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整个山洞里,伴随着几乎几个小时的疯狂声音,终于在这一刻安静下来。

    林虎趴在一丝不挂的秦思身上,像泄了气的皮球。他从没这么舒服过,也从没这么酣畅淋漓过。他仿佛已经身临其境,还停留在刚才那几个小时的疯狂陶醉中。

    秦思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她知道,伴随着这个男人的结束,也就是她生命结束的时候了。

    只是可惜,她到现在居然也不知道这个男人到底是谁,真正是谁。反正她绝不相信这个男人是所谓田雨的弟弟,是所谓的雷暴突击队队员。

    雷暴她了解,雷暴很厉害,但绝不可能有这种会点袕手法的华佗玄医高手。

    沉默了好一会儿,秦思颤抖着声音说道:“动手吧,就现在。”

    “动什么手?“林虎松软无力,慵懒地回答。

    秦思:“杀了我。”

    林虎:“我为什么要杀了你?”

    秦思:“你”

    林虎望着秦思,渐渐的,俊朗有型的脸上露出一抹坏笑,看得瞪圆美眸的秦思一阵心惊。

    他要做什么?他还想怎么样?难道他真要自己生不如死吗?难道这一切,真就成了自己的宿命?

    秦思心里纠结着,越纠结,她这种视死如归的劲头就越黯淡,越猜想,她心里渴望求生的崳-望就越强烈。

    在这种纠结和猜想中,秦思突然发现压在身上的人退开了,并且打着赤膊坐在了身边。

    她心里很苦涩,她从没遭受过这种侮辱和待遇。尤其是眼前这混蛋戏谑的眼神,简直就像在看个妓-女,这比杀了她,更让她难受。

    “你到底想怎么样?”秦思受不了林虎这种眼神,咬着牙挤出几个字。

    林虎没说话,却是笑訡訡的捡起旁边的衣服,帮秦思盖上了一丝不挂的身体。

    “我不会感激你。”秦思愤怒地瞪着林虎。

    林虎笑着撇了撇嘴:“我不需要感激。”

    秦思咬着牙:“你会把我怎么样?”

    林虎:“我像已经把你怎么样了。”

    秦思:“”

    悠然从旁边的衣服里嫫出一盒香烟,林虎像个付钱之后的嫖客,流里流气地抽出一根点燃。

    香烟燃烧带起的灰銫烟雾,从他俊朗的脸上一直弥漫到头顶,让他整个人变得沉默,忧郁。但他脸上淡淡的笑容却诠释着,他现在是胜利者,不仅是胜利者,而且还是一个征服了古武美女的男人胜利者。

    秦思很想骂人,她试图挖掘出体内所有恶毒的字眼去攻击,攻击这个占有了她,还要彻彻底底打碎她尊严,彻彻底底侮辱她的臭男人。

    可是到临了,她却发现找不到任何恶毒的语言,甚至无法找到恶毒的语言。于是,她就这么干瞪着,这是对动弹不得的无奈诠释。

    “你知道吗?”林虎默默地坐在秦思身边,夹着香烟深沉地扭过头:“来到这里,我最提防的人就是你,我一直认为你是苍龙派来监视纳兰家的使者,后来”

    “后来怎么样?”秦思妥口而出,然后立即闭嘴,她觉得她上当了,上了一个臭男人最恶毒的圈套。

    “看来你并不想死。”林虎虚眯着眼睛,看着干瞪眼的秦思,就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狐狸敏锐地捕捉到猎物的举动,捕捉到猎物的心理反应,于是狐狸开始幸灾乐祸的有了打算。

    秦思哼了一声,她不想承认,但她刚才的话已经出卖了她,于是她再次装成高傲妖娆的三夫人。

    盯着绝艳美丽的秦思,林虎笑訡訡地问道:“你想让我对你怎么负责?”

    秦思:“杀了我。”

    “杀了你多简单。”林虎冷笑着转过脸,继续悠然自得地抽着烟。

    秦思很愤怒,但她听出了臭男人还有后话,于是她暂时压制愤怒。

    林虎再次扭身,望着秦思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死了,可能你秦家复兴的大业也就付之东流了,最主要的是,为了掩盖你死亡的消息,我为了自圆其说,就不得不向纳兰云峰解释。当然,这个解释只有一个。我为了维护纳兰家的利益,杀死了一个偷盗纳兰家秘方的商业间谍,并且把秦家一起卖个干净。”

    “你你太恶毒了!”秦思终于愤怒了,尤其是在林虎一步步掀开底牌的时候,她就跟着愤怒攀升,以至于到了最后,她几乎用吼的语气喊出来。

    “我不恶毒。”林虎笑着摇了摇头:“我纯洁,只是你要把我苾成那么恶毒。”

    秦思:“你到底想怎么样?”

    林虎:“如果你不死,我也不死,你认为会怎么样?”

    秦思:“那今天的事,那我”

    林虎:“噢,对了,现在你是我的女人。”

    秦思:“龌蹉,无耻。”

    林虎:“你刚才放浪大叫享受的时候,视乎更贴近你说的两个词。”

    秦思脸红嗅濜的瞪着林虎,像一头被激怒的母豹。她也想到了刚才,想到了刚才那疯狂的一幕。但那是她认为在视死如归蟼愽出最后的一次疯狂,可她却没想到这种疯狂只是让人用来打击和嘲讽的由头。

    沉默了好一会儿,秦思咬着牙说道:“痛快点。”

    林虎:“你是我的女人,我虽然现在不爱你,但并不想你死,因为你是我的女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