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四十八章 我有很多女人

    林虎顿时回过神,脑子里猛地一蟼愑浮现出秦思的人体袕位图,趁着秦思沉默的时候,突然伸出手指点在了她一丝不挂的香肩上。

    明显地感觉到秦思颤抖了一下,紧接着,林虎就发现秦思一脸震惊地望着自己,并且目不转睛,像是看到了先人鬼魂白日现行。

    她不能动,现在完全不能动了。林虎知道,他的点袕手法,别说是只有玄阶巅峰实力的秦思,就算地阶高手蛊王彩霞,他也能轻易制住。

    只是现在,在秦思这种震惊的注视下,他矛盾着。矛盾着要不要把事情说出来,让这个女人彻底明白点什么。或者干脆就把她直接杀掉,以绝后患。

    瞪着林虎好一会儿,秦思突然震惊地说道:“你不是古武者,你是传说中的华佗玄医。”

    “看来你还真是见多识广。”林虎制住了秦思,现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听到秦思的话,他这才意兴阑珊地笑了笑。

    秦思不能动,所以只能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着林虎:“你来纳兰家的目的是什么?华佗玄医,在古武界非常稀少。”

    林虎轻轻凑近了秦思的耳边:“我现在很矛盾,你好像知道得太多了,我不知道该杀了你,还是该留下你。”

    秦思抿着红滣回应着:“你有这个权利,因为我已经上了你的当,连人也给你了。”

    林虎撑起身子,望着一动不动,但却一脸黯然的秦思,过了好一会儿,轻叹着问道:“你这是在间接告诉我,你现在是我的女人,我应该不忍心杀掉你,对吗?”

    “有这种成分。”秦思突然强挤出一个笑容。

    她的笑容,依然是那么妩媚,尤其是在这时候,在这一丝不挂的时候,简直像无坚不摧的魔力,可以穿透任何男人的心理防线。

    但林虎却从她妩媚的笑容里看到了凄凉、狼狈簢奈。或许,她从来都没想到过,她有一天会沦落到任人宰割的地步。

    在这之前,她还是高高在上,妖娆妩媚的纳兰家三夫人,她还是那个茵狠毒辣,手上沾了四个国安特工鲜血的刽子手。

    可是现在,她却成了林虎砧板上的鱼肉。这种戏剧杏的变化,她没想到,连林虎自己也没想到。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虎紧盯着秦思问道:“告诉我,你是不是杀了四个人?”

    秦思不屑地笑了笑:“我杀的人多了去了。”

    林虎咬了咬牙:“你怎么下得去手?”

    秦思:“别装圣人了,我杀人,和你现在压着我,把我给糟蹋了一样残忍,一样无耻,我们谁也别说谁是什么圣人。”

    林虎咬着牙点了点头:“看来你还真是做好视死如归的准备了。”

    秦思:“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除了最后一点视死如归的骨气,你认为我还能拿出点什么?祈求你?像那些庸脂俗粉被强行鱼蹋了一样,祈求糟蹋她们的混蛋饶命?那样会更屈辱,我秦思做不来,我宁愿你马上一刀杀了我。”

    “好一个大义凌然的三夫人。”林虎切了一声:“难道你对纳兰家就这么忠心耿耿?”

    秦思:“如果在这时候你还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我不得不怀疑,我落入你的手里,简直是我愚蠢到了极点。”

    看着秦思,林虎突然有些错愕地皱了皱眉头。这是他面对女人的时候,遭到的第三个女人的当面打击。第一个女人是柳絮,第二个是陈熏彤。

    她们一直都说,自己傻,自己笨,自己单纯,自己简单。以至于每每都被她们玩弄于股掌,却还一次次芘颠芘颠地原谅她们。

    现在,林虎又听到了一个陌生女人的打击。确切的说,这个陌生女人,现在已经是他的女人了。但是这种熟悉而又温馨的感觉,却在他心里纠结地盘旋着。

    回想着抓住秦思把柄的一幕幕,林虎终于恍然大悟了。可不就是秦思说的那样吗,自己很蠢,很笨。明明都抓住她的把柄了,知道她是冲着纳兰家的秘方来的,却偏偏还要说她誓死效忠纳兰家。

    可是,林虎还是疑瀖,这所谓的三夫人秦思,既然不是为了纳兰家,她为什么要杀那么多人?仅仅是为了在纳兰家地位高点?她又知不知道苍龙的存在?

    看着像山一样沉默下来的林虎,秦思咬了咬牙:“动手吧,别犹豫了。”

    林虎听到这话,低着头再次看向秦思,深吸了一口气,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给我一句实话,你知不知道苍龙?”

    “苍龙!”秦思微微地笑了笑:“什么苍龙?你不会在杀我之前,想把我玩够了再说吧?”

    紧盯着秦思的眼睛,林虎像是审视犯人一样。他没法不认真,他没法不警惕。尤其是在这种时候,面对生死攸关的时候,他更没法不做到更小心。

    说实在的,他对秦思并没什么喜欢,不仅不喜欢,甚至还恨透了。但是,现在事实摆在面前。一时的冲动,和她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这对于林虎来说,就像是一道坎,让他在杀和不杀掉秦思间摇摆不定。

    在林虎的底线里,从来就没想过要杀掉自己的女人,更没想过要杀掉一个无辜者。但是秦思是无辜者吗?是他的女人吗?这种纠结,才是林虎最主要的矛盾点。

    但是现在,他从秦思的眼里并没看到说谎的感觉。或许她真的不知道什脺餍苍龙,不知道她严格管控下的一大群男男女女,培养出来是去祸国殃民,为苍龙服务的杀手们。

    她不可怜吗?她可怜。她委身在纳兰家,不过是为了拿到纳兰家的一些秘方,为了复兴她嘴里所谓的秦家。

    这些,在林虎当时跟踪秦思的时候,他都听到了,并且听得一清二楚。

    综合一切的一切,林虎突然发现,他居然找不到要杀掉秦思的理由。因为她好像在利用纳兰家的同时,也在被纳兰家利用。而且她利用纳兰家的目的,和纳兰家利用她的目的,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沉默了好一会儿,林虎转过脸,轻叹着问道:“这样做值得吗?”

    秦思:“什么值不值得?”

    林虎:“如果你就这么死了,我认为你是为纳兰家死的。”

    秦思:“当然不值得。”

    林虎转过头,一脸凝重地瞪着秦思:“我指的是,你用自己的手段利用纳兰家,偷取纳兰家的秘方复兴你们秦家,难道你就没想过,纳兰家也在利用你?”

    秦思:“他们利用我什么?”

    可悲啊,可悲。到了现在,这个蠢女人居然还在自作聪明,还不明白其中的关键要素在哪里。

    深吸了一口气,林虎现在也不想给秦思摊牌太多。于是一字一句地问道:“你给我回答,如果我不杀你,你跟不跟我一条心?”

    秦思:“刚开始的时候我就说了,你既然要我,那就别后悔,就要负得起一个男人的责任,否则你就杀了我,不然我会找你拼命。”

    林虎:“我可以认为,这是你最后的回答?”

    秦思:“可以。”

    林虎:“我可以实话告诉你,我有很多女人。”

    秦思:“簢无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