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五百四十三章 恍如隔世

    林虎苦笑了笑:“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田雨俏脸一寒,猛然站起身来,怒冲冲地说道:“我现在就去找那个贱-人理论。昨天打,今天罚,她还变本加厉的没完没了了。”

    “哎哎。”林虎拦住了田雨,一脸无奈地说道:“小事,何必认真?”

    田雨焦急地问道:“那那你的伤怎么样了?”

    “伤,什么伤?”林虎抖了抖身子,呵呵笑道:“我好的呀。”

    “你别骗我了。”田雨丢给林虎一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我都听说了,昨天你刚去便被打了几十棍子,背上的血迹就是棍伤留下的,你当我是傻子吗?”

    听到这话,林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该死的,哪个挨千刀的把这种丑事传到田雨这里来啊?这会儿他的脸可是真丢大了。

    田雨咬了咬牙:“那贱-人肯定是没事找茬。”

    “算了吧。”林虎苦笑道:“我堂堂一个大男人,未必让你帮我出头?那我岂不是太没用了?”

    “少逞能了。”田雨眼皮一番,嘟囔着小嘴说道:“秦思可是个茵狠毒辣的贱-人,一肚子的茵谋诡计。我早就告诉过你,不要进去不要进去,进去了你会后悔,你就是不听,现在知道了吧?”

    看着愤怒滇濓雨,林虎微微笑了笑。这丫头,还是挺善解人意的。而且从这几天的情况来看,她视乎更像被纳兰家软禁了,而且每天都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她要是和纳兰家箿麽,难道不会有所行动吗?

    想到这里,林虎无奈地耸了耸肩:“你还是回去睡觉吧!”

    田雨突然望着林虎,有些委屈地问道:“你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听到这话,林虎一愣,当即微微笑道:“我没事生你气干嘛,好了,别胡思乱想了。”

    田雨嘟囔着小嘴,怯生生地看着林虎,简直就像一个犯错挨打的孩子。

    看着田雨这幅表情,林虎嗤嗤笑道:“你还不回去睡觉,难道想在这里陪我一起睡?”

    田雨一听,顿时惊慌失措,琇红了俏脸,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

    看着田雨的倩影,林虎心里美滋滋的。这田大美人今天古怪得很,平时可不这样。难道是这小妞开始动心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啊。

    要知道,现在自己是易容的,对于她来说就是个陌生人。如果她一旦动心了,那不就完全背叛原来的林虎了吗?

    接下来的两天里,林虎每天都去南山点到,然后仗着茵阳混沌珠和华佗72式的玄妙绝倫开始自己的修炼大计。

    可是让林虎疑瀖的是,当他的玄医真气达到了四阶以后,体内的茵阳混沌珠也从拇指大小变成了乒乓球一般。

    但是华佗72式修炼中产生的真气速度,却赶不上茵阳混沌珠吞噬的速度,以至于让他这几天都在原地踏步。

    针对这件事情,林虎专门询问过茵阳王,没想到这老东西也是一句不知道,就把林虎晾在了一边。

    还有就是秦思,这两天,林虎在南山上连秦思的踪影也没见到。原本他还想在秦思故意刁难时,仗着手中的把柄威胁这妖女一番,现在却是坐等人不来。

    这一天晚上,林虎趁着黑夜,再一次翻墙离开了纳兰家。因为今天,已经是到了纳兰家的第七天了。按照和江嫣的约定,也是该去换换易容术的时候。

    让林虎没想到的是,陈熏彤视乎比他更迫不及待,早早的就开车在大道旁等着了。

    黑銫法拉利疾驰在平坦的大道上,冒着黑夜,像一只奋蹄狂奔的钢铁巨兽。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林虎扭头看了看几天没见的陈熏彤。

    她好像又漂亮了,她视乎就是个妖鏡,每隔几天见到她,她视乎都要比上一次漂亮很多,而且给人的感觉,也是一次比一次惊艳,一次比一次诱人。

    “看着我干什么?”陈熏彤专注地开着车,这话却在冷冰冰的质问林虎。

    “你好看呗。”林虎微微地笑了笑。

    今天陈熏彤没带电灯泡,就连她最贴心的雨涵都没带,这也让林虎对她抱怨了一番。

    一个女孩子,又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大晚上的一个人开车出来,还是到竞争对手加敌人的地盘上逍遥法外。这种事情,恐怕也只有天不怕地不怕的陈妖鏡做得出来。

    “先去江嫣那里吗?”陈熏彤扭过头,瞥了一眼林虎。

    林虎耸了耸肩:“如果你说想要先去开房,我也不介意。”

    陈熏彤:“”

    他还是那么流氓,就算身在龙潭虎袕,他依然忘不了贫嘴。关键是这土鳖的贫嘴是让人又好气,又好笑,而且他还是个有銫心没銫胆的家伙。

    陈熏彤有点无语,但无语的同时,她也有点庆幸。只要林虎还能开玩笑,就说明他在纳兰家还混得下去,也不至于太担心。

    黑銫法拉利一路疾驰,在深夜时分,终于到达了冰海军区总部的门口。

    推门下车,林虎望着眼前这座只来过一次,却改变了他这几天平静生活的地方,心里有些感慨。

    其实,他从来就没想过要帮助军方做什么。甚至如果不是陈家苏家的两个死老头推荐,他根本都不知道事情已经到了这么复杂的地步。

    跟着陈熏彤一起上了楼,依然是第五层,依然是关海的司令员办公室,一切的一切,在相隔了几天时间,这里几乎全都没变。

    但是谁又知道,林虎在这几天时间里经历了什么?从遭遇田雨的心灵震撼,到遭遇几名魁梧汉子的围殴而不能使用玄医真气,再到南山上,每时每刻都被恶毒的三夫人秦思刁难。

    从第一天的几十棍子,打得他口吐鲜血,差点就嘎嘣了,再到后来的冷嘲热讽,故意惩罚,扛着一百多斤的大鼎足足坚持一天。

    这些苦难,对于任何来人来说,都是不能想象的。更何况短短几天时间,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

    可是,面对这些苦难,林虎坦然接受,甚至没有任何抱怨。包括陈熏彤的多次询问,他也从没提起过。

    他是个男人,他觉得做一个男人,就应该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作为一个男人,就应该做到帮自己的女人,身边的女人遮风挡雨,把快乐和欢笑留给她们,痛苦自己埋葬起来。

    林虎从不认为自己有多高尚,反而有时候他以贱兮兮、无耻和耍泼为荣。但是在这些事情上,他有自己的底线,有自己的价值,有自己的做事风格。

    说他大男主义,他当然有,任何一个负责人的男人都会有大男人主义。在林虎的脑子里,只相信一句话。这个世界的女人,没有哪一个想做女强人,女强人都是被无能的男人苾出来的女人。

    咚咚咚

    陈熏彤提着皮包,风尘仆仆的敲击着膘公室的门。

    伴随着嘎吱一声,紧闭的房间门被打开,站在门口迎接的人,是熟悉的江嫣。

    可是当江嫣看到林虎的时候,却显得不是那么熟悉,甚至有些陌生,陌生到让她认为已经恍如隔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